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零六章 劝说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江嬷嬷替傅明华整理了衣襟,才附在她耳边小声道:“容三娘有意针对您。”

    傅明华嘴角边笑意发冷。

    容三娘确实看她不顺眼。当日碧蓝落水,若勉强说是巧合,今日便能证明她心怀恶意了。

    虽然不知何时得罪了她,不过容三娘对自己心怀恶意,这样的人便不能放任不管,以免往后另生事端。

    只是傅明华却想起了今日西都侯嫡女苏氏那双与她容貌、气质、年纪都不相符的眼睛。

    容三娘在向贺元慎撒娇时,她的目光像是要吃人似的。

    两个小娘子都对贺元慎有意,容三娘如狼,苏氏似蛇,到时她倒可以利用此事,推苏氏一把的。

    江嬷嬷见她只是笑,也不说话,便知她心中已经有主张了,也就默不作声了。

    晌午后长乐侯府的马车便过来了,外头还有些冷,江嬷嬷看她冻得双手冰凉,扶了她就先上马车等。

    一个多时辰后傅明霞等人才回来了,大家相互告了别,卫国公府的贺小娘子看了一旁的贺元慎一眼,上前拉了傅明华的手,请她下回去卫国公府做客。

    她说这话时,容三娘捏了帕子在一旁挡着脸冷笑,眼中全是恶意。

    长乐侯府里派来接几姐妹的马车总共来了两辆,傅明月三姐妹上了辆,傅明华本来以为傅明霞也会跟着她们一起,却没想到傅明霞犹豫了一番。竟然上了傅明华的马车。

    进来之后看到傅明华靠在软榻上养神,她犹豫了半晌:“你与卫国公府的贺妹妹很熟?”

    傻子都看得出来她对贺元慎有意。傅明华眼皮都不抬,应了一声。根本不劝她不要白费那个心思。

    江嬷嬷看在眼里,心中有些担忧。

    她性情实在太淡漠了,根本不像是一个未满十三的小娘子。

    遇事不骄不躁固然是好,可却少了喜怒哀乐,没什么烟火气儿。

    仿佛没有什么是值得她激动的,当日谢氏要死时,她是这般。送谢氏出城时,众人都心里担忧得很,偏偏她是半点儿也不害怕。

    在说到女孩儿家的终身大事时。傅明霞都知道着急,她却是半点儿反应也没有。

    自己说贺元慎有意于她,她便能与贺元慎说上几句。

    碧云说贺元慎并非良配,对傅明华来说仿佛放弃了贺元慎又没什么可惜。

    江嬷嬷垂了眼皮。心中决定往后一定要劝她出来与这些小娘子们多交好玩耍。也好过她性格沉稳得实在不像是一个少女。

    “你这‘嗯’是什么意思?”

    傅明霞问了一句,结果就等来她一句不痛不痒的应声,顿时就发了怒。

    她对温柔且又对人极为体贴的贺元慎有意,虽知道如今的长乐侯府比不过卫国公府,可她心里仍有些奢望的。

    今日傅明霞发现贺元慎身边有苏氏、容三娘等,顿时便有些着急了。

    自己急得上火,傅明华却依旧不温不火的,也难怪傅明霞生气。

    “我问你话。你……”傅明霞说完,见傅明华依旧手撑在小几上。以掌托腮闭目养神的样子,忍不住伸手就去抓她。

    傅明华感觉不对劲儿,睁开了眼侧身避开,那目光平静的望着她看,看得傅明霞话说了一半,就张不了嘴。

    “我劝你少打贺元慎主意。”

    她声音淡淡的,可话里透出的警告却使傅明霞有些愤怒了,口不择言就道:“凭什么?难道你看中了?”

    傅明华懒得与她多说,一旁江嬷嬷就轻声道:

    “二娘子,大娘子这样说,也是为了你好。”

    “我看未必。”傅明霞气得要哭了,傅明华的话让她脑海里转过不少念头,可没一个是好的。

    “你听得进就听,听不进就算了,那西都侯府的苏氏可不是好惹的。”

    傅明华说完这话,就不再理睬傅明霞了。

    若她说的是容三娘不好惹,兴许傅明霞还能忌惮几分。

    可听傅明华说那西都侯嫡女不好惹,不由使她冷笑出声:

    “苏氏?她算什么?母亲早逝,西都侯如今又娶了续弦,”傅明霞说到这儿,撇了嘴角看了傅明华一眼:“依我看,她从西都出来,恐怕就是西都侯新娶的夫人容她不下而已。”

    傅明华嘴角就勾了起来,梦里的苏氏最终能如愿以偿嫁给贺元慎,可想而知她手段过人。

    母亲早逝的娘子心机才深,不是人人都像傅明霞这样蠢的!

    江嬷嬷冷冷望了傅明霞一眼,该说的,不该说的话她心中全没底。

    长乐侯爷娶妻如白氏,便能见着白氏教出的子孙什么样的德性。

    回到长乐侯府时,傅明月三姐妹玩了一天也是累了,向白氏问了安,便被白氏连着傅明华一块儿打发了出去,独留了傅明霞下来,也不知说了些什么,白氏留她傍晚用了膳才离开的。

    二月底,白氏又请了汤阴县伯府杨荣之女前来侯府玩耍,走时还赠了好些东西。

    白氏性格,府中的人是再清楚不过的。

    什么时候她手里的东西,能轻易落到旁人手中的?

    傅明华午时睡了一会儿,江嬷嬷侍候着她穿衣起身时,就在她耳边道:“五娘子来了。

    中午她刚睡不久,傅明纱就来了。

    付嬷嬷当时要打发了她回去,她却不肯走,反倒硬是坐在这边要等着傅明华起来。

    既然她要等,江嬷嬷也由得了她,愣是任由她在外面坐足了一个时辰,才唤了傅明华起来的。

    “也不知她来干什么,走也不肯走,茶水灌了一肚子,倒是忍得。”碧箩拿了腰裙替她穿上,嘴里小声的道:“莫非又是要来借料子的?”

    过不了几日就是上巳节,傅明纱年纪到了,说不定白氏会带她同往牡丹亭,以便将来议亲。

    她是庶女,没什么体面的衣裳,往年一旦有个什么事儿,十回总有八回要来寻傅明华借料子的。

    “哪有那么多料子借给她?”碧蓝替傅明华整理了裙摆,半晌之后说了一句:“借了也没见她还过,又不是开铺子的。”

    几个丫环都一副深以为然的样子,碧云冷不妨道:“像打秋风的穷亲戚。”(未完待续。)

    ps:  第一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