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九十八章 原因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姚释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当今嘉安帝,对容妃的宠爱宫内宫外使人有目共睹。

    许多人在羡慕容妃有宠的同时,姚释却想起容妃至今受人诟病的进宫经过。

    那时的嘉安帝心悦她却不敢求,转而使容妃与郭氏瑾睿定亲,待到登位之后,又禁不住女色诱惑,而转将容妃纳入宫中,最后使郭瑾睿吐血而死。

    正因为如此,容妃哪怕再是得宠,因为此事,终身于后位无缘。

    嘉安帝为君虽也算不错,可始终德行有亏。

    相较之下,燕追若是真看中这位长乐侯府的大娘子,不因她没有柱国公府的娘子势弱便弃她,而看中她自己本身,倒是更难得。

    从小事可见大事,燕追显然对他自己有信心,更甚于依靠女人,这比当初嘉安帝的妥协,更显贵重。

    傅明华下了楼,之前燕追嘴里唤的‘戚绍’已经抓了脸色苍白的碧蓝上来了。

    碧蓝往外吐水,戚绍上了船便捡了地上的斗蓬将身体裹住,转身便走。

    出了这样的事儿,薛夫人也拿了厚袍子前来,令人扶着碧蓝先往后头换身衣裳。

    “怎么回事?”傅明华问了一声,碧云将头低了下去,手掌握成拳头:“长公主召见娘子之后……”

    “就是不小心撞她下去,如果人捞了上来,也无大碍。”

    一个少女开口,傅明华抬头看了过去。就认出说话的少女是容氏的娘子,而容氏正是容妃的母族。

    她拳头握紧了,容妃现在正得宠爱。这少女说话也趾高气昂的。

    那少女约摸十二三岁,与容妃样貌相似,妖媚而艳丽。

    少了容妃那种有了年纪之后的成熟韵味,却又多了几分青春活泼。

    傅明华闭了闭眼睛,心里杀意涌动。

    周围的人看到气氛有些不太对头,也不敢出声,这位容氏的小娘子似是对眼前的古怪气氛丝毫没有察觉似的。扬了扬下巴:

    “刚刚不等我与凌世子上船,你们便想偷跑,我们再去追云阳一回。我要送她一程。”容氏招呼着众人要上船,傅明霞几姐妹有些犹豫的看了傅明华一眼,犹豫了半天,仍是跟着上船走了。

    贺元慎则是站在原地未动。有些怜惜的看着傅明华。又想起刚刚脸色惨白的碧蓝,眼中露出可惜之色:“这样的天气,若是回头,还得多喝热水,驱寒保暖,我府里有位大夫,治寒症极为拿手,若傅大娘子需要。到时差人知会一声便成了。”

    他向来对女子温柔,傅明华点了点头。谢过他的心意,那头船上有人在唤:“季昭,快些走了。”

    贺元慎冲傅明华点了点头,才提了衣袍上船去了。

    等众人一走,傅明华看了碧云一眼,碧云小声就说:“刚刚船上的人回来,说是遇到了凌王府的世子爷与容三娘子,也要上船,便将船驶回来了。”

    碧云浑身紧绷,说到这里顿了片刻:

    “一回来,柱国公府的娘子便与容三娘子说了几句话。”魏敏珠一心要当燕追的皇子妃,崔贵妃与容妃向来不合,魏敏珠自然也是知道的。

    她与容氏的娘子自然便不大亲近,再加上容三娘一来,船里几位少年少女便都对容三娘颇有巴结讨好,魏敏珠心里自然是吃味的。

    两人相互看对方有些不大顺眼,只是又不愿与对方吵闹让人看了笑话。

    容三娘心中有火,但又记得容妃好似也有些觊觎这位柱国公府的娘子,因此就忍了火气。

    恰巧看到碧蓝与碧云二人在此等侯傅明华,不由便靠了过来,故意扔了一个赏人的荷包在地上让碧蓝去捡,碧蓝知道好歹,捡起来了,众人笑了一番,容三娘子笑得直不了腰,一个不留神险些摔进河中。

    她慌乱之时伸手拉住了之前为她捡东西的碧蓝,结果碧蓝被她拉住,也朝河面倒,她自己倒是被吓了一跳的下人拽住,站稳身体了。

    碧云将话一说完,傅明华点了点头,忍了心中的气进房中看碧蓝。

    定国公府的人已经为她熬煮了姜汤,她脸色好看了许多,身上换了干净的衣裳,只是头发还有些湿,身体还在微微哆嗦。

    “可好些了?”

    傅明华坐了下来,她要起身,傅明华示意她躺好了,她才坐直了身体,点了点头。

    “回去之后,好好将养身体,这事儿将来再说。”她温声的安抚,碧蓝眼眶发红,点了点头。

    趁着外头混乱之时,二楼之上画坊里的燕追下了画坊回到岸边等候的马车中。

    戚绍回来时,他坐在马车里,问了一句:“可救上来了?”

    头发还滴着水的戚绍点了点头,那位傅小娘子身边的丫环也是个性刚烈的。

    仆如其主,旁人落水之时,慌不择路。

    她倒好,落下去了还不肯服输,挣扎着还想往上钻。戚绍跳水时,她憋着一口气要往水面浮,人还未昏厥过去,倒是烈性。

    燕追点了点头,戚绍坐到了赶车的位置上,手一扬,那马便扬了蹄,缓缓离开了。

    等到傅明霞等人玩耍回来,天色已经不早了。

    傅府的马车已经候在了岸边,白氏与钟氏已经候在了车里,回到府中时,之前发生的事儿白氏已经听说了。

    她冷冷望着傅明华:“我还当江洲百年世家,调教过的丫环有何不同。”

    一旁的几个娘子大气也不敢喘,傅明霞咬了咬嘴唇,看了傅明华一眼,也不敢出声。

    傅明华微笑着,听白氏训斥,恐怕她是在为了傅家往后得罪了容三娘而担忧。

    她觉得碧蓝丢了脸,此时想借机训她。

    “真是丢人现眼,江洲谢家,不过是名声太大,空有其名罢了。”

    白氏冷笑着,一脸鄙夷的望着傅明华看。

    当日谢氏还在时,她可不敢说这样的话。正是因为想到这情况,白氏每当想起时,心里的火便更重了几分。

    “我问你,今日你不将下人看管好,跑到哪里去了?”

    她咄咄逼人,江嬷嬷在外头听得分明,牙齿都咬紧了。

    “今日长公主召见,所以才将碧蓝、碧云留在外间。”白氏一听,张了张嘴,脸色虽难看,却也说不出什么话来。(未完待续。)

    ps:  第二更~~!!!

    我渴望月票,就像我渴望钞票。。。

    我感觉我这一刻大诗人附体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