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八十二章 报复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明知山有虎,却仍向虎山行,是有勇无谋的莽夫行为。

    君集侯简叔玉野心勃勃,简氏一门自前朝时期便镇守兴元府,根基极深。

    老侯爷当年在太祖起兵时,曾同时反陈,借兵相助。

    大唐立国之后,太祖感念老侯爷相助之情,允其镇守兴元府。

    简家是大唐少数既有爵位,又有兵权在手的特例之一。

    任凭谁来看,都会觉得君集侯简叔玉简直是这大唐难得一寻的好夫婿。

    正当少年,却已春风得意。

    不过自古以来有权便会滋生野心,简氏一门偏居一隅,目前看来虽然臣服朝廷,对皇上忠心耿耿。

    但当初太祖放出去的权,到了嘉安帝这里势力就会收回。

    卧榻之侧,岂容人安睡。

    简氏的兵权恐怕是让嘉安帝心中警惕的,嘉安帝并不是个庸君,必会想法革了君集侯军权。

    只是简家又岂会坐以待毙?君侯府会反,是迟早的事儿。

    若将燕玮嫁他,待他谋反之时,皇帝必会出兵围剿。

    兴元府简家势力虽大,可朝廷已成气候。

    梦里简叔玉在西川称帝,却死在了前往洛阳的登位之路上,嫡系满门抄斩,旁系流放,丹阳郡主与儿女尽数死亡。

    简氏一脉被斩草除根,简叔玉之母安国夫人被剥夺封号,皇上看在先皇后份上,饶其性命。将其软禁在洛阳。

    端王杨固一脉此后凋零,杨氏世族被废,再也不成气候。

    更不要说当时被连累的定国公府薛家。从此夹紧了尾巴做人。

    梦里的‘傅明华’因为早逝,对于其下场不得而知。

    但想也知道,皇上对世族难以容忍,想必也落得跟傅家差不多的情况,那世袭罔替迟早会被收回去的。

    恐怕丹阳郡主嫁君集侯之事,其中还有皇上默许的态度鼓励。

    傅明华想,嘉安帝在有意要废除简家在兴元府势力的情况下。若是他最宠爱的三公主要将嫁到兴元府,他该用什么样的方法来面对这个女儿?

    待到他日君集侯造反之时,燕玮夹在丈夫、父亲之间。父女二人必定生出嫌隙,到时才是有好戏可看之时。

    容妃算计之仇,不是不报,只是她要等着那个时机而已。

    嘉安帝宠爱容妃。若要改变这种情况。便得使他与容妃先离心。

    人生来都有逆反心理,当初嘉安帝明知容氏碰不得,却偏偏想要,得到手便珍惜。

    同理可证,若有人要想算计容妃,嘉安帝便偏更宠她一些。

    傅明华却反其道而行之,绕过容妃,从燕玮入手。使容妃不得昌盛永久!

    崔贵妃问了一句,却看她低头微笑。一副温婉顺从的样子。

    “若是有人点拨,云阳公主必定乐意。”

    大唐虽建国不久,但历朝历代,公主和亲之事却屡见不鲜。云阳公主虽受宠,不一定会被派去和亲,但凡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而君集侯少年成名,长得又算是英武不凡,简家也算是有来历,总比嫁给新兴贵族要有头有脸得多。

    只要有人肯出力,燕玮必定会对君集侯心生好感的。

    而这个出力的人,自然便是崔贵妃了。

    待到燕玮对简叔玉心生爱意之时,她若想嫁到兴元府,便看嘉安帝愿不愿意了。

    若嘉安帝真心宠爱燕玮,不忍她将来陷入这困境之中,那么必会反对此婚事。

    燕玮被宠得不知天高地厚,必会对嘉安帝心存埋怨的。容妃夹在其中,若是偏向嘉安帝而不站燕玮这边,母女必定离心的。

    容妃算计旁人的女儿不手软,自己也要让她尝尝,被迫选择抛弃女儿时,是什么滋味儿了。

    而嘉安帝若是暂且答应,以消父女隔阂,那么多年之后,简叔玉造反之时,父女隔阂自然便更深了。

    傅明华就不相信,在这样的情况下,嘉安帝对容妃的宠爱若是再深,多折腾几回,也该没了!

    崔贵妃的眼睛眯了起来,似是头一回认识傅明华般。

    仔细想来,她与谢氏虽然算是闺中好友,可是自她入宫,谢氏嫁进洛阳,两人见面的时间并不多。

    每当她召谢氏入宫时,虽说也曾见过傅明华,但崔贵妃没想到谢氏的独女竟会如此聪慧。

    虽说傅明华提及将燕玮嫁入君集侯府,崔贵妃不解其意,不过她仍是点了点头。

    “我心里有数。”崔贵妃说了这话,也不再提此事,转而欣赏了一会儿清凉台上的景色,便由傅明华扶了她下去了。

    回到厢房时,白氏那头派了人过来,说是要回去了。

    马车之上,白氏眼皮一抬:“贵妃娘娘跟你说什么了?”

    傅明华拿帕子压了压上扬的嘴角:“娘娘只是宽慰了孙女几句罢了。”

    她跟崔贵妃相处的时间并不长,确实有可能没说两句话。

    白氏心情不佳,今日见了如此多人,结果一样有用的消息都没打听到。

    傅侯爷得知皇上也亲临白马寺时,曾前去求见,却被拒了。

    想起这些,白氏心头便沉甸甸的。

    “你就没问问娘娘,长乐侯府的事儿?”白氏有些迁怒,自己想见崔贵妃却见不着,偏偏面前有个榆木疙瘩却能见又浪费了这个机会。

    傅明华装出一副懵懂无知的样子抬起头来,白氏心中窝火,却扯坏了手帕也开不了口。

    “府里出了什么事?”

    还能有什么事?白氏冷冷望了傅明华一眼,“你母亲之死,极有可能皇上会治傅家一个治家不严之过。家里之事,你就全不关心了?”

    傅明华将头低垂了下来,掩住了眼里的冷色,轻声问:

    “可是父亲在外养了外室,要接进府里来之故?”

    “住口!”白氏勃然大怒,“年纪小小,却听下人嚼舌根子胡说八道,编排起自己的父亲……”

    她话没说完,便想起了自己之前怨怪傅明华不管家中之中,此时却又说她年纪太小。

    白氏犹如自打嘴巴,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盯着傅明华瞧。

    也不知她是有意如此,心思太深引自己自相矛盾,还是无意之中为之了。(未完待续。)

    ps:  第一更~~~

    我在纠结我要不要自暴自弃的不求票了。。。

    但是臣妾做不到啊!!!

    嘤嘤嘤,求月票。。。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