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八十九章 释怀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那折扇飘了两下,落到了下方的石梯上,丁孟飞站稳了身体,转头匆匆走了两步将扇子捡起来了,也不敢再跟傅明华多说,连忙朝傅明霞等人追了过去。

    “真是岂有此理!”江嬷嬷望着丁孟飞离开的方向,眼中露出不屑之色:“就这样的货色,也敢打您的主意。”

    傅仪琴当初想要为儿子求娶傅明华之事,江嬷嬷当时不在洛阳,回来却也听碧箩等几个丫头说过了,此时一看丁孟飞那眼珠子盯着傅明华乱转,恨得想将他眼珠子扣出来。

    当日傅仪琴拒了谢氏为丁治平谋的差事,结果事后丁治平也就是在礼部挂了个闲职,倒还不如谢氏后来为丁治平寻的差事。

    只可惜后来傅仪琴因为与齐氏合谋而触怒了白氏,遭白氏赶了出去,也就没有再烦扰谢氏。

    之后谢氏上吊自尽,自然此事也就不了了之。

    丁治平官位不高,丁孟飞自然也就入不了洛阳不少权贵的眼。

    原本傅仪琴出身长乐侯府倒也使人高看几分,可惜长乐侯府被皇上怒斥,自然也不如前头风光了。

    丁孟飞长相虽清秀,但身高几乎与傅明华相等,涂脂抹粉,身上不见半丝男儿气概。

    看他那脸色,虽说抹了粉,可年纪小小却脸色黢青,竟是一副已经要被掏空了底子的样子。

    “莫非她以为,少夫人一去,丁家那位。便配得上您?”

    付嬷嬷冷笑了两声,扶了傅明华下石梯,看丁孟飞的眼中全是不屑之色。

    傅明华笑了笑。看了一眼远处,小娘子们围在湖泊边,倒真是一副极美的风景。

    她由付嬷嬷扶着下去,傅明霞还在说着这池子的来历,一群姑娘听得津津有味。

    几个少年有意要去园中逛逛,便由下人带了出去。

    等这几个少年一走,之前还羞答答的姑娘们脸上立即露出笑容来。

    “傅娘子懂得真多。”一个穿了粉色襦裙的少女小声的夸奖。众人也都点了点头。

    傅明霞眼中掩不住的得色,看了少女一眼:“我在家排二,你们可以叫我二娘。”

    这少女没有指名道姓。她总觉得像是在唤傅明华似的。

    她这小心眼倒是让傅明华勾了勾嘴角。

    看得出来这两年白氏是用了心教导她,使她礼仪、规矩与姿态都比之前好得多,甚至看到自己时也学会了无视。

    只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白氏教导得再好。也不过如此而已。

    几人相互报了名字,那之前说话的少女就道:

    “听说今日定国公府的丹阳郡主也要来,这是真的吗?”

    傅明霞脸色一下子便沉了下去。

    她跟丹阳郡主关系并不亲近,此时自已生辰定国公府的人虽然要来很好,也使她脸上有光,不过丹阳郡主与她关系并不亲近,当初她还算是得罪过丹阳郡主的。

    再加上之前丹阳郡主拜访傅家,也只与傅明华单独相处过。说起丹阳郡主自己也不比她们知道多少,难免就让傅明霞有些尴尬。

    “祖母也向定国公府发了贴子。”

    傅家未被皇上斥责时。长乐侯府就算是世袭罔替,也比不过定国公府尊贵,此时更是没有丝毫可比的。

    不过薛夫人为世子定下了四姓之阴氏女为妻,而阴家与谢家又甚为亲密,谢氏嫁进长乐侯府,因着这层关系,白氏放贴时薛夫人推脱不开,才答应要来的。

    正是因为有定国公府的面子,今日傅明霞生辰才会有这样多人前来,众人都是为了定国公府的面子。

    说起定国公府,几个少女脸上都浮现出羞涩之色来。

    薛夫人生了三子一女,世子虽然定了亲事,幼子又年纪太小,不过还有个嫡次子也到了可以议亲的年纪。

    如今薛夫人尚未再为儿子相中哪家娘子,今日前来的几家夫人都有些意动,若薛夫人看中了自家女儿规矩相貌,若是心里喜欢,能嫁进国公府当然不错,若是嫁不进,得薛夫人一个善缘,也是极好的事儿。

    几位小娘子听到傅明霞这话,都不由有些兴奋,对于薛夫人满怀期盼之情。

    白氏又唤了嬷嬷来请一群人上去,定国公府的薛夫人已经带了丹阳郡主与两个儿子来了。

    众人上前见了礼,都是一番亲热。

    彭氏身后的丹阳郡主却不肯将目光落到傅明华身上,只是低垂着头数自己袖边的珠子玩。

    八月天气仍热,丫环们端了茶水上来,来的人渐渐多了,大人有大人要谈的话说的事儿,便打发了孩子们各自前去玩耍。

    众人都围在丹阳郡主身侧讨好,傅明华不想凑这个热闹,走了一阵便故意落了下来,等人走远了,才走到游廊的一角,坐了下去。

    江嬷嬷拿了帕子替她压了压额角与鼻翼,碧云与碧箩以手作扇替她扇风,一道少女的声音从下方传了上来:

    “都去玩耍,你怎么坐在这里?”

    这游廊离地约半丈,下方一条小径直通游廊阶梯。小径两旁种了牡丹,只是此时过了开花的季节。

    傅明华转了头去看,见丹阳郡主站在下方,正仰头望着她看。

    见傅明华转头去时,她又没有笑脸,提了裙摆上来。

    江嬷嬷几人见面的退远了些,丹阳郡主咬了咬牙,才坐了过来,目光也不看她,只是转头往四周看。

    “郡主不也在这儿?”

    傅明华微微一笑,丹阳郡主被人缠得极紧,也不知怎么独自过来的。

    她说话轻声细语的,听得丹阳郡主咬了咬唇。

    这态度,就像她当日没有讥讽过自己一般,偏偏此时她还没有道歉的意思。

    “长乐侯夫人不是说了让我们随意走走?莫非我还不能来了?”

    丹阳郡主将手趴在栏杆上,头也不回说了一句。

    她这模样倒与当初傅明华在阴氏设宴遇到她一模一样,只是当时与她说话时,可没这冷淡的态度而已。

    想想当时江嬷嬷说她因为自己一句话而眼红了,恐怕是有些记恨她的。

    傅明华站起了身,正要找个借口离开,丹阳郡主却转过头来,瞪着她看:“站住!”(未完待续。)

    ps:  第二更~!!!

    我要抖腿求月票了……

    听说用这个酷炫的动作求票,被月票砸脸的机会更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