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九十五章 邀请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魏敏珠一口血也要吐了出来,卫国公府算来与柱国公府倒也算是有些干系。

    卫国公府与柱国公府也算是亲戚关系,魏敏珠的姑母魏氏嫁洛阳太守顾饶之为妻,而顾饶之的妹妹则嫁入卫国公府。

    算起来魏敏珠也能唤贺元慎一声兄长的,此时自己明明不喜傅明华,偏偏贺元慎还要唤她上船来,魏敏珠当下便心中不快了。

    她冲着魏二郎抱怨,脸上露出不快之色。

    依她看来,贺元慎容貌俊美,年纪越涨,那光华便越出彩,洛阳之中不知多少娘子盼得他青睐,此时他一开口,傅明华必定不会拒绝的。

    画坊之中傅明霞听到贺元慎开口说话,眼睛都有些发亮,只是听到最后他只邀了傅明华一人上船时,脸上顿时火辣辣的将头低了下来。

    傅明华望着贺元慎看,少年神色温柔,眉眼带笑,此时看她不出声,不由微笑道:

    “我们送三公主一程,此时扬帆顺风而下,不出一刻钟便能赶到前头了。”

    洛阳城依洛水而建,皇城位于上北之侧,中间以桥连接两洛阳,云阳公主的迎亲队伍先是从东门而出,绕上半城一圈之后,再经由桥上经过,从下半城绕了一圈之后,从东面出发,离开洛阳向兴元府所在的方向离开了。

    此时河面刮风是由西面吹来,若此时扬帆,顺水而下,确实不消一刻钟便能赶到云阳公主前头。

    回程时哪怕用些时间。可一趟来回,花不了一个时辰。

    只是傅明华却对送别云阳公主并没有任何兴趣,但船上倒有几个郎君家世品性不错。她顿了顿,那头魏敏珠有些不快的小声开口:

    “季昭哥哥,她若不想去,便不用管她了。不要耽搁了我们送别公主的时辰!”

    魏敏珠坐在圆凳之上,瞪着傅明华开口。

    贺元慎此时再傻,也察觉出魏敏珠与傅明华之间气氛有些不大对头。

    他温润如玉的脸庞露出几分犹豫之色,看了傅明华一眼。“傅大娘子可要同行?”

    众人上船之时,岸边一辆马车停靠了下来,一行人从另一个方向上了画坊之中。早有人候在此处迎接众人,为首的少年身穿蓝色胡服,袖口襟边均以黑色貂皮缝制,因天气寒冷。一路匆匆而来。脸色冻得有些发白,却越发显得他那细长上挑的凤眼漆黑发亮。

    少年隐约听到了有人在说‘傅大娘子’几个字,原本匆快的脚步顿时便停了下来。

    “三郎?”年过半百的妇人也跟着停下了脚步,仰头望着他看,少年退了两步,透过画坊的缝隙,看到不远处正站在画坊边沿的少女,以及正望着她微笑的贺元慎。目光专注,半晌之后众人都觉得有些不大对头了。他才将目光收了回来,勾了勾嘴角:“傅大娘子?”

    披了一身黑貂皮裘,头发已花白的妇人一听他笑,便愣了一下。

    她转头看了一眼跟在自己身后,明显神色有些古怪的薛夫人,虽然不解燕追为何会突然提起傅明华,但仍是冲薛夫人点了点头。

    燕追神色冷淡,不等仙容长公主再继续问下去,随即转头脚步不停上了楼,仙容长公主也跟了上去,之前与仙容长公主一道的薛夫人却留在了原地。

    待燕追等人身影消失在楼道转角之后,她才从画坊之中出来。

    几个贴身侍候的丫环婆子候在外间,看她一出来,便都迎了上去。

    傅明华看贺元慎犹豫的神色,摇了摇头:“不必了。”

    她转开头,正好就见到薛夫人从画坊之后出来,目光与她对上,眼皮便眨了眨。

    这副样子,倒是有话要与她说。

    只是她与薛夫人之间并无往来,与丹阳郡主虽说过几句话,但也关系说不上好坏,薛夫人有什么话好与她说的?

    傅明华将目光收了回来,看到一旁要哭不哭的傅明霞与傅明月姐妹,显然她对送别云阳公主没甚兴趣,这几个娘子却是颇为想去的。

    她抿了抿嘴角,望着贺元慎道:

    “河面风大,我便在此等候就是。不过若世子方便,可否将我姐妹带去,若是不便,那就算了。”

    贺元慎此人温柔而多情,面对女子拒绝,是张不开嘴说个‘不’字的,傅明华正是看中了他这一点,话一说完,果不其然就见贺元慎点了点头,将此事应了下来。

    傅明霞简直有些惊喜交加了,她与傅明华关系一向不亲,实在没有想到此时她会为了自己说话。

    等到贺元慎问几人愿否一同前往时,几人自然都是欢喜应下。

    经过傅明华身侧时,傅明霞嘴唇动了动,却始终说不出一个字来。

    贺元慎伸了手虚扶她,她便如腾云驾雾一般,脑海中糊成一团,除了贺元慎温柔的笑脸,其他便再也记不得了。

    船缓缓向东面驶去,画坊之中小娘子们一走,便显得有些空荡荡的了。

    薛夫人神情复杂的望着傅明华,众人都走了,自已还没来得及与她说话,她却知情识趣的留了下来,此时领了丫环婆子朝她走来,显然明白她的意图的。

    这样一个心思玲珑的人,薛夫人就不明白,为什么当初丹阳郡主前去寻她时,她会说那样的话来伤丹阳郡主了。

    三皇子燕追显然对眼前这位明眸皓齿的娘子另眼相看,薛夫人心中掂量了一番,又实在有些好奇,迎了上前将傅明华双手抓住:

    “丹阳正念着你,怎的不跟着一块儿前去玩耍?”

    傅明华微微一笑,对薛夫人的明知故问也不揭穿,只是摇了摇头,又将刚刚与贺元慎说的话,跟薛夫人也说了一通,薛夫人拉了她的手往后头走:“若是冷了,便进来喝杯热茶,长公主恰好也在画坊之中,听丹阳说起,早想见你了。”

    这话也只是听听就算了。

    若长公主当真有意要见她,根本不必等到这个时候。

    先不说早前有的是机会召她相见,就是今日到了画坊,这都过去一两个时辰了,仙容长公主却未有召见她。

    此时突然说要见,怕是有什么人来了,仙容长公主才会命薛夫人来唤自己前去。

    她抿了抿嘴角,心中有数脸上却不显山露水。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