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三十四章 阴氏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一群人接二连三的追了出去,苏氏却坐着没动,反倒似笑非笑的望着她看:“我倒是小瞧你了。”

    “你不去追?”

    傅明华气定神闲坐在椅子上,对于容三娘临时走撂下的狠话是半点儿不放在心上。

    苏氏便垂了眸问:“你当真就不害怕?还是仗着三皇子与贵妃娘娘呢?”

    她这话让傅明华本能的觉得有些不大对劲儿,苏氏似是知道不少。

    只是这会儿追问苏氏,显然她也不会说。

    傅明华将这事儿记下,右侧嘴角微弯:“害怕?”

    “她是皇上的人,我们心里都清楚。”苏氏解释了一句,傅明华就轻轻的笑了:“苏娘子,你是不是当真一心扑在世子身上了?”

    旁的事儿半点也看不进眼中。

    莫非苏氏还以为,崔贵妃召她出力,还真只是为了给贺元慎除去了一个对他十分觊觎的对象罢了?

    苏氏怔了一怔,回过神来时,看傅明华的脸色便有些复杂了。

    看来她已经想清楚了,今日之事儿,容三娘哪怕再爱贺元慎,但依她性格,也是恨毒了自己。

    若是有意在自己面前立威,便必定会求嘉安帝的。

    但是她跟嘉安帝之间趁容妃身怀有孕时便偷偷幽会,并还借着容妃的名义。

    这对于容妃来说恐怕是个天大的耻辱了。容三娘不求不争便也罢,若是她能求能争,嘉安帝要是对她的宠爱不多,只是玩弄她,不应她的请求,那么她的威胁便不可怕。

    而嘉安帝若是宠她宠到愿意给她份位让她能扬眉吐气,那么容妃恐怕便睡不安稳了。

    不消傅明华担忧,恐怕最后容妃都能要了容三娘性命!

    “傅妹妹好手段。”

    苏氏想通这些,不由低声夸赞:“季昭心里还当你如天山之雪,若是他知道你这般心狠手辣,可还会爱慕你?”

    她语气有些发涩,明明骨子里都是相同的人,谁也不比谁恶毒,可偏偏贺元慎却爱傅明华。

    苏氏咬着嘴唇,有些不甘,傅明华却只是微笑着伸手牵了牵衣襟:

    “苏姐姐是在跟我说笑吗?”她学着苏氏亲热的口吻,可神情却无半分亲昵之态。

    不过为了自保罢了,心软的人最终得不到什么好下场,她也只是想要好好的活着。

    “恐怕此时大家并不想要看到我,我便先行离开了,下回再来赔礼告罪,劳烦苏姐姐替我转告一声。”苏氏恐怕恨不得她早走才好,必定会为她转达的。

    傅明华今日出门就是为了容三娘,如今目的达到,也不想再留下来了。

    见苏氏应了之后,领了人便下楼。

    五月初八宫里崔贵妃赏来了十匹绢罗,色彩绚丽。

    宫人们捧了东西进来时,那颜色几乎晃花了白氏的眼。

    她也眼馋这样的好东西,更不要说年轻一些的其他人了。只是宫人送东西来时说了,这些是娘娘赏赐给傅明华做衣裙的,白氏哪怕再想要,也是不敢再说了。

    赏荷宴订在了六月中旬,而五月底便是阴丽芝嫁入洛阳定国公府的时间了。

    江嬷嬷问要拟什么礼单。

    虽然傅明华对四姓并不亲近,可是阴丽芝在洛阳时跟她也算是关系尚可,她想了想,让江嬷嬷装了一些寻常礼品之外,又额外加了一套红宝石头面、一对江西御窖烧的彩马、宝瓶以及前朝名士字贴一套。

    另外首饰、衣料、药材等也有,加了这些便更显亲近。

    江嬷嬷点了点头,显然也觉得傅明华这样的安排极好。

    可是想想这些事儿原本应该长辈来操持,最终却是要她自己打点,心里不免又有些酸楚了。

    阴丽芝成婚那日,虽不如云阳公主当初出嫁时的气派,却在豪华之上又更胜几分。

    淮南阴家家底之丰,此时便可见一斑。

    今日阴丽芝与薛世子大婚,未出嫁的娘子自然便不宜出席。

    傅明华还想着哪日等阴丽芝得空再去拜访她,却没想到她才嫁入洛阳不到十天,便上了门来。

    与几年前相比,阴丽芝容貌未有大变样,只是眉眼之中却添了几分狠色。

    傅明华带她在长乐侯府四处游转,她这一趟过来看得出来心事重重,也不是要成心玩耍,走了一会儿便喊累了,拉了傅明华坐下来。

    “你给我送的礼,我都瞧见了。”阴丽芝拉了傅明华的手,贴了贴自己的脸颊。

    “怎么了?”她似是情绪有些低落,傅明华不由问了一声,阴丽芝便坐直了身体,忍了半晌,最终仍是没有忍住,冷声笑道:

    “无碍,不过是有些跳梁小丑,使我心中不快。”

    她说完,便撇了撇嘴角:“待过些时间,有的是方法收拾她。”

    “元娘,我现在大致能理解当初姨母心中的感受了。”

    阴丽芝靠在傅明华手臂旁,眉眼间虽然仍能见高傲,但眼里已经露出点点忧愁来了。

    “人人都以娶四姓、望族、世族女为荣,偏偏有人娶了也不珍惜。”她也不知有谁可说,这洛阳之中,怕是唯有与她年纪相仿,母亲谢氏又与她有相同经历的傅明华能理解得了她。

    “薛涛宠通房赵氏,整晚整晚不回房歇息。我才成婚几天,他便这样不给我留脸面?”

    阴丽芝冷笑着,手掌握成拳头:“当我是那面团子,任他捏圆捏扁?”

    傅明华看她一脸怒容,不由就问:

    “你准备怎么做?”

    “一个贱籍出身的丫环而已。”阴丽芝淡淡就道:“不懂规矩礼仪,我准备让周嬷嬷找人好好教她一番规矩。”

    傅明华听了这话,眉头就皱起来了。

    阴丽芝看了一眼,不由就问:“怎么?元娘你觉得不妥?”

    “她本来就是下人出身,能得世子宠爱,没有几分过人之处,岂能出得了头?”

    阴丽芝若是要教她规矩,倒是正中人家下怀。

    “新进府的世子夫人善嫉,折磨受宠的通房,拉低了你的身份,不是还让人白得好处?”

    薛涛到时认为她善嫉,折磨心中的人,到时更会对阴丽芝怨恨不已了。

    ……………………………………………………………………………………………………………………………………………………

    六一儿童节了。。。

    我是要月票的宝宝!

    第二更。。。

    我今天还要出门。。。如今今天没有更新,我明天会慢慢补!!!

    月票来鼓励我。。。(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