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一十章 只求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傅明华做出恭顺的样子,垂下了眼皮,掩住眼中疑惑之色:

    “世子太过多情。”且贺元慎意志不坚,这样的人,终究成不了大事。

    像他这样多情的人,又耳根子软,极易毁在女色之上。

    燕追笑出了声,他听得出傅明华话里的提醒,眉间神色飞扬。

    傅明华对贺元慎无意,她这样冷静,说出贺元慎优劣,这让他有些愉悦,目光又有些深沉。

    说起贺元慎时,她眼神坚定并不躲闪,证明她的性格坚定。

    可她能不受贺元慎引诱,就证明她不会受其他人轻易诱惑。

    他搁在石桌上的左手拇指与四指轻轻捻动,沉吟半晌:“若是贺元慎不成,在元娘眼中,觉得谁才华更甚?”

    燕追明白傅明华误会了他的意思,却不动声色的打听。

    “前些日子,听靖王府柳郎君曾言,陇西太守姚焕致荐一个姓陆的读书人。”傅明华看燕追目不错睛的盯着她看,不由轻声道:“据说出身寒门,却能得姚大人赞赏,连靖王府的人都要避他,可想而知,才能出众。”

    燕追原本只是随口一问,想探探她心里的底,却没想到她一张嘴,倒真说了一个人。

    陇西有望族王氏,却没有姓陆的名门。

    后又听傅明华说起这有识之士乃是出身寒门,倒是点了点头。

    只是最近他一心扑到军中,想要进入幽州任职。倒是忽略了一些小道消息。

    能被傅明华提起,这姓陆的,莫非有什么过人之处?

    “姚焕致?”

    他轻喃了一声。之前还有的几分旎旖心思顿时散了,一双长眉缓缓皱了起来。

    “不错。”傅明华知道自己一提,他必定就会上心。

    说起这姚焕致,也是颇有来头。他是燕追身侧的第一谋臣姚释的子侄后辈,文才也是风流,当初不靠姚释,而凭自己本事考中进士。继而被太祖委以重伤,而后步步高深,至今任陇西太守。

    陇西可是个重要的地方。虽不如幽州一般乃是军事重地,但也不可小觑。

    前朝时起至如今,便是皇帝心腹方可胜任。

    姚焕致自己都是才高八斗,却偏偏如此推崇一个人。可想而知这书生文才不可小觑了。

    而这样的条件下。傅明华除了陆长元之外,便不做他人想起了。

    梦里‘傅明华’所嫁的陆长砚,正是陆长元的唯一弟弟。

    陆长元此人文武全才,性情也是刚直严肃。

    傅明华握紧了手掌,脸上露出笑容:“只是出身寒微,根基浅薄,虽无助力,但也更好把控。”

    燕追听了这话。就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他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当日傅明华向崔贵妃提议,使云阳公主嫁君集侯之事儿。

    这个小娘子心思不浅。提出此议,必定于她有利。

    他喜欢这样的性格,却又不喜她拿这样疏离恭敬的态度来对他,仿佛他于崔贵妃以及任何一个与她合作有利的人般,她的心里眼里,自己永远只是‘殿下’而已!

    “稍后我会让姚释修书一封,送往陇西打探这位陆才子的底细。”

    傅明华点了点头,燕追又道:

    “不过我为元娘办事,元娘要如何谢我?”

    他这话让傅明华有些意外的看他,燕追却像是看不到她眼中的惊讶之色,反倒笑意更深了些。

    “若当真是有才学之士,于殿下也有用……”

    她拧着眉头,燕追却轻笑着,打断她的话:“我的身边,有用的人很多。一个区区陆氏,还不被我放在眼中。”

    出身皇室,母亲崔贵妃又出身自名满天下的崔氏一族。

    就连当初太祖求而不得的姚释都能被崔家请进宫中,一个有才的书生又算得了什么?

    燕追低头落在她放在石桌上那双白玉似的手,半晌抬起眼来看她,见她难得无语凝咽,不由又问了一句:

    “元娘要如何谢我?”

    傅明华提出此话,确实有她私心,却没想到燕追会这样直接。

    她不怕与苏氏那样的人打交道,对付傅明霞也是游刃有余,但像燕追这样让人琢磨不透,又使她一时间有些犹豫不定了。

    “不如我换句话说。”燕追望着她,看她细眉浅皱,她眉色略淡,微微低垂着头。

    那肌肤似细腻的上好脂玉,五官长得恰到好处。

    “元娘想要求什么?”若是旁人被他这样盯着,恐怕早就坐立难安了,她这份镇定倒是很好。

    燕追问了一句,傅明华想了想:

    “只是想求往后一个依托。”

    “依托?”

    燕追反问了一声,笑容有些发冷。

    傅明华也就点了点头,既然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她也就不再躲躲藏藏。

    靠长乐侯府,靠白氏是靠不住的,她做这些,只是希望:“将来殿下与贵妃娘娘能使我下半生有个归宿。”

    她不想再任由长乐侯府摆布,不想任由白氏将她嫁入陆家之中。

    “只求能夫妻相敬如宾。”她有体面,有尊荣,有应得的地位与看重。她只求嫁个门当户对,彼此性情相合的丈夫,不要落得如梦里的‘傅明华’那般,伤心绝望之下忧郁成疾,早早便觉得生活没了盼头。

    燕追怒极反笑,“归宿?”

    他撑着石桌站起身,上半身朝傅明华倾去。

    这动作实在太过突然,傅明华本能的要往后仰,燕追冷笑着看了她一眼,站直了身体,居高临下望着她看。

    他的气势与气息将傅明华牢牢笼住,那目光似要吃人似的,傅明华心中跳了跳,半晌之后他只是轻哼道:

    “母妃想要见你一面,会有人带你前往的。”

    说完这话,他起身就走。

    傅明华望着燕追离开的背影,不远处江嬷嬷已经取了棋子回来了,却远远的就看到傅明华在亭中与人说话。

    江嬷嬷认出了燕追,就没有敢过来。

    远处长廊转角的栏杆处,有个四五十岁的青衣男子正往这边看,那位就是名满天下的姚释了。

    等到燕追离开了,江嬷嬷进了凉亭来,将手里的棋罐子摆在了石桌上:“三皇子莫非生气了?”(未完待续。)

    ps:  第三更!!!

    勤劳的第三更来了!!!

    为月票2400票加更!!!

    求票票,我要票票的表扬!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