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零九章 提醒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她不怕苏氏将这话说与贺元慎听,苏氏并不是这样蠢的人。

    若是换了旁人,恐怕傅明华不见得会这样直说,可苏氏不一样,她爱贺元慎,绝不肯将这话学与贺元慎听,使他往后心里都能记得住自己。

    不管这记住是好的还是坏的,看她这吃醋的样子,恐怕是恨不能贺元慎心里只有她一个人。

    苏氏抿了抿唇,有些意外她这样直接,片刻之后却道:“我心仪他什么?”

    她抿嘴一笑,“我心仪他温柔如水,我母亲早逝,父亲另娶,在我的一生中,对我最温柔的就是他了!”母亲早逝,西都侯对她不闻不问,“我父亲对我不闻不问,任何事情都需要我自己去谋划,想要的都是我自己拿,但季昭不一样。”苏氏脸上露出浅浅的红云:“他凡事为我考虑周到,从不对我说句不。”

    正因为如此,她知道贺元慎性情,可是她却仍被他所倾倒。

    “我不开心时,他会哄我开心,他那么温柔,从来不会对我说一句重话。”苏氏眼神柔软,似是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

    说了半天,又见傅明华没有半点儿动静,她觉得有些不对抬了头看傅明华,就见她嘴角微勾,眼中全是冷淡之色。

    “你怎么知道,男子无情,比多情更伤人?我不为他容貌倾倒,却独舍不得这份温柔。”苏氏眼中闪过势在必得之意,“我只想要他。若谁要跟我抢,”

    说到这儿,苏氏的声音渐渐轻了些。但话中已经透出了狠色。

    傅明华笑了一声,没有说话。

    苏氏却定定的望着她,显然是要她给个答案。

    “世子学识渊博,谈吐优雅,家世显赫,性情温柔,”傅明华说到这儿。看了苏氏一眼:“与苏娘子正是天生一对。”她自己明知山有虎,却偏向虎山行。

    苏氏只贪图那丁点儿温柔,往后不知得为此付流多少眼泪。

    想起梦里那对人人称道神仙眷侣的夫妻。再想起后来贺元慎得了功名,如锦上添花,那时他的美貌风流令人津津乐道,唯一谈起苏氏的。便是懂事识大体。以及大方不嫉了。

    她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苏氏坐了一会儿,站起了身来,居高临下望着傅明华:

    “我原本应该感谢你,谢你成全美意。可是你瞧不上季昭,我也不能与你成为朋友。”

    傅明华转过头,对她这话只是弯了弯嘴角,转而朝亭外洛阳大好山水望去。苏氏出了亭,丫环替她披上了披风。她转过了头来,看着傅明华,一双大眼中渐渐泪水就弥漫出来了。

    之所以苏氏对傅明华额外看重,除了是因为贺元慎对她有那么点儿意思外,也有傅明华与她经历颇为相似的缘故。

    她总觉得,像自己一般母亲早逝的娘子,对于那点儿温暖会紧紧抓住不放的。

    苏氏总觉得,傅明华应该也像自己一般,对贺元慎势在必得,可她没有,这种感觉让苏氏有些愤怒,又有些狼狈。

    脚步声响了起来,凉亭中好似又有人来了。

    可苏氏才刚走,莫非江嬷嬷回来了?可江嬷嬷不应该给她如此沉重的压力感觉。傅明华转了头,就见已经许久不见的三皇子燕追站在了凉亭之外,一身银色锦袍被风吹得有些鼓起来了。

    每回见燕追,他都好似更高了些,不知是不是少年在十六七岁的年纪总是长得快的缘故。

    傅明华正要起身,他却进了亭中来,坐到了她面前的凳子上,也不知是什么时候来的。

    “无意卫国公府的长子?”

    他也不过十六七,可脸上却丝毫不见稚嫩之色。

    傅明华听他这样一说,便知道他看到了苏氏前来之事。

    她想了想:“卫国公府世子姿容过人,性情温和,”

    “只是,未免太好了。”贺元慎不懂拒绝,就如苏氏所言,他待人温柔如水,对女子尽心尽力,有人相求便竭力办到。

    想起那时丹阳郡主出嫁之时,在定国公府感受就更为直观,那时在她坐上凳时,贺元慎还掏了帕子擦了又擦。

    这样的体贴细微,温柔小意,尤其长得那般好,自然便更受女子喜欢了。

    当初阴氏设宴之时,傅明霞被自己吓得摔倒,不就是他温柔扶了她起来,才使傅明霞至今癫狂吗?

    “莫非娘子喜欢不好?”

    傅明华眉心微微皱出浅细的痕迹来,燕追这样不带名姓,不带排名的称呼她,显出几分亲近。

    可她转了转眼珠,燕追又像是并无其他意思的模样,倒像是她想多了。

    而且他问的话太过不适宜,傅明华暗自在想,莫非他这样问,意在往后要为自己寻个夫家?

    只是不论是与这位三皇子仅有的几次打交道,还是从他面相来看,他脸颊消瘦,嘴唇极薄,一看便知是无情之人,不像是要如此好意的。

    她手指轻轻牵了牵自己的披帛,燕追看了她一眼:“卫国公府世子容姿出众,那依娘子来看,我又如何?”

    傅明华有些意外的抬眼看他,连动作都僵了僵。

    燕追却微笑等她的回答,她低垂下头:“殿下自然是龙凤之姿,雍容尊贵了。”

    她这回答,中规中矩,燕追不知听过多少回了。

    燕追垂下了眼皮,点了点头。

    “好话未必见得是好。”他意有所指,傅明华正要开口,燕追又道:“元娘,你所谓的,贺氏长子未免太好是何意思?”

    傅明华不知他为何会对贺元慎这样感兴趣,她捏了帕子掩了嘴角,心里思量燕追总要谈起贺元慎的意思。

    莫非他有意要重用贺元慎?

    只是贺家并未衰落,贺元慎最多考个功名,将来为他人参锦上添花。

    更何况他并非惊艳绝才之辈,若要用他,不如另择他人了。

    她舔了舔嘴角,不动声色的提醒:“世子固然好,可是看样子志在风流写意的人生,而非仕途。”

    说到这儿,她看燕追笑了起来,笑得肆意张扬的模样,眼中似是都盈满了流光。

    一时间不知道自己哪句话说得他欢喜了。(未完待续。)

    ps:  第二更!!!

    为月票2320加更……

    嘤嘤嘤,票票太少了,伐开森。。。

    乃们不爱我这个宝宝了。。。

    打滚……

    要月票投喂!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