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一十八章 受伤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水阁之内的厅中,赤着上半身的影子背对着她,细瘦的腰直收而下,顺滑黑亮的长发将背挡了大半。

    傅明华哪怕是再沉稳,此时冷不妨看了个半裸的背影,也是本能的别开头。

    她有些恼,第一反应是要赶紧离开,水阁之中那背对着她的人却侧了半张脸,喊她进去。

    好一会儿之后傅明华才反应过来这声音有些耳熟,似是三皇子燕追的声音。

    傅明华将头转了回去,燕追半侧回头,下巴绷得极紧,透过乌黑的发丝,依稀能看到他紧抿的嘴角,显出有些阴冷的线条:

    “过来。”

    他又唤了一声,阁中似是有血腥味儿,哪怕前厅之中草帘并未全部放下,也是刺鼻得很。

    傅明华先是看到有男人半裸,紧接着又发现这个人是燕追,再来他好似受了伤,让她过去。

    一时之间也是本能反应,等到回神过来时她已经进了水阁,想要转身装作受到了惊吓什么也没发现的逃离也是太晚了。

    她移开了目光,犹豫了一会儿仍是叮嘱江嬷嬷等人就在外等她,她想进水阁坐坐,这才放了草帘朝燕追小步走去。

    “元娘,帮我。”

    燕追声音里透着几分颤抖,好似并不是她错觉,而是真的受伤了。

    傅明华忍了又忍,将眼睛睁开,可是看到燕追胸前一道十字形的巴掌大伤痕时,仍是眼皮跳了一跳。

    那伤痕极深。已经能见到骨了,她看到燕追一手拿着匕首,一手握着一支仍带了血肉的箭头。

    被他握在掌中的箭头带着倒勾。十分阴毒,估计燕追是中了一箭,然后为了将其取出,才将伤口划开,把箭头拨出来的。

    边上放了铜盘以及一些裁成长条的巾子与少许黑色粉沫。

    燕追跪坐在榻上,脸色苍白,额头两侧鼻翼全是汗珠。他咬紧了牙,脸颊肌肉微微抽搐,一股作气将这箭头扔在了一旁的铜盘上。发出‘铿锵’一声脆响。

    血珠顺着他手掌往下滴落,他手里的匕首尖上殷红的血往下滴,他将匕首一扔,拿了一旁的酒壶。自己喝了一口。才转头要喷到自己胸前。

    只是他受伤之后,动作不大灵敏,大半都洒错了。

    傅明华犹豫了一下,忍着腥气,挽了袖子将一旁备下的铜盘中温热的帕子捞起拧干,小心替他擦拭干净鲜血。

    那血碰触到手掌时感觉并不好,她看着自己雪白的手渐渐被殷红的水淹没。

    燕追只是勾着嘴角,盯着她头顶看。目光专注。

    换了两回帕子,他身上才稍微清理好了一些。盆中全是血水,她手上也因为鲜血而粘呼呼的。傅明华忍了头晕目眩的感觉,接过他手上的酒,她也不敢像燕追一样喝了直接喷,这边也没有干净的东西了。

    她带的帕子也沾了血水,犹豫了一下,她只得捧了酒壶往他胸上淋,那酒顺着他结实的小腹往下滑,将裤子打湿,紧紧的贴在他大腿上。

    傅明华不敢再看,燕追似是忍了疼痛,声音有些颤抖的道:

    “药……”他一个口令她一个动作,只想往后他不记自己恩情,至少也不要记恨于她,使她后半生日子好过些。

    洒了药又拿了一旁准备的干净白布,看燕追有些气若游丝的样子,犹豫了一下,最终仍是拿了起来要为他挽上。

    他老实的跪坐着,似是强忍了疼痛任她摆布。

    要绑好这布巾,难免就得双手绕到他后背。她小心的不碰到他的身体,将布巾缠了两圈,傅明华眼角余光看到一旁准备得当的东西。

    心里突然就生出疑惑来。

    她之前看到燕追受伤便整个人都蒙了,此时回过神来,她就察觉到了不对劲儿的地方。

    他受伤这样重,就算是要瞒着旁人,可是他身边亲近的人总不会瞒过。

    毕竟瞒得了这一时,也是瞒不过一世的。

    更何况这些东西,明显也是有人替他准备,否则他伤成这样,怎么可能自己预告在郑王的神都囿忍着伤痛还独自带了这些东西出来?

    酒与药便算了,可是这水盆分明就是有人替他备下的。

    一旦开始怀疑,她不由想起了自己过来时,燕追明明背对着自己,却能一口叫出她的名字。

    她有些生气,手里握着的纱布一个用力收紧,他脖子之上青筋都绽了起来,却是突然低声笑了。

    “生气了?”

    他笑意吟吟的开口,挑着眼神看她隐忍怒火的模样。

    燕追知道她聪明,却没想到她如此聪明,这样短的时间便回过神来。

    傅明华好半晌才平静下来:“殿下是指什么?”

    她低垂着头,不想抬头看他,想要将手里的巾子扔了,又担忧他发现自己察觉他算计自己,而恼怒之下故意拿巾子勒他,因此老实的将那布巾缠好,又打了个结。

    刚刚她用力的动作,使他胸口又沁了血出来,她不敢再看,要坐得离远一些,燕追已经出手将她手腕捏住。

    “啊。”她才刚要张嘴,又死死的将自己嘴唇咬住,燕追将她往怀里拖,一手撑着软榻先要坐稳当,她吓疯了,伸手推他。

    只是两人力道悬殊,傅明华不知为什么他明明受了伤还这么大力气,显然之前要死不活的样子是他装的了。

    她手腕被燕追紧紧捉住,她挣扎了半晌他也不怕,直到她看到自己推得他之前裹好的伤口又开始沁血,他将她抓得极紧,无论她如何挣扎也不松开,眉宇间带着几分狠色,最后反倒傅明华不敢再动了。

    渐渐就挣扎不过,他坐了下来,将傅明华揽在臂弯里头,低头看了一眼,脸色有些发白:“看不出元娘力道还不小。”

    到了这个时候,他还有心思与自己说笑。

    傅明华被他捉紧,动弹不得,闻着身上染上的浓郁血腥味儿,眉心就皱了起来。

    燕追伸出冰冷的手指替她抚平眉头,她本能的想仰头避过,但因为被他搂在臂弯之中,这样一避倒像是更往他怀中靠了。

    她要坐直了腰,燕追的手却勾在她腰侧。

    (未完待续。)

    ps:  第一更。。。

    我就默默的伸出我的双手,静静的望着你们不说话。。。

    这里求票的地盘已经被我承包了。。

    所以不要挣扎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