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零二章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男子风流不是大事儿,但不可下流。

    像傅其弦那样便是下流了,而像贺元慎则是又太过风花雪月。

    江嬷嬷叹了口气,“谢家的几位郎君倒也不错。”

    可惜江洲的人不会娶傅明华。

    碧云与江、付两位嬷嬷脸上都是愁云满脸,傅明华倒是神情冷静:“不必想这样多,时间还早着。”

    她每天要做的事情不少,实在没什么心思放在儿女之情上头。

    傍晚请教规矩的嬷嬷前来教了她一阵姿仪,时辰便不早了。

    九日一早武安公府的人便热热闹闹的接了丹阳郡主的婚车出城,她是郡主,婚事礼仪也不可马虎。

    定国公府今日宴请众人,因宴席是在傍晚,白氏与钟氏便一大早就去了,晚辈们则是守在府中。

    至于沈氏,因为是寡居,所以自然不能前往的。

    白氏到了傍晚还未归来,府里傅明月三姐妹便来傅明华院中做客。

    “平日母亲在时倒还好,此时还未归来,总觉得院中冷冷清清的。”

    傅明月拿了银叉叉着切成了小小块的糕点,一副未用晚膳的模样。

    一旦到了这个时候,傅明华是不吃这样的东西,她拿了琴谱在看,一边听傅明月唠唠叨叨的,原本安静的屋子仿佛都因为这三姐妹到来而热闹了。

    “丹阳郡主今日可真风光。”傅明雅有些羡慕,傅明月就点了点头:“今日抬的嫁妆箱的队伍。起码绕了好几条街。”

    她说着说着,脸色就有些发红。

    钟氏也在开始为她置办嫁妆了,以前也陆陆续续买过一些田庄的。字画也在收集,只是这些东西都是可遇而不可求。

    许多人家宁可卖衣卖被,那书画却也要留着传世的。

    想起钟氏曾说当日二伯母嫁进傅家时,那些字画一箱一箱的,连祖母都极为眼馋。

    现在二伯母去世,怕是这些东西往后都是傅明华的了。

    世家女的尊贵,不是金银珠宝的多少。便能显现得出来的。

    到了夫家之后,那些字画一摆出,才显出风骨。受人尊重。

    傅明月一时之间有些羡慕,又有点嫉妒,她觉得自己好像有些了解傅明霞心中的感受了。

    都是傅家的姑娘,可就是因为母亲不同。出身也是不同。

    嫁妆更不同。不说其他,就是这屋里的糕点,也不是傅明月平时能吃到的。

    她以前年纪小,不懂事儿,只是不喜欢傅明霞管东管西装出来的样子,此时倒是有些理解了。

    傅明月将手里的银叉一放,看了傅明华一眼:

    “将来大姐姐的嫁妆恐怕也多吧?”

    她那点儿小心思,在傅明华面前又哪儿瞒得住。

    傅明华看书的目光一顿。却没将头抬起来,只是笑了笑:

    “将来七妹妹出嫁之时。三叔母也会为你准备的。”

    梦里的傅明月嫁得也不差,嫁进了泰昌侯府赵家,嫁的还是嫡长子,可比梦里的傅明华好得多了。

    傅明月听了这话,也就有些害羞的笑了笑。

    钟氏已经在为她相看人家了,今日去薛国公府也是要为她相看一番的。

    “还早呢。”

    她有些不好意思,又低头拿了银叉叉糕点吃:“现在八字还没一撇。”

    傅明雅看她害羞的样子,不由笑出了声来。

    “九娘,你笑什么!”傅明月被她笑得有些羞恼,忍不住斥了一声,傅明雅却道:“你管我笑什么,如果你心里没事儿,我只是笑,你那么在意。”

    傅明月一听这话,顿时大羞,跳下椅子便要挠她,傅明雅只向江嬷嬷跑去,求江嬷嬷相救。

    屋里热闹得很,江嬷嬷笑着将两姐妹安抚了下来,傅明月脸上红晕未消,拂了拂头发就道:

    “大姐姐呢,可有打算了?”

    她不想总说自己的事儿,免得傅明雅要笑她,没想到这话一说出口,江嬷嬷就眉头皱了皱,傅明华抬起头,看了傅明月一眼:

    “就如七妹妹刚刚所说,还早呢。”

    哪儿还早?她都十三了!

    再隔一年,都十四了,哪怕就是她有嫁妆,不需像她一般提前准备置办,十四说亲,也有点儿晚了。

    又不是每一个人都像丹阳郡主那般好运,过了十四说亲,还能说到武安公府那样的好人家!

    她还不知自己说错了话,但说了两句,江嬷嬷也不出声,傅明华又绕了话题,此事便不了了之了。晚上钟氏回来时,傅明月被留了下来,无意中便说起了这事儿,有些疑惑不解:

    “大姐姐年岁不小了,怎么会说还早?”

    钟氏愣了愣,又叹了口气,伸手摸了摸女儿的头。

    今日在定国公府中时,白氏一直为傅明霞打听适合的人家,像是全然忘了还有一个与傅明霞同岁的长孙女似的。

    可惜她只是叔母,上头还有婆婆在,还轮不到她去管这桩闲事儿。

    哪怕就是她能管,她也不想去管这些,自己还有三个女儿操不完的心,还得为儿子提前相看着,又哪里能顾得了旁人那样多?

    在这侯府深宅中,像傅明华这样的情况多得很。

    钟氏捏了捏女儿的手,叮嘱着:

    “你大姐姐心中有数,你往后可别说。”

    钟氏实在没想到傅明华对这事儿也是心中明了,看看眼前懵懂无知的傅明月,她比傅明华也小不了多少,可相较之下,却比不过傅明华那心思的。

    没母亲的孩子,傅其弦又是那样,也难怪她要为自己打算了。

    钟氏咬了咬牙,她就是不为旁人,为了这些孩子,她也要活得好好的。

    江嬷嬷今天还因为傅明月那句话耿耿于怀,虽然知道她被钟氏宠着,当时问那话也不是成心的。

    可她还是有些心中焦急。

    傅明华知道江嬷嬷睡不着,晚上她翻了好几回身,还深恐将她吵醒了,一直强忍着。

    她闭紧了眼睛,半夜里江嬷嬷起身替她掖了被子,睡不着索性坐了一夜的。

    第二日一早去向白氏请安时,遇到了钟氏,她一脸歉疚:“元娘,你七妹妹不懂事,口无遮拦说了些话,幸亏你不与她计较。”

    碧云听到这话,就咬了咬唇。(未完待续。)

    ps:  第二更。。。

    为月票2000加更~!!!

    啊啊啊啊啊啊,我月票加更可要还完啦。。。

    妹纸们不准备把月票再投得更凶猛一点嘛……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