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九十二章 目的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最新播报】明天就是515,起点周年庆,福利最多的一天。除了礼包书包,这次的515红包狂翻肯定要看,红包哪有不抢的道理,定好闹钟昂~

    白氏转头望了常嬷嬷一眼,眼神之中带着几分怒意:“将我备下的礼物拿出来,我要送薛夫人出去。”

    “不必。”彭氏摇了摇头,拉了丹阳郡主说了两句,又让人去寻了儿子回来,也不要白氏再送,领了定国公府的人便出去了。

    白氏令了人送她,等定国公府的人一走,白氏还没说话,其余人便都接二连三的告辞了。

    强撑着笑脸将人送走了,等屋内只剩了傅家的娘子,二房的傅二太太也领着自家晚辈离开,白氏才气得浑身哆嗦,目光落在一群孙女身上,神色阴戾:

    “外头耍得好好的,怎么又突然要回来了?”

    若不是丹阳郡主回来,薛夫人也不会找到了借口立即便走的。

    傅明霞就被喝得有些发蒙,脸上的笑容也挂不住了:“丹阳郡主说,外头太阳大,我,我只是让她进屋里来坐坐。”

    屋里摆了冰盆,她也只是想要讨好丹阳郡主罢了。

    白氏脸色刹时铁青,听了傅明霞这话,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行了。”

    她挥了挥手,先示意众人先回去。

    傅明霞开始还不明白,可这会儿白氏表现都如此明显了,再加上众人一回来。薛夫人等人便都走了,此时她再傻也明白,恐怕白氏发火。是因为她带了丹阳郡主回屋,才使白氏心中不快。

    从白氏屋里出来时,钟氏领了女儿回去,沈氏还留在白氏屋中侍候,傅明霞眼圈有些发红:“是你干的吗?”

    傅明华皱了眉头看她,此时可实在没有心思跟她歪缠。

    她伸手牵了牵往下滑的披帛,将目光缓缓移开。正要下阶梯,傅明霞却冲到她的面前,将她去路挡住:

    “你说。是不是你做的?”

    “二娘子,大娘子到底做了什么?”江嬷嬷语气有些不耐,问了一句,傅明霞眼中的泪珠都要滚落了出来:“她还能做什么?恐怕知道祖母心中不快。撺掇着丹阳郡主说天热。使我提议咽屋。”

    傅明霞想到这里,又气又恨,拿帕子压了压眼角:“然后借此陷害我。”

    她最恨的就是傅明华这样子了,此时居高临下望着她看,神情冷淡,自己在她面前却又哭又吼的,傅明霞心里越发火大,正要再说话时。傅明华才开口了:

    “首先祖母心情如何,我并不知晓。再接着丹阳郡主要说什么话,她自己心中有数,再来我有什么好陷害你的?”

    傅明华望着傅明霞微笑,眼神却微冷:“你既没被罚又没挨骂,如今好还端端的跟我们一道回去,哪里就被陷害了?”

    论气势论说话,十个傅明霞也不见得能胜她。

    她这话一说完,傅明霞气得脸色通红,却张不开嘴了。

    “现在话说清楚了,二娘子能否让路?”付嬷嬷眉梢一挑,问了一句。

    以前付嬷嬷是谢氏身旁侍候的人,也颇有头有脸的,傅明霞一听她说话,本能的侧身让开。

    等到傅明华领着人走了好几步,她回过神来时,却也不想再闹着要追上去了。

    “二娘子光长了个,却不长脑子。”

    碧青笑了一声,端了杯茶来放在傅明华手侧。

    “今日夫人如此给她脸面,邀了这样多人来,又请了定国公府,可是看中了薛二郎君?”碧箩问了一句,傅明华摇了摇头。

    她端了茶杯,轻轻抿了一口,目光在袅袅轻烟之中显得有些扑朔迷离的,让人看不太真切。

    “依我瞧,今日祖母邀人,恐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傅明华勾了嘴角,也不管屋里人听到她这话有些意外的神色,将杯子一放便吩咐:“碧蓝去打听打听,今日姑母在内院发生什么事儿了。”

    碧蓝应了一声,虽然不解她为什么会这样说,但仍是听话出去了。

    倒是碧青有些好奇:“娘子怎么就知道是姑奶奶出事了?”

    “我们回来时,客人之中独不见姑母。”对于今日来了哪些客人,傅明华心中有数,谁都不缺,傅仪琴却不在其中。

    并且当时屋内气氛凝重,傅明华等人回去时,薛夫人所说的是‘贵府有事’,她不会凭白无故那样说。

    联想到傅仪琴缺席,必是有事儿才缺席了,而且事情不小,才使白氏连面子都繃不住。

    碧青点了点头,一旁之前一直默不作声拿了团扇替她摇着的碧云却突然开口:

    “娘子所说的醉翁之意不在酒是什么意思?”

    傅明华放松了身体,软软的靠在椅背之上,闭了闭眼睛:“我父亲今年几岁?”

    一旁的江、付两位嬷嬷一听这话,脸上便露出警惕之色。

    屋里几个丫环都不是蠢人,此时一回过神来,便眼都瞪大了。

    傅其弦今年不过三十有三,谢氏已丧三年,傅其弦至今却未续弦。

    之所以守到如今,并非傅其弦真心为‘谢氏’之死而悔改,不过是傅侯爷压着罢了。

    当初‘谢氏’之死闹得那样大,傅府也受连累,傅侯爷是有意使儿子如此,不过是好让外人想起傅府来时,多几分道义罢了。

    不过哪怕傅其弦再是‘缅怀’谢氏,三年一过,傅明华都除了孝,傅其弦要续弦,始终是迟早的。

    他今年不过才三十三,白氏心疼儿子,定是要为他再续弦以生下嫡子的。

    众人都以为今日白氏趁傅明霞生辰之时,邀众人前往傅府,怕是心疼傅明霞,为她将来打算。

    估计傅明霞都是这样以为的,所以开始才那般得意洋洋的。

    傅明华垂眸牵了牵袖口,白氏虽有心疼傅明霞的心,不过对她来说,终归儿子才是最重要的。

    只是从今日白氏请的人来看,薛夫人母子只是引人上勾的饵罢了。

    白氏应该是吃了当初娶高门贵女为儿媳的亏,如今要从低于傅家的人里选傅其弦的续弦了。

    想到那一朵朵正值含苞待放年龄的少女,再想到今日看到的那张张天真的笑脸,恐怕还在憧憬着往后的良人。

    傅明华眼神渐渐的就冷了,天真而又愚蠢的人,在高门大户之内,总是活不长久。

    她冷笑着伸手指去抚那滚烫的杯沿,指尖刺痛了也不肯收回。

    ps. 5.15起点下红包雨了!中午12点开始每个小时抢一轮,一大波515红包就看运气了。你们都去抢,抢来的起点币继续来订阅我的章节啊!(未完待续。)

    ps:  第一更~~!!!

    今天我准备三更。。。

    所以妹纸们乖一点,把月票掏出来,不要让作者菌伸手来摸哟。。。

    想要反抗的我会把乃们按倒在地。。。

    不动点手,平时只给大家来文的,大家不知道我文武双全……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