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三十一章 余孽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傅明华双颊微红,燕追看着她道:“陆长元与……”他说到这儿,顿了一顿,傅明华本能的朝前倾了倾身体,想要听他说话。

    燕追却是伸出手指,沾了一些桌上杯中的茶水,在桌上写下了‘前朝余孽’这几个字,再抬眼看傅明华时,就见她神色一正,眼中的羞涩之色渐渐的便散了,神情有些凝重,思绪都不知飞到哪处了。

    他悄悄的伸了手,去摸她薄薄的轻罗下半隐半现的手臂,那手臂似白玉般,圆润细腻,少女的胳膊与他并不相同,那种手感难以言喻,他眼神一晃,看她又有些羞恼,不由将手掌一握,将她手臂掌在手中,拉了她一下:

    “此事姚焕致还不知,元娘,你向我推荐他,是有心还是无意?”

    傅明华一开始想起了一些梦里不解的情景,此时听燕追说陆长元与前朝余孽有关,心中的困惑便顿时解开了大半。

    燕追的举动将她思绪拉了回来,那些梦里的情景留给她的绝望、痛苦顿时都散了大半。

    他这样动手动脚的,傅明华正要挣扎,却被他拉近,又听他问起此事,傅明华自然摇头:“当然是无意。”

    事实上她是有心的,陆长元有才,可是梦里的事儿她又十分不解。

    陆长元进洛阳之后,便很快在洛阳之中展露头角,不知为何,梦里的陆长元投靠的却并不是燕追,而是求了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李辅林李大人。

    李辅林是标准的保皇派。一心只效忠皇上,他不知为何,得了李大人的青睐。最终投靠嘉安帝,并在当年的试场中,一鸣惊人,考中进士,而名动天下,受嘉安帝常识,进入了六部中书省门下任中书舍人一职。

    有李辅林提拨。陆长元虽是寒门出身,又有才华,且得嘉安帝常识。仕途之上便一帆风顺,不足两年便被嘉安帝破格提拨,任中书侍郎。

    那时的陆长元深谙做人之道,在朝中人缘不错。他有一个弟弟。名叫陆长砚,人到十九便未成婚。

    陆长砚长相世无双,可惜一双腿却有残疾,虽能行走,却在走路时,一瘸一拐,而遭人嫌弃。

    再加上陆家底蕴太低,陆长元又自识甚高。认为寻常女子配不上自己的弟弟,挑来捡去之后。那时有人为了讨好皇上眼中的红人,李大人的门生,便提出长乐侯府中有个嫡长女,名叫傅明华,母亲乃是四姓之一的江洲谢氏女,教养、身份无可挑剔,年纪也是相当。

    陆长元打听之后确认无误,便上傅家门提亲。

    那会儿的傅家已是日薄西山的处境,能与陆府这样的人家结亲,自然是欢喜不尽。

    再加上陆长元对他的弟弟又极为爱护,若是能有陆长元的庇护,对傅家来说自然是好事一件。

    傅侯爷答应了这桩亲事,出嫁之后梦里的‘傅明华’便心中郁结。

    不是因为丈夫的残疾,却是因为她出身高贵,最终却被匆匆配了陆长砚而感到有些不喜。

    婚后陆长砚虽风姿过人,可是对她却并不亲近,两个月后她身怀有孕,生下嫡子陆怀琅,却最终不知为何,在生出不久之后,许氏便要求将陆怀琅过继大房。

    那时‘傅明华’拼死拒绝,陆长砚却一意孤行。

    事后府中似是惹了什么麻烦,梦里的陆长砚要接一个陆怀陈的孩子到洛阳。

    陆怀陈是陆长元的侍妾闻氏所生,闻氏产子难产而亡,陆怀陈比陆怀琅长了三岁,可是闻氏好似并不受宠,早早被打发到陇西养胎,陆怀陈府里人也并未见过。

    那会儿‘傅明华’敌不过陆府中人,眼睁睁看着儿子被抱到大房,简直要比了她命还痛。

    陆长元要前去接陆怀陈,可要带陆怀琅同行。

    ‘她’试图问陆长砚要将陆怀琅带到哪儿去,可是夫妻成婚数年,感情却极淡。

    人人都羡慕她丈夫不纳妾,不收房,可是谁又知道夫妻之间的感情?‘她’看透了陆长砚,对他不再抱有希望,却唯独舍不得自己的儿子。

    最终陆长元回府时,带回一个孩子,却说这是陆怀琅。

    府中的人都说这是‘她’的孩子,可是‘傅明华’却知道不是。

    ‘她’追问陆长砚,陆长砚对她避得更凶了,态度也生疏淡漠,最终不知是不是内疚,告知她陆怀琅死了,死在了回洛阳的途中。

    他不说是因为什么死的,可是‘傅明华’却不甘心,她曾让江嬷嬷查询过,可是陆长元应该是察觉到了她的举动,对她管控严格。

    陆怀琅死了,她与陆长砚感情不和,在陆长砚眼中,避她如洪水猛兽,活在陆家,处处受制。

    ‘她’写了书信,交给江嬷嬷,请她带回江洲,最后才不过二十三四,便郁郁而终。

    只是死归死了,那种不甘与绝望却留了下来。

    傅明华从小做这样的梦,心里对于谢氏有种本能的抵触与不喜,她能长到如今,从小看到梦里的事儿,使她不肯轻易相信任何的人。

    陆家有事情瞒着‘她’,陆怀琅死得不明不白的,她想要为另一个‘她’找出缘由来,因此在燕追问起她贺元慎时,她却向他荐起陆长元。

    燕追此人性情谨慎,梦里的‘他’野心勃勃,却没有收陆长元到门下,这一点实在不可思议。

    陆长元后期时与燕追并不亲近,照理来说他是陇西太守姚焕致推荐,姚焕致与燕追恩师姚释之间又是同族关系。

    有这样的原因,燕追却不用有才的陆长元,必定就是因为燕追查出了陆长元的底细。

    她想借燕追的手查陆长元,心里笃定他最后必有收获,否则这个阴险狡诈的狐狸不可能放过陆长元,如今看来他果然机警,原来是陆长元与前朝余孽有关的原因。

    “当真无意?”

    燕追看她眼中似是忧郁,手指不由轻轻摩挲,那纱罗原本就细腻非凡,她的肌肤光滑,轻擦之下使他手指产生一种酥麻的感觉,从指尖处传进他心里。

    ……………………………………………………………………………………………………………………………………………………

    补第三更。。

    求月票。。。我已经精尽了。。。

    大江东去,精掏尽……

    憋误会,我是指我的精力已经被掏干了。。。

    我忘了我要怎么求票。。。

    大家将就看看吧。。。

    因为我现在已经进入极限困倦的时间。(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