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二十六章 刁难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江嬷嬷等人跪到了地上,那人下了小辇,人还未走到傅明华跟前,香气便传了过来。

    走动间身上的玉环碰撞发出轻微的响声,那人莲步轻移,好半晌之后,容三娘那有些沙哑慵懒的声音才响了起来:

    “傅大娘?”

    她声音娇媚入骨,似是已经有了几分当初容妃的音色了。

    这个时辰还早,天色才将亮,她却从宫中出来,又乘了小辇,可想而知,她昨夜是留在宫中过夜,并且极有可能是留在嘉安帝的宫里。

    傅明华深呼了一口气,容三娘身上的香气分明就是混杂了郁金香。

    看到抬辇的人渐渐退到了一旁,来的又不是什么后妃,傅明华便直起了腰,容三娘脸上的笑容就显得有些狰狞了:

    “大胆!我让你起来了?”

    她眉眼中透着阴鸷之色,这声喝斥一响起,抬辇的几个宫人浑身哆嗦,傅明华却并有被吓到,反倒垂了头捏帕子掩唇微笑:

    “让我起来?容三娘子说的是什么话?”傅明华目光落到容三娘那颜色绚丽多彩的八幅细纱裙摆之上,看到眼前这一幕,她心里便都已经明白了。

    当日她向崔贵妃所提的好事,恐怕已经成真了。

    所以此时的容三娘如此趾高气昂,看到自己之时便直接让她跪下。

    崔贵妃虽然论心机不如容妃,但若论行事手段,容妃又不及她。

    “若是容妃娘娘在此。我自然是该跪下,可是我为何要向容三娘子你跪下?”傅明华抬起头,微微抬高了下巴。目光不避不闪盯着容三娘看。

    之前还一脸冷傲之色的容三娘顿时便抿紧了嘴唇,身体紧绷,说不出话来。

    她始终还是嫩了些,傅明华微笑着望着她看,容三娘突然就咬紧了嘴唇。

    “你在此地给我跪到午时才起,没到时辰,不许你起身!”她眼中露出怨毒之色。虽说她如今已非完壁,可是也同样嫉恨能得贺元慎另眼相看的女人,她厉声喝斥。江嬷嬷等人脸色一变,此时已经瞧出容三娘极不喜欢傅明华,碧云正要说话,傅明华却轻声一笑。不止是没被容三娘吓到。反倒走了两步,直往宫门方向走。

    “你站住!”容三娘看到这一幕,顿时大怒。

    嘉安帝对她最近正是宠幸之时,正是应了那句妻不如妾,妾不如偷。

    容三娘的美貌与少女的娇嫩,便使嘉安帝如找回了少年时期与当时待字闺中的容妃偷偷相会时的激情,整个人仿佛都年轻了十数岁。

    他欢喜之下,对容三娘极为宠爱。连容妃处都极少再去了。

    在宫里谁不知陛下最近对容妃的侄女极为喜欢,时常唤了去说话游园。甚至还数次留她在宫里陪容妃过夜,这样的殊荣可不是谁都能有的。

    容三娘被嘉安帝宠着,有时皇上对她使的小性子也颇为纵容,此时看到傅明华不听她话,顿时心里便生出杀意来。

    “我让你站住!”

    傅明华朝她越走近,似是压根儿没听到她的警告。容三娘本能的后退了一步,傅明华才借着她让开的路,越过了她身边。

    “容三娘子,你以为你是谁呢,让我跪到午时才起,还得到了时辰才起身?”

    傅明华转头看了她一眼,笑靥如花:“你以为你是容妃娘娘呢?”

    她说完,调头离开。

    留了容三娘在原地脸色青白交错。

    刚刚她一番威胁与警告,因为傅明华的离去而使她变成了笑话,她手掌握成了拳头,看着傅明华人已经进了宫苑,她身边的下人都跟了上去,这一刻容三娘心里说不出的怨恨来。

    一开始她确实只是想折磨羞辱傅明华一番,消消心中之恨罢了。

    她爱慕贺元慎,当初之所以推傅明华的丫环落水,便是有意要给她一个警告。

    当日她上船之时,听魏敏珠无意提起,贺元慎曾邀长乐侯府傅大娘子上船一事儿。

    当时容三娘子便心中不快。她爱贺元慎好些年了,一心想要嫁贺元慎为妻,最恨其他想打贺元慎主意的人。

    那时听了魏敏珠提及此事,她暗恨在心中,便借口将傅明华丫环撞落水里。

    可惜那警告并没有用,后来贺元慎依旧对傅明华献殷勤。

    虽然如今她已经是嘉安帝的人,此生恐怕跟贺元慎已经没有缘份,不过自己得不到的,她也不能让旁人得到!

    但没想到她唤住傅明华时,不止没能将她羞辱,使她流泪痛哭,反倒是自己吃了一肚子的怨恨。

    “哼,走着瞧!”容三娘指尖掐进掌心里,半晌之后冷哼了一声,转头出宫了。

    这里的事儿有人报进嘉安帝耳里,嘉安帝不由笑,他就爱看容三娘这副娇纵的脾气,宫里的女人大多柔顺了,又哪有与容三娘偷/情来得刺激?

    更何况她年轻貌美,脾气娇纵而使他感觉新鲜。

    内侍问了嘉安帝一声:“那贵妃娘娘那边……”

    “不必去管。”嘉安帝摇了摇头,容三娘性子娇,吃了这样的亏,定是不会咽下气,自己主动出手,又哪有她来央着自己求来得有趣?

    嘉安帝含了笑意低头看奏折,不再出声了。

    傅明华见容三娘冷笑着上了马车走了,才停在了城门口前,眯了眯眼睛。

    “娘子……”江嬷嬷有些担忧,那容三娘并不是个好惹的角色,今日傅明华与她说话时态度可没有半点儿客套,若是遭她记恨上,“恐怕容妃娘娘会心中不快。”

    碧云等人望着容三娘的马车驶离,眼中也露出怨恨之色。

    傅明华听了江嬷嬷这话,便不由轻笑出声来:“容妃?此时恐怕最想容三娘死的,便是容妃娘娘了。”

    听了这话,江嬷嬷不由呆了一呆,一旁消瘦的碧蓝却道:

    “莫非,皇上将容三娘幸了?”

    一句话令江嬷嬷身体一颤,正要喝斥碧蓝胡说八道,小心替傅明华惹来灾难,却眼角余光见到傅明华微笑着,并没有反驳碧蓝这话,江嬷嬷不由就呆了一呆,半晌之后压低了声音:

    “难道,难道碧蓝说的……”

    ………………………………………………………………………………………………………………

    这是第二更。。。

    感谢大家撸给我的月票么么砸,前两天求票被点娘吞了,我还以为这个世界缺少了爱。。。

    正想找出我珍藏多年的红领巾戴上求票呢……

    幸亏我还没有使出绝招!!!

    今天有三更。。。

    ~~~~~~~

    继续给我票票,让我多点动力撸字吧!!!(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