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一十四章 划策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傅明华摇了摇头,确实没将崔贵妃的话放在心中。

    “容妃娘娘之事,娘娘倒是可以见见西都侯府的苏大娘子。”

    苏氏对贺元慎十分执着,因此时常缠着贺元慎,性格又十分霸道的容三娘兴许便会被她恨上了。

    不想跟她交朋友?傅明华捏了帕子压了压唇,她偏偏要苏氏欠她一个人情!

    崔贵妃倒是点了点头,像是对苏氏毫不意外。傅明华心中生疑,但想了想,又恐怕觉得自己想得多了。

    苏氏只对贺元慎有意,自己不淌这混水了,苏氏与崔贵妃哪怕之间有所联系,也与她无关,最多防着一些便是了。

    说完了正事儿,她又找了话道:

    “听说九皇子也来了牡丹亭?”

    崔贵妃总共生了两个儿子,一贯以来只与燕追亲热。

    九皇子燕骥今年已经九岁了,比燕追小了好些,他从小被太后抱养在身侧,与崔贵妃并不太亲近。

    此时傅明华提起九皇子,崔贵妃便不大在意的摇了摇头:“他在太后处。”

    简单一句话,显然是不想多提起九皇子。

    傅明华就笑了笑。

    “晌午之后,我会请皇上陪我走走。”崔贵妃眯着眼睛轻轻的笑,伸了舌头****嘴角:“到时元娘,你们可以前往东湖边上那座亭子玩耍。”

    傅明华知道崔贵妃这话的意思,应了一声。

    那头静姑端了顺流送下的糕点上来。崔贵妃便举了杯子碰唇,傅明华起身就告辞了。

    “过会儿我让静姑选几样新鲜的糕点,送到你厢房之中。”崔贵妃此时急着要见苏氏。也就没有挽留傅明华。

    傅明华谢过了礼,才由静姑亲自送离了飞觞亭。

    亭下江嬷嬷迎了上来,替她将披风搭上。

    江嬷嬷在她耳边小声道:“我叮嘱了碧云她们在问芳阁门前等。”傅明华送走了静姑,来到问芳阁前时,碧云果然在。

    她回厢房歇息了一会儿,因今日有事要做,只眯了半个时辰便起来了。

    傅明华睡着便叮嘱几人留意傅明霞动向。此时碧青就道:“二娘子等人在碧波阁外玩耍。”那碧波阁恰好就在东湖边上,不过亭子建在湖心,碧波阁则是建在岸边罢了。

    这倒是得来全不费功夫。

    收拾妥当来到碧波阁时。傅明霞等人果然就坐在阁外园子中玩耍。

    贺元慎也在,容三娘、魏敏君等人也围坐在中间。

    长乐侯府的几个小娘子身份不出众,倒是被人排挤在外,一副有些尴尬可怜的模样。偏偏傅明霞不肯认输。倔强的坐着就是不肯离去。

    傅明华来时,原本正被众人以众星拱月之势围在中间的贺元慎听到脚步声,转头看到了傅明华,顿时便站起了身来:

    “傅妹妹快些来坐,退之正在说书,难得的机会,也来听听。”

    贺元慎这话一说出口,在座之中起码七八位小娘子看傅明华的目光就像是要吃人了。

    除了容三娘等人之外。就连傅明霞也恨恨不平的瞪着傅明华看。

    傅明华勾了勾嘴角,不远处的苏氏倒是神色平平。不像这些小娘子们情绪外露。

    既然贺元慎让了位置给她坐,她也就顶着众人冷冰的目光,坐到了贺元慎之前让出来的位置上。

    贺元慎小厮似的站在她身后,看她一路走来额角上微微的汗珠,恨不能掏了帕子替她压去才好,压根儿没注意到场中气氛变了。

    他顿了半晌,索性叠了帕子替傅明华扇风,这一举动让坐在旁边的容三娘牙齿都咬紧了。

    之前众人走过来时,贺元慎出了些汗,还是她拿了帕子替贺元慎扇风,如今风水轮流转,竟然贺元慎给傅明华扇起来了。

    容三娘气得拧紧了手中的帕子,看傅明华一副安然享受的模样,冷哼了一声:

    “傅大娘子之前不知躲到哪儿去了,此时才来,倒是打断退之难得的说书了,你们说该怎么罚?”

    众人早恨傅明华一来便夺得了贺元慎注意,心中十分嫉恨,听了这话,都不由露出笑容来。

    原本坐在一旁的苏氏抬起了头,想了想就道:“不如请傅大娘子跳曲胡舞,谁不知容妃娘娘胡舞跳得好,容三娘子想必也是不差,正好做个评判。”

    傅明华听了苏氏这话,心中便知道她应该是跟崔贵妃见过面了。

    容三娘面对苏氏这个建议,倒是有些犹豫。

    若是让傅明华跳胡舞,到时不是让她在贺元慎面前出尽风头?

    现今贺元慎已经如此讨好她,若看到她舞姿,恐怕更得为她神魂颠倒。

    不过苏氏说让自己点评,到时倒可以刻薄她一番,羞辱得她抬不起头。

    她心中犹豫,拿不定主意,一会儿想让傅明华跳,以便自己好挑她刺;一会儿又觉得不能让她这样轻易跳了。

    众人都起哄叫好,贺元慎也含笑望着傅明华看。

    傅明华笑道:“我跳得不好,不敢献丑,来晚了打断大家兴致,在这里给大家赔礼道歉了。”她起身朝四周福了一礼。

    坐在容三娘另一侧的魏敏珠听了这话,朝一旁的左武卫大将军霍让之女看了一眼,霍氏就道:

    “傅大娘子天姿聪慧,不如请三娘先跳上一曲,你再学学。”

    这样的提议一出,容三娘便满意了。

    “这里地方狭小,”苏氏温声道:“我看东湖之上有个东亭,十分宽敞,容三娘子就是跳舞也不致碰撞。”

    顾喻谨率先点头应是,容三娘让众人先走,她要回去换身胡服。

    兴许是急着要在贺元慎面前表现,她很快便换了一身胡服来了。

    一群少年少女们在亭中恣意取乐,崔贵妃却伴嘉安帝在东湖边散步。

    “妾想起初见陛下之时,陛下英勇年少……”

    崔贵妃一脸柔情,落后嘉安帝半步。

    她的话不由少嘉安帝想起年少之时的情景,那时的崔贵妃自然是国色天香,可是当年的他,心却在容妃身上。

    那时容妃姿色倾城,善舞而柔媚,他求而不得,又哪儿有心思放在旁的女人身上?哪怕当初的崔贵妃端庄美貌,可也再入不了他的眼。(未完待续。)

    ps:  第二更~!

    为月票2560票加更。。。

    感谢宝贝们热情的拥抱,我好开森。。。

    第三更很快~~~~不超过十一点,继续求票票!!!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