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二十四章 送香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说到世子之位,这可算是触了傅其弦的逆鳞。

    他自己生来没甚本事,可是运气却好。

    照理来说他身为嫡次子,上头有长兄继承爵位,最多他的一生在傅侯爷去后,分些家产出去另过。

    可没想到傅其孟命薄,早早的就死了,留了这世子之位给他。他在长乐侯府里从小地位便尴尬,早前祖母在世时,最宠三弟,而母亲白氏又独爱大哥,唯独他无人管教,直到傅其孟死后,他承继了爵位才扬眉吐气。

    却没想到这会儿傅明华竟说他的世子之位是自己抢的,顿时神情狰狞,就似要打人一般。

    “祖母确确实实是这样跟女儿说的。”

    傅其弦摔了东西,那白陶纸镇被他砸落在地碎成几截,她却像是没看到似的。

    白氏能利用傅其弦来斥骂她,想使她难过,她也可以。

    “祖母说父亲世子之位多亏了当初大伯相让的美意,让我们应该牢牢记得,所以,二妹妹在相中了卫国公府的世子之后,祖母便将我留了下来,说了这番话。”傅明华将当日白氏留她下来,要她为傅明霞跟贺元慎之间牵桥搭线,还报当初傅其孟相让世子之位的恩情,以及后来傅明霞去了神都囿却落入水中,白氏斥责她的事儿说了一遍。

    她轻声细语的,却说到后来,给傅其弦一种白氏是不是对于傅其孟尤其宠爱,所以对傅明霞爱屋及乌。而对自己并不像对大哥那样喜欢,所以他的女儿白氏也从来不看重。

    以往傅其弦并未想过这些,他只管自己快活舒坦。可此时傅明华这些话一说出来,他心里便涌出几分不快来。

    他在书桌后折来折去走了几步,停了下来脸色有些难看:

    “你祖母当真这么说?”

    他还有些怀疑,不敢相信白氏当真如此说。

    傅明华则是点了点头:“绝没有半点儿虚假,若是没有祖母示意,这贴子我怎么发得出去?更何况二妹妹落水以及脸上有伤,父亲一打听就知道。”

    说到这儿。傅明华顿了顿,低头捏了帕子压了压眼角,目光却朝傅其弦的方向看了一眼。

    果然他脸色就极为难看了。

    傅明霞受伤落水之事儿。压根就瞒不住,他就是不打听,也总有下人会说。

    下人哪怕是不说,齐氏也会借傅明珠的口讲给他听的。

    傅其弦沉默了半晌。嘴角下垂。神情有些阴森:“我心里清楚了。此事看来确实是有下人烂嚼舌根。”他忍了气,不耐烦的挥手:“好了,你回去吧,世子之事,你不要在外头胡说!”

    傅明华应了一声,才出了书房的门。

    晚上就听说傅其弦去了白氏院子,母子俩争执了一番,常嬷嬷挨了十板子。被送出了府中。

    消息传遍长乐侯府时,众人都觉得莫名其妙。常嬷嬷一向就是白氏心腹,从她出嫁之时便跟在她身旁,是她身边几十年的老人了,侍候她到如今,却落了个这样的下场。

    府中人人自危的同时,白氏却也病好了,表面上没有再给她为难,不过看傅明华的眼神却像是挟着刀枪似的。

    可想而知,白氏为了消弭她与傅其弦之间的隔阂,忍痛将‘嚼舌根’的罪名加到常嬷嬷身上,使她成为自己的替罪羊了。

    四月中旬天气已经渐渐暖和,宫里崔贵妃令人赏了不少是令果蔬到傅明华手中,同来的还有崔贵妃特意只给她一个人的精美盒子。

    傅明华顶着傅明霞等人嫉妒的目光拿回了府中时,江嬷嬷净过了手,将盒子捧上前来,试了两下却没有打开。

    “这……”

    江嬷嬷有些着了急,那盒子是以降香黄檀雕刻而成,入手颇沉,只是傅明华仔细观察,这盒子与普通盒子并不相同。那盒身上巧妙的以木盒本身的环扣将其牢牢扣住,天依无缝,若是要将打开,便得将这锁解了。

    “劈了。”傅明华交给江嬷嬷,轻声吩咐了一句。

    付嬷嬷连忙便制止:

    “娘子不成。这乃是娘娘所赐之物,轻易不得损毁,更何况,”她顿了顿,凑近看了看,又摸了摸:“这是降香黄檀,且看这纹路,已经上了年分,稀有难得……”

    江嬷嬷也唯恐她要劈开,跟着点了点头:“付嬷嬷说得有理,更何况娘子最近读书画画学东西也是累了,不如换个方儿玩耍,也好打发打发时间。”

    傅明华想了想,也就应了。

    那锁十分精巧,看这样式,这木盒应该是出自前朝时期较出名的许州鲁氏一族。

    鲁家自认是公输氏鲁班的后人,一百多年前还在,以精于木艺出名,可惜陈朝后期朝廷**,皇帝昏庸无能,喜好玩耍这些东西,勒令鲁氏后人进宫表演,因而惹下满门大祸。

    时至如今,鲁家绝嗣都已经不知道多少年了,鲁氏当初留下的成品便极为珍贵,如今传于外间的就少了。

    谢氏当初的嫁妆里也有昔年鲁氏的木艺,她翻了翻这盒子,果然就在盒子一侧发现了一个小小的篆字‘鲁’。

    不知道崔贵妃怎么会将这样一个珍贵的盒子送给她,不过在发现了这个盒子是出自前朝鲁氏的手笔之后,傅明华倒真舍不得砸了。

    这东西属于传世之作,毁一件少一件,她研究了几日,这个锁环环相扣,一旦推错一个,锁上之后便越发难解。

    她来了兴致,连着好些天都在研究这东西,钻研了几日,又翻了不少当初谢氏留下来的一些古籍,自己还试着在纸上推演了几分,她才开始动手。

    江嬷嬷看她一心扑在这盒子上,不由笑眯眯的:“娘子看了几日,可看出什么门道?”

    傅明华性情向来冷静,还是头一回这般对什么东西如此上心,江嬷嬷不由暗叹崔贵妃这盒子送得巧妙,却见傅明华手指这里勾勾,那里拨拨,只听‘咔嚓’一声响,那盒盖弹了开来,里面摆着几支玉瓶,每支约有小孩儿拳头大小,盒子一打开时,那香气便弥漫了一屋都是。

    “这是香!”碧云有些惊喜,一连吸了两口气。

    …………………………………………………………………………………………………………………………………………

    第三更!!!

    虽然我不想承认我的x无能。。。

    但是。。。对不起。。。

    我高估了我自己的实力,我以为我是千手观音,可以瞬间十姑娘撸字如飞。。。

    可是。。。那是我自己的幻想而已。。。

    不过我还是撸出了第三天。。所以仰头等着月票从天上掉下来!!!(未完待续。)

    ps:  第三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