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三十七章 嫉恨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她随长公主在殿中陪贵妃娘娘。”阴丽芝提起薛夫人时,神色冷漠:“元娘,赵氏那贱人想算计我,故意在我面前伏低做小,使薛涛看见,以为我待她不亲切。”阴丽芝冷笑了一声,撇了嘴角:“她既要如此,我便遂她心意,让人将她打死了。”

    想起当时赵氏开始以为奸计得逞时的那张脸,阴丽芝忍不住捂了嘴笑出声来。

    “多亏了你指点,否则我还不能醒悟过来。”

    阴丽芝当日前往傅府,与傅明华交谈之后,阴丽芝突然回过神,她回府之后,便向薛夫人彭氏要了赵氏的契子。

    赵氏想要算计她,便想要激怒她,以便她折磨赵氏,好使薛涛看见。

    谁料赵氏错估了阴丽芝,以为她不过就是折磨她一番而已。

    没想到赵氏自以为有心机,阴丽芝却比她想像的要心狠手辣得多,就着赵氏的打算,直接便让人将她活活打死。

    赵氏那时是活活痛死的,她满心以为算计好时辰回来的薛涛并没有能解救得了她,薛涛回来时便只是看到赵氏的尸体。

    当时薛涛便险些发了疯,至今还失魂落魄的。

    “得注意薛夫人。”

    傅明华看阴丽芝一脸的傲气,提醒了一句。

    阴丽芝听了这话,便笑出了声来:

    “我知道你对我好!”

    阴丽芝看着回廊下的太液池水:“她就是恨我又如何,我不惧!我也要让薛涛看看,他只要敢找女人回来,来一个我便弄死一个,来一对我便给他弄死一双。他既然娶了我,若不喜欢我,想让我守活寡,我便要让他一辈子断子绝孙!”

    她说这话时,一脸阴狠,显然不是儿戏。

    名门望族的女子一向骄傲,尤其是四姓,阴家本身又是目前朝廷拉拢的主要对象,定国公府娶了她回去,也就由得她折腾,就是告上嘉安帝那里,恐怕嘉安帝也只会劝薛家隐忍。

    傅明华也就点了点头。

    阴丽芝骄傲,却有骄傲的资本。

    “不说我了。我看姓容的好似有些恨你,等会儿你瞧我怎么收拾她,替你出气!”阴丽芝勾了一侧嘴角冷笑,傅明华就将她制止了:

    “不用,我心里有数,”她说到这儿,看阴丽芝有些不信的样子,不由就道:“你不要插手,收拾她干什么?我还要她再嚣张一些呢。”

    阴丽芝愣了愣,但看傅明华神色认真,不像是与她说笑的样子,这才点了点头。

    两人站在角落里说了会儿话,进宫里来的人渐渐多了,这角落也不太清静,才回到了蓬莱阁主殿之中。

    整座蓬莱阁都是依太液池而建,主殿极广,绕过弯弯曲曲的长廊,是一条可供十来辆马车并行的宽阔通道,直通主殿之上,气势巍峨。

    此时那条白玉铺就的路上已是不少人,阴丽芝与傅明华回到主殿中时,崔贵妃正在主殿之中与人说话,见到傅明华只是冲她使了个眼色。

    崔贵妃身旁围了不少人,除宫郭嫔等人之外,还有定国公府薛夫人也在。

    “外头荷花开得正好,我们在这里坐着做什么?不如出外走走。我让人备下了莲子羹,大家可以尝尝。”

    一群人都点头应好,唯有郭嫔在看到阴丽芝时,脸上露出了怨恨之色。

    出了殿内,朝后走去,外间是一极阔的平地,四周以白玉雕刻,下方以石柱支撑,站在栏边不少长出水面的荷花与莲叶几乎已经探入到栏边来,给人一种好似踩在水中央的感觉。

    中间石桌之上摆了糕点,傅明华随着崔贵妃出来时,侧身趴在石栏之上的容三娘正伸手揪着荷叶。

    她半披着青丝,扭腰的动作显得那腰肢似柳条似的,旁边站着郑国夫人吕氏。

    让人有些意外的,是郑国夫人生了容三娘这样貌美的女儿,可吕氏本身却并不美貌,只是清秀而已,可是那通身气派,却又是一般人比不了的。

    崔贵妃看到容三娘母女,不由就翘了翘嘴角。

    “到处找你们,却不想你们躲在这里。”崔贵妃笑了一声,容三娘便将头别了开去。

    宫里人对于她的事儿已经渐渐清楚,嘉安帝最近幸她的时间不少,这样的宴会其实她并不想来参加的,她担忧自己的秘密迟早会守不住,贺元慎便离她越来越远。

    可是无论如何,容家里却不允许她躲下去。

    嘉安帝能宠她是好事,她这样的情况,哪怕就是躲得了一时,也躲不了一世,她是迟早会进宫的,并且得在容妃生下龙种之前巩固她的地位,以便将来失宠。

    还未入宫,便被父母耳提面命要争宠。

    容妃老了,皇上至今未立太子,她也不是没有希望的。

    她心中凄苦,摆脱不了家里的安排,便尤其怨恨未像她这般,才将十四,便一生早已注定的少女。

    尤其是傅明华,最遭她怨恨。

    傅明华轻易的能得到她渴望却以后永远都不能再得到的东西,她比自己也小不了多少,可是她的未来一切都有可能。

    凭什么贺元慎看中她,崔贵妃护着她?将来她甚至有可能会嫁进卫国公府,而自己却只能陪着已经四十来岁,年纪不小的嘉安帝。

    崔贵妃与傅明华向来亲厚,容三娘心中对她也有些怨气,此时崔贵妃开口说话,容三娘便将头别了开去。

    反正都是嘉安帝的女人,虽然她地位高,可是却不如容三娘受宠,连比她年纪大些的容妃也斗不过,容三娘心里也不太看得起她。

    郑国夫人捏了女儿一把,容三娘这才转过头来:“娘娘既然找得到,又怎么能叫躲?”

    她扬着眉梢,少女的脸上嫩得仿佛能掐出水来,带着一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势。

    周围人都有些尴尬,郑国夫人却是笑了两声:

    “娘娘不要与她一般计较,她被臣妇与夫君宠得失了分寸。”

    郑国夫人虽然是陪着罪,但语气里却不见几分惧意。

    容家向来与崔贵妃不合,得罪也就得罪了。

    更何况容三娘这脾气在嘉安帝面前也未见收敛几分,自然不可能在崔贵妃面前伏低作小了。

    …………………………………………………………………………………………………………………………………………………………………

    第三更。。。

    我想晚点一起传的。。。但是书评区好多妹纸等急了。。。

    然后我的管理妹纸不愿意再给我背锅当锅王。。。

    所以我只有忍痛先发一章~~~

    顺便我想说,我还没有食言,凌晨三点半,我还奋斗在撸字的前线。。。

    救命,快给我票,这是救我的药!!!

    卧槽,我真是大湿人!!!(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