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三十八章 芥蒂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郑国夫人虽然是陪着罪,但语气里却不见几分惧意。

    容家向来与崔贵妃不合,得罪也就得罪了。

    更何况容三娘这脾气在嘉安帝面前也未见收敛几分,自然不可能在崔贵妃面前伏低作小了。

    再加上郑国夫人如此做,也是有她原因的。若容三娘惹出祸事,嘉安帝必会替她出头的,如此一来正好借机逼嘉安帝给个名份,以待将来容妃生产之后,容三娘能与她分庭抗礼。

    “三娘倒颇有容妃妹妹脾气风采。”

    崔贵妃说这话时,眼角余光看到容妃正由宫人扶着朝这边缓缓走来,显然她刚刚说的话让容妃一字不落的听在了耳内。

    “想当初,我当初容妃妹妹时,还是十多年前的事了,那样的妙人儿,我至今还忘不了。”崔贵妃说到这儿,顿了顿,这才像是发现了容妃一般,冲她招手:

    “这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崔贵妃笑着:“一提到你,就来了。”

    众人都是陪笑,容妃却是笑容冰冷。

    她与崔贵妃相识多年,自然知道崔贵妃说这些话是要故意气她的。

    可哪怕明知崔贵妃阴谋,容妃还是上当了。

    “你瞧瞧,容氏盛出美人儿,果然名不虚传,妹妹看着,是不是这三娘颇有几分妹妹当年的风采?”

    崔贵妃指了容三娘,望着容妃笑,那笑容刺痛了容妃的心。

    容三娘正站在她对面,神态冷傲,确实与她少女时期相似。容三娘的脸颊剔透白嫩,不上脂粉也是那般水灵。

    哪怕她养得再好,也始终比不过正当豆蔻年华的容三娘。

    容妃身体微僵,脸上却露出笑容来,看也不看容三娘一眼,望着崔贵妃就道:

    “姐姐不要夸她,免得她得意忘形了。”容妃此话一语双关,若是以前容三娘没有侍候嘉安帝时,听容妃这样说恐怕只觉亲近。

    但是现在她听容妃这样一讲,总觉得心中不快,像是容妃在警告她一般。

    只是碍于容妃长辈的身份,低垂下头没有说话。

    傅明华看了一旁的郑国夫人一眼,吕氏脸色有些发僵,显然容妃为难她的女儿,使郑国夫人心中已经有些不快,只是利益当前,她将这丝不快强忍下去了。

    崔贵妃微微一笑:“且坐下吧。”

    郭嫔先扶了崔贵妃坐下,这才看了阴丽芝一眼:“这位,可是前些日子皇上封赏的定国公府世子夫人了?”

    她眼中带着恨意盯着阴丽芝看,傅明华只稍一寻思,便知道郭嫔这恨意的由来了。

    郭嫔当初许谢利贞为妻,最终却贪图洛阳富贵,而进入皇家。

    若是成为嘉安帝的女人之后,她过得好也就罢了。可偏偏她过得一点儿不好,自然便有些后悔。

    否则数年前傅明华随谢氏进宫时,郭嫔也不会追在谢氏身后了。

    而阴丽芝的姑母阴氏嫁给谢利贞为妻,郭嫔心里恐怕是将阴氏当成抢她夫君的仇人了。

    她极力想将话题引到阴丽芝身上,可惜崔贵妃却并不如她意,反倒是点了点头:

    “说到夫人,容妃妹妹此次孕育皇嗣有功,皇上恐怕会大加封赏。”

    赏是赏了,若是没有出容三娘这事儿,容妃自然是心中舒坦。

    可因为出了这些事儿,容妃总觉得嘉安帝对她就像是补偿。

    她顺风顺水太多年,此时冷不妨遭了这样一击,只觉得心中痛恨难当。

    一群人听了这些话,只恨不能个个装聋作哑才好。

    由靖王妃率先提议说想要去园中走走,一群人先后便离开了,崔贵妃却留了傅明华,示意她为自己剥瓜仁儿,坐在了一侧。

    除此之外,宫中的人都没有离开,容三娘母女也在。

    容妃捂着肚子,冷笑着望着崔贵妃看,旁人走了她却坐着不动,留下来的人便都是宫中各人亲信了。

    大唐後宫妃嫔掺入朝堂政事儿并不稀奇,此时傅明华看着留下来的定国公府的长公主等人,心中便有数了。

    “莲子孕妇也是能食,妹妹尝尝,若是喜欢,我让人送些过去。”崔贵妃招呼着,容妃便伸了手指戳了两下桌上的糕点:

    “怀孕之后胃口不佳,山珍海味也是食之不下,多谢姐姐美意了。”

    崔贵妃笑了笑:“还是该养好身体,多吃一些。”

    容妃笑容发冷,也不出声。

    “我这宫里,旁的没有,荷莲却是不少,这些糕点都以荷莲制成,味道倒是不俗。”

    郭嫔等人自然是谢了礼,都摊开帕子接了东西,小小口的喂进嘴中。

    容三娘也接了莲子糕,刚一吃完,也不知怎么回事,俯头便干呕了一声,这下可将人吓坏了。

    一旁未碰糕点的容妃目光一冷,转过头来,容三娘一脸的茫然,将脏了帕子递给下人,拍了拍胸口,又干呕了两声。

    郑国夫人伸手轻拍她背,她直起身来:“无碍,兴许是吃得急了。”

    容妃目光如箭,直戳容三娘后背心。

    崔贵妃转头冲静姑吩咐:“去请了寻娘来为三娘子把脉。”

    “不必了!”

    “不必了!”

    容妃与容三娘同时开口,崔贵妃的嘴角便微微的扬起来了。

    傅明华安静的坐在一旁装聋作哑,为崔贵妃剥瓜籽儿,才刚剥了没两颗,崔贵妃伸手要取时,宽大的袖口拂倒了桌上的茶杯,那水泼得傅明华一裙摆都是,崔贵妃身上倒是没有溅湿这。

    “瞧我。”

    崔贵妃皱了皱眉,站起了身来:“元娘随静姑去换套衣裳。”

    容妃神色不快,没有出声,对于傅明华被泼了神情没有半丝动容。

    谢氏死后,傅明华于她没有半点儿利用价值,也不将傅明华看在眼内。

    今日这赏荷宴赏得她心中一点儿不耐,总想回去。

    傅明华跟着静姑朝内殿走,宫里已经为她准备了另一套衣裙,显然崔贵妃之前的打翻茶水一事是早有预谋了。

    静姑有意慢吞吞的为她穿戴,等到侍候着她穿戴妥当出来时,崔贵妃等人已经不在原地了,听宫人说是嘉安帝来了。

    大唐风气开放,郑国夫人等便陪同着去游园。

    ……………………………………………………………………………………………………………………………………………………

    我四更完了。。

    嘤嘤嘤,我好拼,求月票奖励。。。

    快表扬我,不然我会觉得照镜子看到我的黑眼圈时,会对不起我的良心!!!

    给票,我满地打滚(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