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三十章 遇上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这两位妇人穿着青布衣裳,进阁之后便抬起头来,恰巧与转过身的傅明华目光对上。

    其中一位妇人年少,约摸十四五,另一位则年纪大了许多。

    那年纪大些的妇人其貌不扬,一双眼睛却是上下打量傅明华看,眼中闪过精明之色。

    江嬷嬷正要扶了傅明华上楼,傅明华却望着两人,眉头微皱:

    “谁允你们进来的?”

    望江阁乃是靖王府柳家的地方,平日只供洛阳权贵玩耍,今日卫国公府的娘子既然发了贴,此地便必定是被贺元慎等人单独留了下来,不允外人进出。

    这两位妇人之中,其中一位年纪偏大,另一位则是极为面生,不可能受卫国公府邀请。

    傅明华之所以如此肯定,是因为她认出了这两位妇人,那位年长一些的妇人,便是陆长元的娘子,陆长砚的嫂子。

    陆家到后来虽然名满天下,可此时的陆长元只是陇西出来的一个由太守姚焕致推荐来的寒门之士,他又未中进士,他的娘子许氏也并未妻凭夫贵,这样的地方,并不是他们能有资格进得来的。

    而后者,则是梦里‘傅明华’曾看到过的陆长元妾室闻氏的画像了。

    梦里的‘傅明华’嫁进陆家时,闻氏早已难产而亡。

    她一开口,两个妇人相互望了一眼,许氏上前一步,不由就道:“此地,此地竟是不能来么?实在是对不住了。”

    许氏陪着笑脸。拉了年轻的捂着肚子的小娘子要出望江阁,楼上却传来脚步声,傅明华下了楼梯站到一旁。一身蓝色粗布长衣的陆长元就从楼上下来了。

    他与其弟陆长砚相比,容貌自是不如,样貌堂堂正正,神色严厉,下来之时与一旁的许氏使了个眼色,许氏与他夫妻多年,心意相通。不由就道:

    “娘子不知是哪家府中小娘子,请借一步说话。”许氏脸带微笑,江嬷嬷一听这话。便有些警惕了。

    许氏自然瞧得出来,连忙就道:“我的夫君乃是陇西陆长元,得太守青睐,经指点之后。才前往神都。”

    “初来乍到。不懂规矩,竟冲撞了娘子,不知娘子是哪家府中的贵人,若是将来得缘,必定上门赔礼道歉。”许氏温和的说话,傅明华没出声,楼上陆长元低头匆匆下来,经过她身侧时。江嬷嬷侧身挡在傅明华身前,避开了他的目光。

    “不必了。”

    傅明华说了一声。碧云要扶着她上去,许氏有些着急:

    “要的要的,还要多亏娘子提醒,否则便犯了大错。”

    “又不是什么罪事儿,我家娘子既然说了无碍便无碍,这里是靖王府的地方,闲杂人等,还是早些离去为妙。”

    碧箩开口,许氏就道:“多谢提点。”她顿了顿,“只是我初来乍到,也不知这望江阁若要前去北市,要往哪个方向呢?”

    傅明华这会儿看得出来,许氏这样,兴许是想要引她离开。

    许氏容貌虽不出众,但与陆长元成婚多年,与他心意相通,极得陆长元爱重,行事手段都不一般。

    楼上之前她听到有人说话,肯定不止陆长元一个人。

    既然许氏不想要让她知道,这个人便必定是跟陆长元相识,且身份不一般的。

    能进望江阁,非有头有脸的人不可。傅明华想起梦里陆长元忠于嘉安帝一人,是个纯臣,不与任何朝臣权贵私下交好,来往的都是读书人,便抿了抿嘴角。

    她看了江嬷嬷一眼,江嬷嬷微微点头,傅明华这才朝阁外走,向许氏指路。

    许氏欢天喜地的跟她一块儿离去,屋里人一出来,阁中便有人下楼,走另一条路离开了。

    那陆长元夫妇本来便是借机拉她离开,此时目的一办到,向傅明华再三感谢之后便离开了。

    傅明华回了望江阁,上了楼正想问江嬷嬷之前看到了谁,却没想到燕追正坐在窗边的椅子旁,侧头正往窗外看。

    她抿了抿嘴,将要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一时间悄悄想要往楼下退。

    “过来。”燕追没有转头,却显然发现了她,傅明华叹了口气,朝他走了过去。

    “躲什么?我就这么可怕?”

    燕追转过头来,偏着脑袋朝她看。傅明华没有答他这话,反而问:“殿下之前就在这里了?”

    他点了点头,曲指敲了敲桌面,示意她坐下。

    “看到姓陆的与高甚正在说话。”

    燕追似是知道傅明华心中所想,直接便回答出来了。

    傅明华不由有些防备,最近三不五时总是见他,可见并非偶然了。

    她顿了片刻,轻声问道:“殿下怎地来望江阁了?今日龙舟赛事,殿下不是应该与娘娘一道观赏吗?”

    端午节的划龙舟比赛,宫里人也会观赏,更有官府会组织赛事,算是国家认定的节日。

    傅明华原本以为自己这样一说,燕追面子过意不去,定会找个借口搪塞过去。

    却没想到他仰起头,一双眼中露出委屈之色:

    “元娘,我知道你要来望江阁,难道我来看看,都不可以?”

    向来傲气十足的燕追露出这样的表情,以有些委屈抱怨的口吻说起这话时,傅明华只觉顿时措手不及,脑海中一片空白,微张了嘴儿说不出话来。

    “难道我的心意,你还不明白吗?”他似撒娇一般,反倒令人难以招架。

    傅明华难得瞠目结舌,睁大了双眼说不出话来。她宁愿燕追冷淡的,与她毫不相干,也总比现在这般好,让她不知如何应对。

    一时间只感觉一股热气往脸上涌,虽然极力想要做出镇定的模样坐下来,但眼睛却不再看他。

    燕追看她双颊晕红,不由一笑,手朝她放在桌上的手碰去,她连忙将手收了回去放在腿上,燕追知道见好就收,神色一正:

    “你可知道陆长元是谁?”

    他说到这儿,将双肘撑在桌上,双手交叠,将下巴靠了上去,笑道:

    “看来姚焕致对他恐怕并不了解。”

    他问的话,并不是在问傅明华知不知道陆长元这个人,而应该是指,问自己知不知道他的背景。

    只是明明之前的事情还没有说清,他自己惹得旁人心神不宁,他倒好,话题一转,又开始说起其他的话来。

    ……………………………………………………………………………………………………………………………………………………

    第二更。。。燕三儿傲娇求票。。。

    今天白天我出门陪我老公去医院了~~所以更晚了。。。

    求大家拿月票宠幸我!!(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