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章 好意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那内侍是崔贵妃身边侍候的李高,白氏一听这话,忍不住就咬了咬嘴唇。

    这个时候橙子可是个极为稀罕的物儿,朝中能得皇上赏赐的朝臣都以为荣,崔贵妃只得两筐,此时却送了足足一筐前来。

    白氏心中七上八下的,也摸不清崔贵妃这是什么意思,直到江嬷嬷赏了这内侍,她才回过神,要留这内侍坐坐,李高却摇了摇头,只说恐崔贵妃差遣他,匆匆的走了。

    等他一走,傅明华看了神情复杂的白氏一眼:“这橙子孙女也吃不了那样多,不如分些与祖父,祖母也尝些,其余姐妹都分了。”

    旁人稀罕的东西,她却像是看不上眼似的,三言两语便将这东西分派了。

    白氏心中气苦,沉了脸就道:“娘娘赏赐给你的,自然由你做主。”

    傅家几个姐妹一听这话,都是有些兴奋,众人将橙子一分,白氏令人送了大半给傅侯爷,脸上却不见半点儿笑色。

    元岁正是众人热闹欢喜之时,唯独碧蓝还躺在床上。

    她落水之后寒及肺腑,至今咳得厉害,江嬷嬷担忧她会咳成肺痨,因此想要将她送离长乐侯府。

    “碧蓝越见严重,如今咳嗽带血。”傅家几位娘子相邀进了锦园玩耍,傅明华也跟着下来,却不与她们一道,反倒坐在进锦园时一旁高台上的石椅上,听江嬷嬷说着碧蓝的情况。

    “情况不大好,付嬷嬷已经为她抓了药。吃了几十贴,却总不见效。”

    江嬷嬷有些着急,哪怕当初已经做了最坏打算。可此时看着以往爱笑活泼的碧蓝落得这情况,就是再硬的心肠,此时也不由有些软了。

    “若是再如此下去,碧蓝恐怕就不能再您身边侍候了。”

    傅明华沉默着,没有出声。

    心里却又将拉了碧蓝使她落水的容三娘记上了。

    “奴婢到时令人将碧蓝送到郊外庄子上,若她能养得好,便再回来。若养不好……”

    傅明华点了点头:“嬷嬷安排就是。”

    江嬷嬷也不想总说这样沉重的话题,遂转了语气,做出欢喜的模样:“丹阳郡主的好日子就在这几天了。听说武安公府的人已经到了,礼也备好,娘子哪日是不是向定国公府递个贴子,见她一见呢?”

    “只是礼单不出错就行了。付嬷嬷亲自盯上一些。”傅明华摇了摇头。这个时候,想要巴结丹阳郡主的人肯定不少,她就不想再去凑热闹了。

    话虽这样说着,元月初四丹阳郡主却放了贴子,邀她第二日前往定国公府做客。

    对这事儿,白氏倒也不加阻拦,她倒巴不得傅明华能讨好定国公府,也希望傅明霞也能跟着一块儿去。可惜丹阳郡主只邀了傅明华一个人前往。

    这还是傅明华头一回来定国公府,与长乐侯府相较。定国公府无疑显得更加气派豪华。

    门口早已挂上了红绸灯笼,一副喜气洋洋的神色。

    今日丹阳郡主邀了好些人前来,傅明华看了一眼,几乎是洛阳之中地位不低的公侯之后。

    她看了一眼,就心中有数了。

    恐怕这回不是丹阳郡主有请,而是薛夫人有意拉拢几家,才借女儿邀众人,以显亲近。

    果不其然,众人被邀到花厅坐了一阵,丹阳郡主还没来,倒是薛夫人过来说了几句,又被下人唤开了。

    屋里几人坐了一阵,都提议去外面走走。

    卫国公府的贺元慎也在众人之中,他看傅明华走在后头,便故意慢走了两步,等众人都走在前头了,才看了傅明华一眼,作手揖了一礼:

    “傅大娘子,不知上次落水的小娘子,身体可好些了?”

    傅明华没想到他还记着碧蓝,不由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

    “多谢世子关心,只是那样的时节落了水,能捡回一条命已是万幸,如今只是这样症候,已经不错了。”

    贺元慎脸色就有些微微发红,点了点头:“我猜也是如此,上回回去之后,我问了府中朱桂,说是会留病根,并抄了张方子给我。”

    他从袖口中,掏出一个锦袋,别开了脸双手托着朝傅明华弯腰递了过去,江嬷嬷愣了一下,伸手去接过了,傅明华道了谢,贺元慎看了她一眼:

    “傅大娘子平日爱做些什么?”

    傅明华有些好奇这位卫国公府的世子爷一副想要与她长谈的模样,眉心微微皱了皱,才回道:

    “看书习字,弹琴下棋。”

    闺阁少女,能做的事情并不多,她没有意识到江嬷嬷在贺元慎问她话时,便有意识的落后了一步。

    贺元慎精神一振:“如此便好。二月之后,我们欲泛舟洛水之上,若傅大娘子得空,可以同来。”

    少年说到此事,双眼都有些发亮:“到时来的人有许多,靖王府柳世先也要来。”

    他双目含笑,低头望着傅明华看,那原本便出色的面容,此时看来更是光彩流转,俊美不可方物。

    傅明华心里权衡一番,还没开口答应,后头江嬷嬷看得着急,连忙便道:

    “若是如此正好。”

    江嬷嬷一向守礼懂规矩,此时却贸然开口,傅明华转头去看,就见江嬷嬷低眉敛目的,也就点了点头。

    听起来诗会之上,名门子弟也是不少。

    据说那靖王府柳世先乃是当世少有的才子,与贺元慎交好。

    两人年纪相当,只是柳世先前年参加科考,拿了秀才的美号。

    他也颇有几首小诗流传,贺元慎看了她一眼,心头欢喜,脸上便显了几分出来。

    “上阳花木不曾秋,洛水穿宫处处流。”他吟完,不由就道:“二月之时,乘舟还能游览洛阳景致,傅大娘子必定会不虚此行的。”

    傅明华点了点头,两人一副交谈甚欢的模样。

    那头姚释与定国公说了几句,后头长公主又要见他,他又进后院与长公主交谈一阵,出来便正好看到这一幕。

    上回燕追明显对这小娘子有意,此时看来好像看中傅大娘子的,并不止是燕追一人了。

    姚释低了头,脚步不停跟了定国公出去,嘴角却微微勾了起来。(未完待续。)

    ps:  第二更。。。

    蠢作者把手指头啃破了,打字巨疼。。。

    我不是故意晚更的。。。

    对手指。。。

    为月票1920加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