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二十二章 责问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她又能如何?”

    傅明华冷笑了一声,闭了眼睛养神:“到时再唤我便成。”

    今日出门在外,在神都囿郑王的地盘内傅明华午时没有休息,江嬷嬷点了点头,牵了厚褥子替她盖好,便不再出声了。

    回到傅府时,江嬷嬷轻声唤醒了傅明华,又拧了湿帕子替她擦脸。

    傅明华由碧云扶下马车时,不远处傅明霞已经进傅府了。她走得头也不回的,拿帕子半掩着脸,余下的傅明珠等人神色有些惴惴不安。

    到了白氏院里时,傅明霞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手扶着脸,歪着头肩膀一抽一颤的,白氏的脸色有些阴沉,看到傅明华等人进来,不由重重的一掌拍到了旁边的木桌上。

    “怎么回事!”她厉声喝斥:“同府的姐妹一道出去,却伤了一个回来。”

    江嬷嬷站在门外,听着里头的喝斥,不由有些愤怒,却又有些无可奈何。

    “元娘,你来说。”

    傅明珠等人被吓得禁若寒蝉,白氏话锋一转,将目光落到了傅明华身上,其余几人见到这情景,都不由自主的舒出一口气来。

    “孙女至今也只是知道二妹妹为了摘花掉水,情况缘由尚不清楚。”

    傅明华面对白氏要吃人似的目光,神色倒是坦然。

    她这话听得白氏脸色都变了,咬牙切齿就道:“不清楚?不清楚?好一个不清楚,人是你带出去的。现在弄成这样回来,你这个长姐就没有一丁点儿责任心吗?”

    手捂着脸的傅明霞听到这话,便将手臂一放。脸趴在上头便无声的哭了起来。

    此时哪怕就是傅明珠,听到这儿,也不由有些同情起傅明华来。

    可惜面对这样的情况,几个小娘子也是不敢开口,都低垂下头,个个装聋作哑。

    人人都以为傅明华被白氏这样当场喝斥,小娘子面皮薄。自尊心强,必定会双颊通红,两眼含泪。委委屈屈的不敢反驳。

    白氏的想法原本也是差不多,她当初受了谢氏太多气。

    自傅侯爷为傅其弦娶回了谢氏,她在这个儿媳身上便再也没有摆过一天婆婆的架子,反倒‘谢氏’死后。傅家还吃了江洲的人不少的气。

    当初傅大太太崔氏那语气神态。白氏每当想起来时,便心里一阵的窝火。

    她喝斥完,斜了眼珠望着傅明华看,想等着这个孙女认错。

    却没想到傅明华转过了头,冷冷望着傅明霞:

    “二妹妹这么大个人了,什么事儿该办,什么事不该办,你不清楚吗?”

    屋里人听她这样一说。不由都是一呆,傅明华却接着道:“当初是你死活要跟着卫国公府的世子上了舟。怎么样掉水的,现在一五一十说清楚。”

    傅明霞抬起了头来,气得身体直哆嗦,她脸上确实有条伤口,少女本来皮肤便薄,泡了水之后已经有些红肿了。

    她恨恨盯着傅明华看:

    “我为什么要跟你说清楚?”

    傅明霞语气极冲,白氏听傅明华这样问,心中有些不快,正要开口,傅明华却道:

    “现在祖母问起,你不应该说?你年岁不小,那舟又不大,坐不了几个人,你又不是不知道,还偏要去摘花。”

    她这话让傅明霞顿时怒不可遏:“还不是怪她们,摘花的又不止是我一个,你凭什么来说我?”

    说到这儿,傅明霞尖声就道:

    “你不去说她们,还来怪我?若是你不邀她们不就行了?”

    白氏看她失控,不由连着冲傅明霞使了几个眼色,可是盛怒之中傅明霞却压根儿看不到白氏的示意。

    “今日的事情你既然不知道,你就不要开口,没人说你是哑吧……”

    “咳!”白氏重重的咳了一声,头一回觉得傅明霞有些蠢了。

    傅明华微微上翘嘴角,牵了牵自己下滑的披帛,看了白氏一眼:

    “既然如此,祖母便问问二妹妹事情经过吧。”这会儿她说话时温声细语的,不再像刚刚逼问傅明霞时的锐利了:

    “二妹妹脸上有伤,可得仔细注意了,女孩儿家面皮薄,再加上她又落了水,小心不要留疤了。”

    “谁要你管?你滚,你滚!”

    傅明霞又一头趴在旁边的桌子上,放声大哭。

    她心里总觉得自己有些受了委屈,像是中了傅明华算计,可到底哪儿被她算计了,却又偏偏说不出来。

    这种感觉并不好受,傅明华那种目光看得她心中难受,今日出门时,她原本一心一意以为贺元慎就是她的,却没想到遭了那些女孩儿们冷嘲热讽。

    摘花时明明是想要讨好贺元慎的,旁人都在摘,她自然也不甘落后,却不知哪个拉了花枝,松手开来时险些弹到了她,她才大惊之色放了手里的蔷薇枝。

    若不是当时被吓到,她也不会松了手,而遭那枝芽反弹上来将脸打花了。

    更不会在受到惊吓之后,小船摇晃时,一个不稳落入水中。

    当时她总觉得有人推自己,可是落水之时她眼睛受了伤,捂了脸并没有看清是谁,被拉出来时众人都围在她身边,已经不知道是谁干的了。

    傅家几个庶女也是半点儿没有用处,没人帮她看着。

    之前傅明霞还觉得傅明华不跟着自己一块儿出去算是识相,可出事之后就难免怨她没有照顾好自己,并邀了如此多人前往了。

    傅明华看傅明霞歇斯底里的样子,目光垂落了下来,眼里露出讥讽之色。

    她是要走,白氏这屋她一刻钟也不想呆,不过要走也不能使白氏这样轻松便耍威风了。

    “对了祖母,汤阴县伯府的杨小娘子我并未邀请她,怎地她也来了?”

    傅明华望着白氏看,白氏顿时眼中便闪过尴尬之色。

    “她也去了?”

    白氏眼珠飘到一旁,神色自若:“兴许是不是你贴子开错了?”

    “贴子送到祖母手中时,我再三检查过,绝不会有错。”傅明华将手放在胸前,看着白氏有些发僵的脸色,神色有些不虞的样子,却偏偏不好再发火。

    “她身份低微,此次宴请她并不合适,兴许是哪个下人无知,”傅明华看着白氏有些阴沉的脸色,微笑着一字一句道:“自作主张,私自做了手脚。”(未完待续。)

    ps:  第一更~~。。。

    今天晚更了。。。所以我有三更。。。

    嘤嘤嘤,伦家今天心情好差,昨天失眠多梦。。。就差没有尿频尿急。。。

    今天还咬牙撸字。。。

    这种对乃们的爱,不叫**,叫什么呢!!!

    大家能把手里的月票暂时借给我看一下吗。。。

    我只看看,绝壁不会对它做什么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