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一十二章 心痛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远远的看到静姑领了人回来,已经有内侍前往亭中回话,傅明华一到亭角之下,上方崔贵妃便冲她招手:

    “元娘快来。”

    傅明华由静姑扶着上了亭子,崔贵妃上下打量了她几眼,笑了笑:“越长得大,便觉得你跟阿沅之间更有些相似,比她少年之时的稳重也不遑多让。”

    崔贵妃眼中带着复杂之色,挽了傅明华的手,将她拉坐到一旁的石凳之上。

    还未入夏,飞觞亭里虽然挂了草帘,但应该是崔贵妃多坐了一阵,那手冰凉,似无骨一般。

    石凳上摆了锦垫,桌上有热茶糕点,崔贵妃微微一笑:“糕点恐怕你吃不惯,尝尝这茶,倒是还好。”

    这里做菜的虽然是宫中大厨,不过却始终不如四姓之中所培育出来的厨子,崔贵妃桌上的糕点自己都没动,倒是一些切成小块的水果吃得不少。

    静姑亲自捧了茶壶替傅明华倒了一杯,她谢了礼将杯子端起来放到唇边,眼皮垂了下来。

    礼下于人,必有所求。

    但崔贵妃并不是赏她东西,而是给她礼遇,这可比赏赐物件更为有脸面的。

    她抿了口茶水,放到桌面上神情已经变得温婉顺从,崔贵妃看了她一眼,手肘撑在石桌之上,原本轻握成拳撑着下颚的手缓缓松散开,静姑等人便有眼色的退出了亭中。

    “可还入得了口?若是喜欢,回头我让人送些到长乐侯府之中。”

    崔贵妃这话可不是在问她。傅明华又饮了两口茶水,才将杯子搁到了桌上:

    “多谢娘娘疼惜。”

    崔贵妃眼里便晕出淡淡的笑意来。

    既然崔贵妃都率先示好,傅明华也就顺她意思开口:

    “只是看娘娘好似轻减了些。”

    她这样识趣。崔贵妃倒是有些意外的看了她一眼,最后叹了口气:

    “我怎么好得起来?”

    说到这儿,崔贵妃看了傅明华一眼,眼神有些冷漠:“这一次牡丹亭中皇上设宴,除了带我,就连郭嫔都来了,以往颇为得宠的容妃却没来。”她说到这儿。勾了勾嘴角,挺直了腰肢,望着傅明华。一字一句道:

    “人人都道容妃失了宠,元娘,你怎么看?”

    来牡丹亭时的路上,便已经听说嘉安帝此次上巳节。留了容妃在宫中。

    坊间有小道传言容妃恃宠而娇。触怒了皇上,所以这次前往牡丹亭,是皇上有意要给容妃一个警告的。

    可是傅明华却想法不同!

    “容妃娘娘恐怕不是失宠。”傅明华这话一说出口,崔贵妃眼中便渐渐露出光亮来。

    “接着说。”崔贵妃手指轻轻抚着宽大宫装襟口上的刺绣,嘴角含笑,鼓励傅明华接着往下说。

    “容妃娘娘并不是初入宫中的新人,能盛宠不衰,自然是有她本事的。”依容妃手段。能在未入宫前便将当时的嘉安帝迷住,更不要说入宫之后。为皇上生了一子一女,地位更加稳固。

    “之所以未来牡丹园,要么是她身体有恙,不便出宫,要么……”

    她说到这儿,想起了容妃那张似笑非笑,娇媚入骨的面庞来。

    容妃并不年长,再加上又得宠,虽说生了一子一女,但未必没有怀孕可能的。

    此次嘉安帝反常留她在宫中,不是厌弃她,便必定是怜惜她身体了。

    在宫里容妃轻易不可能受伤,也不可能患了什么疾病,否则早被迁出宫中了。

    除了小病之外,便还有个可能,是她怀孕了,嘉安帝所以留她在宫里,一是担忧她身体,二来也有可能是要瞒着众人,制造一个容妃失宠的假像,转移宫中众人对她的关注。

    以便使容妃腹里的孩子能怀得稳固。

    崔贵妃的目光一直盯在傅明华脸上,听她说了一半便顿住了,不由便笑了起来:

    “要么什么?”

    她轻声问了一句,语气有些阴柔。

    “追儿说你聪慧,我当他是昏了头,如今看来,果然他瞧得不错!”

    “容妃怀孕了!”崔贵妃笑出了声来,眼里却是寒光闪烁:“已经两个月了,皇上护她护得紧,若不是她宫里有我的人,透出消息来说她的月事带不对头,恐怕我也是不得而知的。”

    宫里每一个人侍寝都是有记录的,以保证皇家子嗣的来历有数。

    容妃虽然一向受宠,嘉安帝幸她的时间不少,但因为她年纪不小了,生下燕信之后,已经这样多年肚皮没有消息,又有谁知道她到了这个时候,偏偏又怀上身孕了?

    “我不嫉妒,真的。”崔贵妃摇头,她早在被崔家送进洛阳这座皇城之中的那一刻,知道嘉安帝的心不在她身上时,她就已经死心了。

    她早就已经认命了。她是青河崔氏的女儿,她有高贵的出身,她有自己的使命。

    若是能得到嘉安帝真心的爱护,她自然也会柔顺温柔,在他面前婉转承欢。

    可他若是没有心,对她并不在意,那么她要的就更长远了。

    以往人人都当她与容妃不和,多少有争宠的缘故。

    但她是真的不在意容妃得宠,她想的是以后,想的是嘉安帝死后留下的皇位谁来坐。此时笑算什么?最重要的是要看谁能笑到最后。

    容妃向来得宠,嘉安帝有心护她,甚至连那一年改年号时的腊祭,也是牵了燕信的手,受文武百官跪拜的。

    本来情况便于她母子不利,此时容妃又怀孕,嘉安帝的心,恐怕早就该偏到她的身上去了,又怎么还会记得他们母子?

    她能熬能等,可是嘉安帝不该连一点儿盼头都不给她!

    “天不助我。”崔贵妃知道这事儿之后,便郁结于心,心中恨了两日,茶不思饭不想,又怎么可能不瘦?

    她眉眼间闪过阴戾之色,“我想……”她想要弄个方子,弄掉容妃腹中的骨肉。

    崔氏传承多年,秘药不少,前朝宫庭秘药方子也有许多,要想坏了容妃肚中的那块肉还不容易?

    崔贵妃眯了眯眼睛,傅明华的手搁到了她手背之上,她顿时手掌便要一缩,却被傅明华抓住了。

    “娘娘,这是好事。”

    崔贵妃不妨她会说出这话,不由顿了一顿,竟愣愣的任由她将自己的手捉在掌心之中。

    “好事?”

    她反问了一声,回过神来之后眉宇间却像是不见吃惊之色。

    “这怎么说?”(未完待续。)

    ps:  第二更~!!!

    为月票2480加更……

    我为毛觉得我的加更要还到下半辈子了……

    嘤嘤嘤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