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一十三章 出谋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崔贵妃的神情,让人一看就知道她想干什么。

    宫里不见善男信女,崔贵妃能在宫中多年,生下两个皇子,哪怕是有青河崔氏的名声在,她自己若是没点儿本事,恐怕崔氏等着送进宫的女人早就已经坐上她的位置了。

    “当然是好事。”傅明华感觉到崔贵妃反手将她紧紧抓住,望着她在等她答案,不由就抿嘴轻笑:

    “娘娘不就担忧,容妃娘娘怀孕,会使皇上对她更为看重,到时爱屋及乌,对四皇子也更为上心吗?”

    傅明华一口说出了崔贵妃的担忧,崔贵妃点了点头:“若她再生一子,皇上必定会对她更为宠爱,哪怕是公主,也不行!这个孩子不能留。”

    云阳公主已经出嫁,好不容易在容妃与嘉安帝心中埋点儿影子,可效果还没看见,却又因容妃怀孕而打消了。

    让傅明华有些警惕的,是崔贵妃对她毫不掩饰的直言。

    她甚至没有隐瞒一下的意思,而是直接就说了不能让容妃腹中的骨肉存活。

    道理谁都懂,但崔贵妃这样直接,就有些不对劲儿了。

    她眼睛望着下方两人交握的手,目光有些冷淡,半晌之后又因崔贵妃用力握她而很快的回过神来。

    “娘娘,您不能动手。”

    傅明华不疾不徐的开口。

    正所谓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崔贵妃身陷局中,虽然对目前的情况不嫉。但却恨极。

    她是担忧嘉安帝偏向燕信,所以想要弄掉容妃腹中的骨肉。

    “为何不能?”崔贵妃一双大眼缓缓眯了起来,温声问了一句。眼神有些冰冷:“当初我生下追儿之后,身怀有孕也被她生生……”

    “娘娘究竟是觉得在皇上心中,是容妃更重要,还是容妃腹中的骨肉更重要?”

    傅明华轻言细语的打断了崔贵妃的话,崔贵妃忍了心中的恨,深呼了一口气,平静了下来:

    “自然是容妃更重要。”她这一点还是十分清楚的。

    宫里皇子、公主不是没有。但哪怕就是皇子,也得子凭母贵。

    “既然容妃更重要,娘娘又何必总要看容妃腹中的骨肉不顺眼呢。”

    崔贵妃担忧则乱。总想对付容妃腹中的孩子。兴许她是因为当初曾在容妃手中吃过大亏的缘故,可是目光落在未出世的孩子身上,总归是太狭隘了。

    大人的决定,却有时总是让孩子来品尝苦果。

    她顿了顿。看崔贵妃眉眼之间全是冷色。不由微笑道:

    “宫里,多长时间没见进新人了?”

    傅明华这话一说出口,崔贵妃毕竟不是蠢货,顿时呆了一呆,像是回悟过什么滋味儿一般,眼中缓缓露出亮光来。

    嘉安帝宠容妃,除了登基守孝两年之后曾纳过新人之外,便许久都未召新人进宫了。

    容妃独宠宫中。以往有了她,嘉安帝便仿佛对其他美人儿都再无多少兴致。崔贵妃一时之间也没有往这边想。

    不过,“你确定有用?”

    嘉安帝对容妃之宠,这些年来崔贵妃也是看得习惯了。皇上偶尔也会贪图新鲜,碰了旁的美人儿,可是无一例外,最后仍是会回到容妃身旁。

    崔贵妃之所以没有想到这里,是因为在她心里,知道嘉安帝对容妃的宠物,压根儿不认为会出现旁的美人能夺了容妃风头。

    “我并不想引虎驱狼。”

    “有没有用,就得看这进宫的人是谁了。”

    傅明华微微一笑,“更何况也得看娘娘心中所谓的有用是什么?”

    若想将容妃一击而中,那恐怕有些困难,不过要使她孕中不得安宁,痛苦怨恨,却也是有办法的。

    “你说说。”

    崔贵妃示意她接着往下说,傅明华就道:“容氏一族以美人儿出名,如今未曾婚配的少女不少吧?”

    容妃已经老了,哪怕她再得宠。

    鲜嫩的姑娘那样多,她可以不在意嘉安帝幸旁人,但若是这个人,是她本族后继之女呢?

    同样是姓容,嫩得如同花骨朵似的,这会提醒着她,她已经年纪长了。

    当初的嘉安帝会喜欢她,如今同样也有可能会喜欢上姓容的。

    其他的女人不可能使经历了宫中风浪的容妃怨恨,但容氏的人一定可以!

    崔贵妃的嘴角缓缓上扬,她侧了头望傅明华,眼神有些复杂。

    “元娘,你觉得容三娘如何?”

    投桃而报李,对于容三娘跟傅明华之间的龌龊,崔贵妃也是有所耳闻的。

    只要傅明华给她指了一条路出来,崔贵妃很快就反应过来要该怎么做。

    傅明华低垂了头,含笑道:

    “不可让争宠之人得了名份。”

    妻不如妾,妾不如偷,这只是人之常情罢了。

    就如宫中的容贵妃与容妃,当初嘉安帝能对容妃情根深种,不就是因为当初的容妃乃是郭瑾睿之未婚妻,使嘉安帝有种似是在偷情的快感么?

    崔贵妃点了点头,将握着傅明华手的指尖松开,看她将手抽了回去,端了茶杯抿了一口。

    那掌心中还带着点点香汗,刚刚两人握得太紧而沁出。

    傅明华将手收回去时,崔贵妃罕见的觉得手掌冰冷。

    她也跟着端了茶杯,只是说话的这会儿功夫,那茶已经有些凉了。

    “元娘。”崔贵妃握了茶杯,望着傅明华看:“你果然聪慧,追儿确实比我有眼光得多。”

    她话中的‘追儿’,自然是指三皇子燕追了。

    不过自己聪不聪慧,跟三皇子有什么关系?

    “他知道自己要什么,你的想法与他相似,往后……”她说了一半,看傅明华像是没察觉她话中的意思,不由低头微笑,说了一半又顿住了。

    燕追既然将话说了一半,让她自己来寻傅明华解决此事,那她也将话说一半,往后留着燕追自己来跟傅明华解释了。

    虽说崔贵妃此时已经明白燕追意思,不过就是想借傅明华的口,来向她说解决容妃之事儿。

    同时也有相信傅明华,并让崔贵妃自己能亲眼看到的意思,不过儿子让她急了半天,她自然也容不得燕追这样春风得意,凡事都在掌握中的样子。

    “怎么敢与殿下相比?”(未完待续。)

    ps:  第一更~~~!!!

    求月票,今天满八十票我加更。。。

    没满的话。。。

    我就攒稿子明天准时更新!

    我要捡起我掉落的节操,请你们叫我节操少女莞.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