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零五章 陇西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燕信拳头一下子便握紧了。

    只是很快的,他脸上又露出笑容来,压低了头又看了一眼:“不知是哪家娘子,可曾婚配了。”

    他说这话时,转头看了燕追一眼,却见他很快转身离开,燕信脸色青白交错,眼神阴鸷,半晌之后才垂了嘴角,‘哼’了一声,看远处的船已经不见踪影了,这才离开。

    “刚刚……”

    江嬷嬷手心都攥了一把汗,问了一句,傅明华想了想,回道:“应该是三皇子和四皇子。”

    嘉安帝如今有十子九女,最小的子嗣如今不足一岁。

    宫里十岁之上的皇子有五个,可大皇子与二皇子母妃份位太低,在宫中可不如燕追这样能自由行走。

    五皇子今年不过十三,那人影虽不如燕追高,但也却比他矮不了多少。

    反倒是四皇子燕追,因得嘉安帝宠,与燕追并排而站可能性倒是不小的。

    江嬷嬷听到是四皇子与三皇子,不由眉头就皱了皱。

    崔贵妃与容妃不和,两位皇子如今又渐年长,嘉安帝态度不明,这两位皇子又得有优势,背地里关系并不和睦。

    也难怪之前傅明华在看到四皇子出现时,会让碧云与碧青两人赶紧划船走了。

    再回头看去,虽雾气迷蒙,但宫中城台之上已经不见人影了,江嬷嬷也失了要使傅明华尽兴玩耍的心思,两个丫头划了浆使小舟往回走。

    才刚过连接两城的高桥。便下起了蒙蒙细雨。

    碧青伸手拍了一下自己的嘴:“好的不灵,坏的灵。”

    江嬷嬷揭了斗蓬之上的帽子替傅明华戴上,好在这舟顺风顺水的。很快到了岸边便被两个丫头扶着上了岸,往一旁的亭中躲雨去了。

    那雨开始还小,接着又绵密了。

    坐船出去玩耍的人三三两两的回来,都是头发微湿的模样。

    众人上了亭中,之前还嫌宽敞的亭里一下便人多了。

    一身青衣已经湿了大半的顾喻谨摇头晃脑:“天公不作美,竟下起了雨。不过这赏雨也别有一番滋味!”说到这儿,顾喻谨微笑着就念:

    “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色烟柳满皇都。”

    少年们听着这诗,都笑了起来。

    雨势越来越大。众人提议玩四字诗词接龙。

    亭中众人一听这提议,顿时都叫好。

    众人依次坐下,贺元慎朝傅明华走来,那苏氏低垂着头。傅明霞咬了咬唇有些眼红时。容三娘却走到傅明华身侧,一下就坐下去了。

    贺元慎看到这样的情景,脸上便露出犹豫之色,最终仍是坐在了容三娘身旁,苏氏则是挨着他坐下了。

    容三娘转头看了傅明华一眼,撇了撇嘴角。

    她好似已经忘了上回推碧蓝落水了,挺直了背,娇俏的脸上带着几分傲慢之色。

    大家依次坐好之后。最上首的靖王府柳世先最先出诗,依次而下。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坐在傅明华上侧的是同中书省平章事李辅林的嫡子李焕之,他话音一落,傅明华就接:“秋风萧瑟天气凉,草木摇落露为霜。”

    傅明华念完,容三娘便眨了眨眼睛,转头看着贺元慎:“季昭,这霜字为首有何诗?”她嘟了嘟嘴唇,露出小女儿家的娇态:

    “我怎么觉得像是在故意为难我。”

    亭中众人都笑了起来,傅明华也微笑着转头,就看到贺元慎身侧的苏氏虽然也在笑,但那笑容却未达眼底,反倒显出几分阴霾来。

    “霜野韬莲剑,关城罢月弓。”

    贺元慎出口解围,容三娘才哼了一声,眼神上下打量了傅明华一眼,算是作罢了。

    她没看到贺元慎旁的苏氏却险些将手里捏着的帕子都拧成两截了。

    出了这个小插曲,几个少年都唯恐这些小娘子们丢了脸,便都转而说起其他的。

    柳世先开口道:

    “今年常科,季昭可要下场?”

    说起这个话题,众人便来了兴致。

    贺元慎毫不犹豫的点头:“早已准备妥当,少伯可要入场?”

    柳世先犹豫了一下,没有出声。

    容三娘娇笑道:“若是少伯哥哥要入场,这是明经之首,不是唾手可得?将来若是连中三元,也并非不可?”

    大唐之中,靖王府柳世先的名头,又有谁不知晓?

    洛阳城中,他更是年轻一代之中的翘楚,就连嘉安帝都曾赞赏有加,说柳世先年少多才,是国之栋梁。

    容三娘有意讨好他,这话一说出口,众人都点头称赞。

    被追捧着的柳世先却不见半点儿喜色,反倒摇了摇头,有些犹豫道:“我看未必。”

    “这话怎讲?”

    柳世先的性格,与他熟识的人都十分清楚,他并非谦卑之人,对自己文才又颇为自信,此时竟反驳了说他必拿明经魁首的话,定国公府的郎君薛英不由问了一句,柳世先就叹道:

    “今年常科,据说陇西有个人将会参加今年的常科。”他顿了顿,“听说那人姓陆,不过二三十岁,却才华横溢,且品性高洁,极得陇西太守看重。”

    傅明华听到这里,眼皮就垂了下来。

    出身陇西,又是姓陆,且才华横溢,又得陇西太守姚焕致的赏识看重,她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了‘陆长元’三个字来。

    陇西以武出名,可不是轻易能出才子的。

    她眯了眯眼睛,安静的听柳世先等人议论这位即将要进洛阳的才子。

    “哦?陇西并未听闻有姓陆的世家门阀……”贺元慎皱着眉问了一句,柳世先就道:“并非名门子弟,似是出身寒苦之家,只是十数载寒窗苦读有成罢了。”

    听到不是名门子弟,又没有后台,年纪又大,众人渐渐就有些失去了兴致。

    “今年我不准备入场了。”

    柳世先想了想,最终仍是摇了摇头。

    他甘为鸡头,也不愿为凤尾。

    能得姚焕致亲自向中书令杜玄臻举荐,可想而知这陇西陆氏有多能耐了。

    否则姚焕致怎么敢冒这样大险?

    众人听到这里,都不由一阵唏嘘。

    雨渐渐小了,几人又闹着要再去玩。

    傅明华却没了兴致,看着这些人相互上了船,她却留了下来。(未完待续。)

    ps:  第三更来了……

    求月票。。。

    为月票2160加更~!

    求月票啊宝贝们。。。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