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二十七章 添油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若是如此一来,娘子您岂不是……”碧云有些着急。

    容三娘是嘉安帝情人这一情况原本不应该值得让人如此意外,前朝至今风气一向开放,别说姑侄共侍一夫,便是母女共侍一夫的情况也十分正常。

    之所以江嬷嬷会意外,是因为这些年来嘉安帝对容妃之宠,简直达到了眼中再容不下旁人的地步,连当初风华绝代的崔贵妃都看不在眼中,此时竟会瞧中一个未及笄的丫头。

    “是啊。”碧云一提醒,碧箩就不由有些着急了:“若是此事为真,皇上竟赐她小辇坐,岂不是极为受宠?”

    “刚刚娘子您开罪了她……”容三娘可不像是心慈手软之辈。

    当初傅明华没有开罪她,碧蓝却也遭了她毒手。现今傅明华开罪了她,她必定会记恨上傅明华的。

    容三娘身后又有嘉安帝撑腰,往后怕是麻烦不断了。

    江嬷嬷此时不由有些后悔起今日进宫,连连道:“没看黄历,惹下这般大祸。”

    “急什么?”

    傅明华笑了一声,眼角余光已经看到有内侍朝这边行来,她认出了是崔贵妃宫里的人,嘴角边笑意不由加深:“我是故意惹她发火的。”

    碧蓝听了这话,怔愣了片刻,还没明白她这话是什么意思时,那内侍已经快步出来,行了一礼:

    “傅大娘子到得真早,娘娘可等得急了。催奴快些。”

    碧云拿了荷包就塞了过去。

    来到蓬莱阁时,湖面上的水与傅明华之前看过的冰天雪地相比,无疑此时的蓬莱阁景致更美了许多。

    湖面蹿出了大片大片的荷叶。蓝天之下那清澈的池水映着荷叶,被映照成碧绿的颜色。

    崔贵妃半倚在栏杆旁,扔了东西进池里,那满池的鱼儿便游来蹿去,竞相争食。

    傅明华过来时,崔贵妃并没有转过头,只是拍了拍手。那掌心之中的食物便如雪一般纷纷往下洒落。

    她笑出了声:

    “元娘,我每日最爱喂的,便是这一池富贵鱼么?”

    那些色彩斑斓的鱼儿灵活的在荷叶间游动。傅明华上前还没来得及见礼,便听崔贵妃问话了。

    傅明华看着崔贵妃那张白皙美貌的面庞,岁月对美人儿总是格外的厚待,她体态丰腴。肌肤晶莹剔透。有种少妇成熟的美,可惜此时能赏得了她美色的,却只是傅明华。

    她没有出声,崔贵妃却笑了:

    “我知道你聪明。”崔贵妃上半身微侧,冲她伸出一支圆润白皙的胳膊,另一只手则是指着池下方。

    这个动作吓了静姑一跳,她却唤傅明华过来:“元娘,你觉得这池中的富贵鱼。可像我?”

    都是被困在池中,与一群女人竞相抢食。

    “宫里岁月长。总得找个事儿来打发时间。”

    崔贵妃亲热的拉了傅明华的手:“进宫时,可见到了?”她这话问得没头没脑的,但傅明华却一下便明白了崔贵妃的意思。

    她应该指的是容三娘子了。

    恐怕崔贵妃是有意让自己看见,所以接引她的内侍才晚了片刻到的。

    她拉了傅明华的手往宫殿中走,水红色半透明的恒州贡春罗摆尾便拖到地上极长,更显她体态婀娜。

    静姑拉了江嬷嬷等人往另一侧走,崔贵妃其余心腹远远的跟着,不上前打扰了崔贵妃与傅明华的谈话。

    “半个月前,皇上允容三娘留在容妃宫里陪伴,当夜皇上是歇在容妃宫里的。”崔贵妃这话傅明华一听便懂了。

    容妃身怀有孕,如今消息虽未传出,可却已经不能再侍寝了。

    嘉安帝正值年富力强之时,虽偶尔也去看看容妃,却也好长时间没宿在容妃宫里了。

    宫里人都传容妃失了宠,而此时嘉安帝留宿容妃宫里,便不是幸她,而是有可能幸她宫中其他人了。

    不过第二日却未有封赏,倒是容三娘据说病了一场,当天就匆匆出宫了。

    自此之后,嘉安帝便允容老夫人与容夫人能自由进出皇宫。

    又道容妃对容三娘子极为喜爱,便索性不时留她在宫中陪伴。

    只是容三娘子究竟陪谁,崔贵妃却心里有数。

    “皇上对她倒是有些上心,虽未封名位,不过却颇多恩宠。”崔贵妃伸手压了压鬓角,含笑望着傅明华的脸看:“恐怕容妃已经有所知晓了,却能沉得住气。”

    两人进了宫里,崔贵妃并未停下脚步,反倒拉了傅明华绕着游廊走,右侧转角处有一扶梯,可上二楼,傅明华伸手扶了崔贵妃上楼,她踩上二楼时,傅明华还在阶梯之上,崔贵妃侧转过身来,居高临下含着笑意望着她道:

    “不过此时越冷静,他日便越疯狂,这好戏还在后头。”

    崔贵妃说到此处,一双杏眼之中闪过狠意。她与容妃也算是打了多年交道,对彼此性格都十分了解。

    “我还怕这火不够旺,便添了一把。”

    傅明华眯了眯眼睛,缓缓开口。

    她将想要在自己面前摆威风的容三娘激怒,便是要让容三娘吃亏之下,求嘉安帝了。

    容三娘是嘉安帝的女人,迟早会有封位名号的。

    今日傅明华以她没有封位回绝容三娘要她跪下的要求,依容三娘性格,必定会回头便求嘉安帝赐她个物件,往后好整治自己。

    如此一来,容三娘只要有所要求,容妃便必定会沉不住气的。

    换了旁的女人,恐怕她不见得会放在眼里,可是同是姓容的姑娘,性格又如此讨嘉安帝欢心,最关键的是容三娘这样的生涩青嫩,会提醒她已经年华老去,哪怕她仍有得宠,但容妃心中必定是不能平静的。

    不怕她出手,就怕她沉不住气。

    崔贵妃听傅明华说了今日发生的事儿,不由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你这孩子,倒是心思玲珑。只是你如此得罪容三娘,可有想过后果?”

    “不过躲她一年半载。”

    傅明华这话让崔贵妃愣了一愣,接着又掩嘴笑出了声来。

    说完了正事儿,傅明华开口道:“娘娘前些日子赐的东西……”

    ………………………………………………………………………………………………………………………………………………………

    第三更。。。感觉自己最近真是勤劳得不要不要的,胸前的红领巾仿佛更鲜艳了呢。。。

    求月票。。。

    我感觉移山的愚公一天绝壁没有我抖动手指头撸字的次数多,求表扬脸~~~

    另外,我明天一大早要回老家,今天因为是三更。。。所以我明天更新不会准时!!!

    不过伦家明天晚上会争取星夜兼程回家。。。求月票鼓励。。。不然我一定会躺在马路边,装晕倒求警察叔叔带我回家的!!!(未完待续。)

    ps:  第三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