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九十七章 求情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傅明华肋骨撞到了椅子扶手之上,虽说椅子上已经铺了厚厚的褥子,不过仍是撞痛了。

    燕追说话时,她深吸了两口气,摇了摇头。

    “出去的船回来了。”撞上画坊时傅明华又没有防备,刚刚燕追让她坐下时,她不过略沾了沾椅子,这下便尝到了苦头。

    他说话时,手握住了她胳膊,不远处的江嬷嬷看到这一幕,咬了咬嘴唇险些冲过来了。

    燕追身上淡淡的熏香带着冰冷凛冽的味道迫不及防窜入鼻中,她吸了一口气,又强忍住。

    傅明华歪头看他,他低垂下脸,目光落在她刚刚被撞到的地方,还没怎么见他使力,傅明华身体便被他扶了起来。

    男女有别。傅明华坐直了身体便警惕将身体往后仰,想离他远些,燕追已经将手一放退回去了。

    看她有些警惕的神色,浑身都紧绷了,不由目光暗沉:“注意一些。”

    傅明华缓缓松了口气,发现自己举动有些过激了,不由起身忍了痛福了一礼:“多谢殿下关切,刚刚只是未有防备罢了。”

    燕追点了点头,顺势坐到了一旁的位置中。

    “兴元府拥兵自重,其心可诛。皇上早有欲除之而后快的心,”

    他看着安静乖巧的少女,刚刚明明撞痛了也不喊不叫,甚至脸上都看不出几分。

    燕追顿了顿,目光盯着傅明华看:

    “你知道当日你向母妃进言。说云阳与君集侯相配,”他凑近了些,傅明华下意识转头看他。见三皇子不错眼的盯着她看,那眼神似是看到了猎物,危险而又深邃异常:“是谁为你达成心愿的?”

    傅明华一听这话,便忍不住笑了。

    此事虽说是她自己提出建议,她也确实是记恨容妃算计,可是这事儿是双赢局面,除了对她有利之外。对崔贵妃母子也是好处百倍的。

    她不相信燕追不知道这一点,否则就如他所说,皇帝明知简叔玉危险。为什么不牺牲丹阳郡主,最后要赔上一个女儿呢?

    怕是刚刚他问自己话时,傅明华避左右而及其他,使燕追想迫她自己承认了。

    “殿下。臣女对于君集侯有何心思。是丝毫不知,只是看侯爷与公主般配,才多嘴一提。”她捏了帕子想走,三皇子将来能登上帝位,除了有拥护他的姚释等人相助之外,与他心狠手辣,心思诡密莫辨且又心机深沉是有关系的。

    她只是想为自己的下半生谋个好去处,并不想要像谢氏一般。为世族,为崔贵妃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

    燕追听她否认,眉宇间也不见怒色,只是低头抚了抚自己衣摆之上的盘龙刺绣:“五兔子可还活着?”

    他仰了头望着她,傅明华心里猜想他说这话是何用意,还没来得及开口,画坊之下却传来少女娇喝的声音,不多时后,只听‘扑通’一声水响,像是有什么东西掉水里了。

    “有人落水啦!”

    惊呼声接二连三的响起,燕追却像是没有听到一般,不多时,楼下传来碧云慌乱的尖叫:“快救她。”

    碧云性格稳重,又受江洲训养过,礼仪规矩都不差。

    此时却失态大吼,恐怕是出事了。

    傅明华捏了帕子搁在腿上的手一紧,起身就往燕追之前坐的位置大步行去,那里是木栏,只有垂落的幔子能挡风。

    那幔子被撩了一些起来,却挡了一些视线看不太真切,傅明华伸手将帘子撩得更高了一些。

    画坊之下碧云脸颊涨得通红,望着河面在喊着要救人。

    洛水之上泛着涟漪,之前被傅明华留在画坊之下的碧蓝却不见踪影。

    从碧云模样来看,显然落水的就是碧蓝了。

    这样冷的天,河面虽然未结大片的冰,不过若掉下去,不及时救起,碧蓝性命难保。

    她转过身要下去,燕追却不知何时站到了她身后,她一头撞了上去,身体反弹之下往后折,细而柔软的腰肢撞到栏杆之上,燕追伸手将她拉了回来,她脸撞在燕追胸前。

    他衣襟上缝了油亮的黑貂皮毛,刺得她眼睛都有些睁不开了。

    燕追拉了她回来,还未将手放开,她倒反手把他双臂扶住:“殿下,殿下求您命人救碧蓝。”

    胆大包天跟他念打油小诗的小娘子,偷天换日将谢氏送回江洲,设计了长乐侯府,又坑了云阳公主,之前还冷静自持的少女,此时抓了他的手央求。

    这可是她抓住他的,燕追眯了眯眼睛,头也不回,大声唤:“戚绍,救人!”

    外头有人应了一声,傅明华眼角余光看到二楼有道人影跳了下去,扯了披在身上的厚厚斗蓬扔在画坊之上,‘扑通’一声一头扎入水中。

    燕追将她放开:“我送你?”

    傅明华此时冷静下来,摇了摇头。

    她的脸上有这个少纪的少女罕有的平静,冲燕追行了一礼:“多谢殿下,臣女便先行告退了。”

    燕追轻搓了一下手指,刚刚抓住傅明华时,仿佛还手有余香残留在他手中。

    他心性冷漠,向来不管人死活,此时却难得开口:“需要我帮忙?”

    “不!”傅明华摇了摇头,眼睛眯了起来,眼中冷光闪烁:“此事就不必麻烦殿下了。”

    “谁推碧蓝下水,我要自己动手。”

    她走到门边,江嬷嬷拿了大氅替她披上,她一边系带子一边说。

    自小她就明白,没有什么人是她能靠得住的。

    父母不行,家族不行,那么一切便只能她自己出手了。

    少女匆匆下楼,燕追伸手放到鼻端闻了闻,手掌握了起来,勾了勾嘴角,“麻烦了。”

    一旁的茶水已经凉了,他端起却喝了一口,避在外间的姚释进来,刚刚傅明华与燕追相处的情景,显然他是听到了。

    不止是燕追觉得麻烦,姚释也是觉得有些麻烦。

    麻烦的不是今日发生的这事儿,而是三皇明显是对长乐侯府的这位大娘子上了心,有意想替她出手,小娘子却一口拒绝。

    如此一来,三皇子感觉如何,自己心里会有数。(未完待续。)

    ps:  第一更~!!!

    为上个月月票1840加更~!

    顺便求求今天的票票。。。

    如果妹纸们愿意用月票来勾引我。。。

    我会马上就上勾,木有抵抗力的爱上乃们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