当前位置:

第八十一章 建议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一个傅明霞在傅明华心里,是不及碧云重要的。她性格若是依旧如此,往后就是有自己护着,躲开了梦里的杀身之祸,也再躲不过第二趟的。

    碧云轻轻应了一声是,傅明华背过了身去闭上眼睛,她起身牵了被子,轻轻替傅明华搭上了。

    她是被碧云唤醒的,碧云神情温柔的扶她起来:“娘子,贵妃娘娘派人来了。”

    崔贵妃是晚些时候来的,来了之后听说傅明华也来了,便派人前来传她。

    傅明华点了点头,几个丫环起来替她穿戴了衣裳,收拾打扮之后外头的宫人已经等了有一阵了。

    看到傅明华出来,便行了一礼:“娘娘听说娘子也在寺中,命奴婢前来请娘子前去清凉台。”

    这清凉台是白马寺中一景,颇有空中宝阁的美誉,在上头游玩,能将白马寺景色尽收眼底。

    傅明华赶到清凉台时,崔贵妃一行已经在台上了。

    今日天热,崔贵妃穿着拽地湘妃色长裙,外配宽大及地的广裙长衣,清凉台上风一吹来,崔贵妃裙摆轻罗不住飞扬,给人一种似是要乘风飞去的感觉。

    “臣女傅明华,拜见娘娘。”傅明华上前行了个礼,崔贵妃头也未回:“元娘来了,快上前来。”

    崔贵妃声音里带着笑意,‘谢氏’一死,她召傅明华相见,是想着当日燕追那令人捉摸不清的态度而已。

    真是报应!

    傅明华走了上前,崔贵妃伸手将她拉住。静姑领了宫人退得远远的。

    这不是傅明华第一次被崔贵妃拉住了手,可她的手却真是冰冷,柔弱无骨却似没有温度。

    不知是不是在山顶风吹得太久了。

    崔贵妃拉了她的手。这才转过头,含着笑意望着她看,见少女额前刘海被风吹乱,她伸手缓缓替她拂了拂,随即又转头望着左前方看。

    她看着的方向数十丈开外,有大批宫人内侍在侍候着,傅明华跟着瞧了过去。就隐约看到穿着一身宫装的妇人正笑意吟吟的说着什么。

    坐在容妃对面的人被下头的亭角挡住了大半身,可从下摆看去,分明能瞧到那明黄色的衣摆一角。

    “看到了?”

    崔贵妃语气含笑。傅明华转头看去时,看她杏眼微眯,神色平静。

    大唐规矩森严,太祖登位之后。对服饰颜色严格划分。

    前朝之时以玄色为尊。皇帝的服饰多以黑红二色为主。

    直到大唐之时,太祖认为明黄乃是太阳的颜色,象征天子高高在上,所以皇室之下,禁用此色。

    哪怕就是皇室皇子,对于黄色也有严格区分的,如太子便只能用杏黄,以便与其他皇子区分。

    此时傅明华一看到这衣角颜色。自然便猜得出来亭中的人定是嘉安帝与其宠妃容氏了。

    面对嘉安帝与容妃恩爱两不移的情景,崔贵妃却一脸平静。反倒有心情说笑,显然是对此并不嫉妒了。

    “元娘怎么看?”

    崔贵妃转过头来,含笑的眸子盯着傅明华看,等她回答。

    “我知道你是个聪明的孩子,追儿对你另眼相看,我想知道元娘的回答。”崔贵妃嘴角边笑意渐深,那笑意却并未到达眼里。

    她不在意嘉安帝宠谁,但是却在意这天下,在意嘉安帝爱屋及乌,对燕信另眼相看,想将四皇子捧上储君之位。

    “娘娘是问什么?”

    傅明华抬头望着崔贵妃也笑,崔贵妃笑出了声:“元娘心里清楚。”

    当日从静姑口中,听到傅明华念的那首小诗时,崔贵妃其实心中是有些意外的。

    她没想到谢氏的女儿,竟会如此聪慧。

    所以当日燕追态度似是而非时,崔贵妃并未反对。魏敏珠的愚蠢,更显傅明华的聪明。

    此时她唤了傅明华前来,便是要问她态度的。

    如今没有了‘谢氏’,傅明华要值得燕追看上,而放弃魏氏,她身上总得要有点值得让人放弃魏氏的过人之处。

    “娘娘,今日臣女见到了兴元府的君集侯,简侯爷。”

    傅明华话锋一转,突然提起了简叔玉。

    崔贵妃笑容一顿,神色便冷了下去。

    简叔玉今年十七,少年成名,长相又是威武不凡,最重要的是如今他尚未婚配。

    崔贵妃目光变得深沉,莫非傅明华有感如今地位艰难,想要求她讨个恩典,看中了君集侯爷?

    她神色变得疏离,听傅明华这样一说,也不出声。

    “侯爷英武不凡,”傅明华看到了崔贵妃眼里的冷色,却未住嘴,反倒捏了帕子掩了嘴角轻笑:“依臣女看,倒与三公主甚是般配。”

    崔贵妃呆了一呆,一双秀眉拧了起来:“怎么说?”

    傅明华眼皮垂了下去,嘉安帝宠容妃至极。

    旁人越嫉妒,越是使嘉安帝厌弃。崔贵妃是个聪明人,所以看到嘉安帝与容妃相处,却神色不变。

    当年嘉安帝与容妃过往,使他对容妃有种求之不得的欢喜。

    而傅明华见过容妃,那是一个颇有手段的女人。

    能精准的猜测到帝心,将长乐侯府把在手中玩耍了一回。

    容妃算计之仇,傅明华记在心里。崔贵妃只是被她当成了一柄刀,自断臂膀而已。

    事成之后,崔、谢两家说不定还会生出嫌隙,又能遂了嘉安帝的心愿,废去傅家世袭罔替。

    一举数得,容妃好算计!

    嘉安帝对她盛宠不衰,连带着对她所出的一双子女也是爱护有加。

    在这样的情况下,崔贵妃不嫉妒容妃之宠,却担忧往后燕信上位。

    她所求的是长远的富贵,而非眼下一时意气之争。

    汉高祖爱戚夫人而冷落吕后,可戚夫人得意一时却得意不了一世。

    崔贵妃若想笑到最后,便得废容妃。

    否则往后燕信登位之时,便是她母子三人丧命之日。

    只是容妃得宠,要想废她,又谈何容易?

    自她入宫之后,崔贵妃与她斗了多年,却始终不能动摇她在嘉安帝心里的位置。

    这一点崔贵妃知晓,傅明华也清楚得很。

    可是,为什么又要从容妃本身下手呢?

    傅明华勾了勾嘴角,心里冷笑了一声。(未完待续。)

    ps:  第二更~~!

    为月票1040加更~~~

    求票票。。。

    现在我一天才二三十票……

    妹纸们求给我一点动力……嘤嘤嘤。。。。

    今天月票满八十三更吧,约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