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九十三章 虎坑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最新播报】明天就是515,起点周年庆,福利最多的一天。除了礼包书包,这次的515红包狂翻肯定要看,红包哪有不抢的道理,定好闹钟昂~

    “娘子也大了,便是再续弦,也难为不了您的。”江嬷嬷看她神情温和,只是垂下的眼皮挡住了眼中的神色,也摸不清她究竟是个什么想法,只得温声道,“奴婢只担忧您的婚事,恐怕会遭为难。”

    至今傅明华的婚事还未定下,‘谢氏’又死得太早。

    哪怕如今她回了江洲,但恐怕往后是不会为傅明华打算的。

    谢氏将付嬷嬷都送了回来,怕是打的主意就是往后使付嬷嬷代她来照顾傅明华,也是使母女之间两清了。

    可付嬷嬷始终是个奴婢,哪怕是侍候得再仔细,又哪儿有谢氏份量足?

    傅明华却笑了起来:“嬷嬷不必担忧。”

    她声音温温柔柔的,目光望着一脸愁容的江嬷嬷,眼神清澈:“贵妃娘娘会为我作主。”

    当日她为崔贵妃解决了这样大一个麻烦,彼时还看不出好处,待到他日君集侯地简叔玉反唐之时,崔贵妃才知道这样是有多好。

    她只是求崔贵妃一个恩典,能使她嫁给自己看中的人选,对于崔贵妃来说只是举手之劳,相信她会答应的。

    虽说自己如今的下场,崔贵妃哪怕是中了容妃算计,但也有崔贵妃的原因。

    不过傅明华也不怨。只是势不如人,若她到了崔贵妃那地步,恐怕大家的选择都是差不多。

    江嬷嬷听她这样一说。愣了一下,也便点了点头。

    碧蓝打听了消息回来,说是今日傅仪琴进内院之时,与早就候她多时的齐氏遇上了。

    当日齐氏与她结盟,结果两人因为傅明华的插手而打算落空,一个是心头肉硬生生被人剜走,却无人肯救;一个则是记恨自己被赶出傅府。丈夫差事没谋得好,儿子至今还未定下婚事来。

    如今傅临钰她都不能轻易见到,沈氏防她跟防贼似的。偏偏对傅临钰又不是多好,齐氏心中痛苦,便有些怨恨当日没能替自己夺回儿子的人来。

    傅仪琴与她早有誓约在先,在齐氏看来。傅仪琴也不肯出手施救。自然对她是恨得最深的。

    同样傅仪琴也不爽快,齐氏当日信誓旦旦的说能帮她达成心愿,两人才击掌为盟,哪想到她如此没用,三两下便被白氏关进了佛堂之中,自己事儿没办好,还累她被白氏赶走。

    齐氏还好意思来找她要说法,傅仪琴新仇旧恨都涌上了心头。一言不合便对齐氏大打出手。

    内院之中这样多下人,被瞧了去还不得遭人耻笑?

    白氏身边的大丫环银红将此事儿与白氏一提。便险些将白氏气了个仰倒,当时脸色就变了。

    恐怕薛夫人当时也听到了些风声,心里鄙夷长乐侯府,所以才匆匆走了。

    也正因为如此,白氏心愿没有达成,便被女儿搅黄,这才心中不快的。

    傅明霞只是撞到了刀口上,恰好成为白氏出气筒罢了。

    “奴婢还听说,夫人好似对汤阴县伯府中的娘子尤为喜爱,走时的礼单中,旁人不过都是宝瓶彩马,却偏偏对汤阴县伯府中的娘子附赠了一对玉镯。”

    碧蓝还有些疑惑不解,傅明华却沉思了。

    白氏性格不是如此直爽大方,更何况若所有人都送便也罢了,偏偏独对汤阴县伯府中的娘子如此特殊。

    若说其中没文章,别说傅明华不信,碧蓝都不肯信了。

    她一说起汤阴县伯府,傅明华脑里便浮现出今日见过的那小娘子面容来。她受谢氏请的女夫子们教导,在礼仪之上一向丝毫不出差错,哪家府里有些什么人,什么来历名头,她背得丝毫不差,今日只是将这些府中的人与自己脑海中的印象挂个勾罢了。

    这汤阴县伯府原本是开国时期的先帝封的爵位之一。

    大唐爵位分数等,一等自然是正一品亲王,食邑万户,地位不同。往下便是郡王、嗣王,哪怕就是国公,也分数等,一是开国郡公,二是开国县公。

    同样如此,这伯府也分两等,汤阴县伯便是伯府之中略低的一等了。

    不过不管如何,汤阴县伯杨荣好歹也是捞了个爵位,食邑七百,也算是光耀门楣,故去之后儿子任从四品上勋,轻车都尉,并无实权。

    汤阴县伯府如今已经没落,由爵降勋,若如今的轻车都尉无甚作为,最迟不过二三十年,洛阳之中恐怕再无人知汤阴县伯这个名。

    杨府的娘子,就是今日说话时语气活泼的粉裙小娘子,看上去不过十三四岁,嫩生生的。

    傅明华微微一笑,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也差人替今日的小娘子们备些礼物,令人送去。”

    她私房不少,金银珠宝数之不尽。

    谢氏万般不好,当初倒为她留了不少东西下来,白氏今日这样的礼物,哪怕是翻了倍送出去也不过于她是九牛一毛而已。

    碧蓝有些疑惑不解,傅明华叹了口气:“今日是二娘子生辰,我送了礼,她必定心中不甘的。”

    傅明霞的性格便是如此,经不起人半点儿激,若是她一送了东西,傅明霞咬紧牙也必定会不甘落于人后的。

    既然要送,她肯定会打听傅明华到底送了些什么东西。

    “你向她透点儿风,只说我送给杨府小娘子的礼单中比旁人多添了一些便是。”傅明华细声细气的解释,看碧蓝像是没反应过来,为防她糊里糊涂坏了自己的事,傅明华端了茶水饮了一口:

    “恐怕这位汤阴县伯府的娘子,将来会嫁入侯府的。”

    “府里并无年纪相仿的郎……”

    碧蓝开始还拧着眉,只是她自个儿话一说出口,就觉得有些不大对劲儿。

    府里并无与杨小娘子年纪相仿的郎君,但却有个‘丧了妻’,至今院中缺个正室的傅其弦。

    碧蓝撇了撇嘴,那杨小娘子被白氏看中,恐怕是掉落了狼窝里。

    年纪这般小,傅其弦又非好人品的男人。

    碧蓝皱了皱眉:“若是如此一来,娘子的婚事……”

    她跟江嬷嬷都想到了一块儿去。傅明华摇了摇头,只道:

    “我心里有数。”她这样一说,碧蓝倒当真放了心,也不开口了。

    有了傅明华的指示,她也知道该怎么办了。

    ps. 5.15起点下红包雨了!中午12点开始每个小时抢一轮,一大波515红包就看运气了。你们都去抢,抢来的起点币继续来订阅我的章节啊!(未完待续。)

    ps:  第二更~!!!

    为月票1600加更……

    默念一百遍,月票啊,表扬啊,红花啊,奖状啊,送到哪里去……

    送给那亲人啊莞莞小宝贝。。。

    最重要的月票一定要送给莞莞小宝贝……

    哎嗨哎咋嗨哟,月票送到哪里去?

    送给莞莞小宝贝。。。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