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二十三章 召唤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白氏放到桌上的手,顿时便握紧了。

    傅明华看到这一幕,嘴角边的笑意不由更深了些:

    “这样的情况不能就此罢休,我会让付嬷嬷查询一番的。”

    付嬷嬷是当日谢氏屋里的老人,管的就是这样一些事儿。白氏与她也算是相识多年,也知道谢氏屋里的人并不那么好惹,此时听到傅明华这样一说,她有些恼羞成怒,偏偏又要强行忍耐。

    傅明华嘴里一口一个‘下人’,听得她窝火却又不敢说出此事。

    明知这样的举动对傅明华有害无益,她却偏偏这样干了,手段又并不高明,傅侯爷若是知道,恐怕更看她不上了。

    原本以为傅明华就算是知道此事,也会隐忍不发,却没想到这个孙女明知有可能是她所为,却偏偏不依不饶。

    果然不愧是谢氏所生,母女两人一样令人不喜!

    白氏眼里露出厌恶之色,忍了怒火:

    “此事哪里用得着你来?我来查询就是。”她别开头,神情不快:“好了,你出门一天,也是累了,快些回去吧,晚上便不必再过来请安了!”

    她气得胸口儿疼,并不想再看到傅明华。

    傅明华听她这样一说,也就恭敬福了一礼,白氏连看也懒得看她一眼,她才慢慢退出去了。

    江嬷嬷迎了上来取了披风替她披上,一行人出了白氏院子,碧青才问了一句:

    “娘子这样直问。往后怕是夫人更要为难你了。”

    “无妨。”傅明华轻笑了一声,目光落到了远处小径上种的一排排牡丹花上:“也不过就是如此了。”

    哪怕她再柔顺,白氏依旧不会对她好上几分。

    同理。哪怕她再令白氏气得跳脚,白氏也不可能再对她比现在更恶劣了。

    江嬷嬷笑了一声:“正该如此。”

    傅明华与白氏说话,没有任何行事出格之处,就是气死白氏,也让人挑不出一丝错处。

    反倒是白氏,一把年纪,做事却并不好看。难怪教出傅明霞那样一个蠢货!

    自这一天后,傅明华连着几天请安,白氏都托病不肯见她。显然那天是气得狠了。

    傅明霞脸上上了药,躲了好些天不肯出门见人,等到养好了脸上的伤出门时,她已经学会敷细细的脂粉了。

    她看傅明华时。脸上只剩怨恨。看常嬷嬷要打发了傅明华走,她不由有些怨声道:

    “你来干什么?祖母根本不想见你!”

    常嬷嬷一听这话,便咳了两声:“二娘子,夫人是身体不适。”

    她小声提醒着,傅明霞却像是没有听出她话里的意思,反倒是像在怪常嬷嬷不给自己脸面,故意反着她的话说一般,有些恨恨的瞪了常嬷嬷一眼。

    傅明华勾了勾嘴角:

    “祖母连病数天。想来必定是大症候了,可有请过大夫煎了汤药?”

    常嬷嬷听了这话。便知屋里的白氏必定会要发怒了。傅明华这话听起来虽然孝顺,可是白氏只是装病罢了,她却说白氏是大症候,依白氏性格,恐怕又要怄上一回,认为傅明华在诅咒她了。

    “都侍候着,大娘子不必担忧。”

    傅明华也就点了点头:“那我回去之后抄写经书为祖母祈福,只盼她老人家长命百岁,早日消灾解难了。”

    常嬷嬷暗道不好,果不其然,傅明华刚走,屋里白氏便砸了杯盏,恨声就道:“她是巴不得我早些死了!”

    白氏最近被傅明华气得不好,干的事儿没一件顺的。

    她想了想,眼珠一转,计上心来,叮嘱常嬷嬷:“去唤了二郎前来。”

    上午写了会儿字,晌午正准备小睡一会儿,却有丫环来传,说是世子唤她前去品茗轩。

    那里是傅其弦在内院之中设离齐氏不远的书房,只是傅其弦不学无术,平时少有读书,呆在品茗轩也不过是装模作样罢了。

    今日竟然会使人请她前去书房之中。江嬷嬷有些疑惑:“他想做什么?”

    付嬷嬷对傅其弦没什么好感,想起上回看到傅其弦找傅明华要银子的那一幕,心里不由作怄:

    “不是要银子便是其他,反正没甚好事!”

    江嬷嬷听了这话,也是认同。

    傅其弦平日只知花天酒地,还从未关心过妻女,此时唤傅明华,必定没有好事。

    傅明华笑了笑,却是并没有她们这样的担忧。

    品茗轩里摆着书画,倒也算是风雅,可惜傅其弦坐在其中,倒像是椅子上有人放了钉子一般,听到下人回报说傅明华来了时,他几乎是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进来!”傅其弦故作威严的唤了一声,傅明华进了房中,便看到他板着脸,已经三十几岁,却做少年打扮,唇下留着稀疏的襞须,傅明华一进屋,他便厉声喝斥:

    “你祖母生病,你还出言将她气倒,果然无母之人,教养不足。”

    江嬷嬷在外头听得分明,顿时气得仰倒。

    傅明华原本就猜傅其弦唤她恐怕是跟白氏有关,今日早晨她去白氏院中请安时,借着傅明霞的嘴,说了两句,猜想白氏不会善罢甘休的,可没想到白氏受了气,会将傅其弦派出来。

    此时傅其弦一发火,果然便印证了她心里的猜测,傅明华目光落在面前桌案的脚椅上,眼神冰冷。

    “父亲,女儿哪敢气倒祖母?怕是有贱婢嚼了舌根,从中挑拨而已。”

    “哼。”傅其弦听她这样一说,不由冷哼了一声:“你祖母亲自所说,岂能有假?”

    他正要开口喝斥,摆摆长辈的架子,傅明华却皱了皱眉:“莫非,祖母是因为那桩事情生气?”

    见傅其弦一脸茫然,似是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的样子,傅明华抿了抿嘴角,小声就道:

    “前些日子,祖母唤我前去,说是当年父亲抢了大伯的世子之位,说是……”她话没说完,之前还一脸不耐烦的傅其弦听了这话,眼中便像是要喷出了火来,大声就喝:

    “一派胡言!”

    傅其弦伸手一扫,将桌面上摆着的文房四宝挥落在地:“这样的话你也敢张嘴胡说,可见你母亲当初果然没将你教好了!”(未完待续。)

    ps:  第二更~~~~

    三更我会在十点前上传的~~~!!!

    所以。。。

    (双手合十)宝贝们把月票投我吧。。。

    我造我今天不乖。。。我晚更了。。。我今天为了更新,晚饭都少吃了两碗。。。

    有心疼我的吗……

    如果没有等下我再来问!!!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