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二十章 出事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傅明华没想到燕追会回答,听他这样一说又觉得有些意外,还没开口,燕追已经笑了:

    “只是大多已经记不得了。”他轻淡描写的,手里的棋落到棋盘上,傅明华警惕:“殿下早就落过子了,该我才对。”

    燕追没想到她还有神智关注这事儿,不由忍了笑将棋子捡起来,垂眸就道:“哦?我倒是记错了。”

    这样的燕追,倒跟之前眉眼阴森,对自已也毫不留情,将伤口挑开拨箭头的燕追形成鲜明的对比。

    只是她很快回过神来,自己正在被燕追牵了鼻子走。

    今日她撞见燕追受伤,又听他说了君集侯必反之事儿,此时回想起来,后背冷汗都要沁出来了。

    细想之下她的不少事燕追都知道,而自己手里却没有他半点儿把柄,也实在是太危险了。

    “殿下不准备告知皇上?”

    傅明华心里警惕,脸上却做出随口一问的模样。

    燕追侧着头望她,那目光将她看得嘴角都抿了起来,傅明华脑海之中闪过不少念头,猜想燕追是不是明白了自己的心意时,他却冲她咧嘴一笑:

    “不准备。”他目光如箭,气定神闲的望着她,那眼神显然将她的小心思看在眼里了。

    只是傅明华不懂,燕追看起来就不像是一个好说话的人,自己在他母子眼中,本来便相当于是半个弃子了。

    现今崔贵妃对她和颜悦色,不过是因为她不傻。

    可是燕追明知自己意图仍告知她想要的答案。这就让她心里难免有些狐疑了。

    燕追将她神情看在眼里,却垂眸而笑,嘴里催她快些。

    她落了子在棋盘上。燕追紧跟其后:“此时为何不说,你心里应该知道。”

    嘉安帝虽然明白君集侯有可能并不安份,简氏成为嘉安帝心中的那根刺,可究竟简家会不会反,何时又反,嘉安帝心里应该有个大概的数。

    朝廷每年向兴元府派送的武器盔甲都是记录在册的,简家食邑万户。在兴元府也称万户侯,多年下来,税收可购多少战马与兵器盔甲。能养得起多少士兵,嘉安帝都令人关注。

    “每年朝廷发派向兴元府的武器一年比一年少。”这便是个信号,朝廷也有意无意在试探简叔玉的底线。

    若是他乃忠良,那么对于朝廷所提供的武器、盔甲、粮草等一年比一年少。他会隐忍不发。如此朝廷也能趁机削弱君集侯府在兴元府的势力,一步步将兴元府蚕食。

    而君集侯若是有反唐之心,一来朝廷逐渐降低补已,可迫使简叔玉裁军,二来他若忍无可忍,有自立门户之意,迟早会造反的。

    在这期间,朝廷休养生息。

    毕竟当初大唐兵马并不集中。外忧内患之下,若是能兵不血刃是最好的。若是简叔玉要动手,朝廷休整几年,要收拾他也是如探囊取物。

    可偏偏燕追行事出人意料,偏偏打草惊蛇,跑到君集侯地盘之上,恐怕如此一来,君集侯疑心生暗鬼,极有可能认为燕追是嘉安帝派来的探子,情急之下,很有可能提前行动。

    三皇子究竟是中了君集侯与四皇子燕信联手暗算,亦或是有意为之,故意将这水搅浑想从中谋利,就不大好说了。

    傅明华捏了棋子,一想到此处,手心汗珠都沁了出来。

    燕追恐怖是想要……

    富贵险中求。

    “富贵险中求。”她心里这样想着,燕追却冲她微笑,一推棋盘:“元娘,你输了。”

    棋盘之中他黑子将白子围困,之前不动声色,实则令人防不胜防。

    傅明华将棋子一放,想到燕追胆大包天,逼君集侯早反,恐怕是有意要取平叛的功劳了。

    燕信自认为能借君集侯之手除燕追,却不想燕追更狠,这样心计,燕信怎么是他之敌?

    两人这一刻心意相通,她坐了半晌,燕追低头将棋子收捡回罐中:

    “其实你想要知道什么,不必拐弯抹角,直接问我就行。”他头也不抬,只听到棋子被他放进罐中时发出的清脆响声,傅明华顿住,他却将罐子一放:

    “恐怕游湖的人也要回来了,快些回去吧。”

    傅明华出了水阁,还在想燕追这话是什么意思,江嬷嬷等人早就着急了,若不是知道傅明华性格,此时恐怕都已经忍耐不住冲进水阁了。

    这会儿看到她出来,她身上还带着些血迹,江嬷嬷顿时脸色就变了。

    湖面之上风一吹来,傅明华登时便清醒了许多。

    她看到江嬷嬷脸上的焦急之色,摇了摇头,看碧云双手将披风展开,她任由碧云替她披上,双手将披风襟口捉住,这才小声道:“先回亭中去再说。”

    江嬷嬷转头望了水阁一眼,那里草席半垂下来,将水阁内的情景挡了大半,她叹了口气,调头跟上傅明华。

    水阁里戚绍有些担忧的望着燕追胸前被他胡乱缠着的伤口,他脸色发白,傅明华一走才软软的伸了手臂撑在矮桌之上堪堪才稳住身形了。

    刚刚尽顾着在傅大娘子面前装出无碍的模样,此时人一走便撑不住了。

    少年心思戚绍也明白,只是他没想到三皇子也会有在傅大娘子面前也会有如此逞强的时候!

    傅明华回到亭中,江嬷嬷忍了心中的疑惑,看她手指尖上的血迹,脸色变了变,拿帕子倒了茶水沾湿替她一根指头一根指头的擦拭干净了,傅明华才道:“我碰到三皇子了。”

    江嬷嬷待要再问,她却一副不想再谈及此时的模样,江嬷嬷也就作罢了。

    只是想了想,她心里还是有些生疑的。

    这几年傅明华好像碰到三皇子的次数也太多了些,若说是巧合,也实在太巧了。

    “您这一身衣裳……”江嬷嬷有些担忧,傅明华衣裳脏了,若是坐在外头玩耍,披着披风挡了还好,一旦回到室内,披风一除下,便能见出端倪了。

    事到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他们回来了。”

    傅明华望着远处,轻声道。

    刚刚燕追还在说游湖的人快回来了,她还当燕追只是找借口让自己出来,没想到竟然真的这些人回来了。

    碧云几人转了头看去,就见到远处湖面上几艘小舟朝这边驶来,顿时便眉头皱了皱:

    “这东湖如此之大,若是要绕湖赏神都囿美景,不可能如此快回来。”

    碧青忍不住就道:“莫非出了什么事?”

    确实是出事了。(未完待续。)

    ps:  第一更~~!!!

    我今天尽量三更。。。报答我的小宝贝们~~~

    我尽量啊,尽量~~!!!

    我老公肾结石。。。疼得满地打滚。。。我得要好好表现一次。。。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