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三十九章 为难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不知为何,傅明华想起了郑国夫人吕氏那张娇艳无比的脸。

    有宫人前来传她,说是受娘娘所邀,让她前去蓬莱阁西苑。

    西苑是蓬莱阁中一座小殿,下方是水池,上方则建花园,美伦美焕。

    远远的就看到一群少女站在园子中,不远处的亭子里似是坐了穿着淡青色长袍的嘉安帝,他被崔贵妃等人包围在其中。

    亭前站了宫女太监,傅明华走得近了,便看到两位母妃得宠的皇子燕追、燕信也在其中。

    年纪稍大的太后也在,身旁站了个少年,只是被站在外头的内侍身影挡住,看不大真切。

    傅明华隔亭子五六米远便站住了,依稀能听到亭中崔贵妃在说:

    “若要捕蝶,容妹妹手下人数稀少,不如傅大娘子便并入她名下。”

    傅明华未来之前,嘉安帝与太后到了,也不知怎么的,就提到了捕蝶的事儿。

    此时正值六月,园中不少花朵开得正好,蜂蝶都多。

    只是一捕蝶也没甚意思,崔贵妃便提议将人分为数队,大家分别捕蝶,以人数多者为胜。

    嘉安帝点头称好,并愿出一彩头,由胜出者取得。

    太后也愿赏赐一对镶宝石金臂钏,原本分为两队,一队崔贵妃,一队则是容妃。

    可没想到嘉安帝却说是容三娘也在,便分为三队。

    傅明华最晚才来,不少人已入崔贵妃队中,唯有容妃一开始兴致缺缺,打不起精神,名下未得几人。

    此时崔贵妃提议傅明华归入容妃队中,容三娘虽得郑国夫人眼神暗示,但她却装着没看到一般,向嘉安帝求情道:

    “皇上,臣女也想要傅大娘子。”

    声音传出亭中时,傅明华便抿了抿嘴角。

    亭中原本眼神慵懒的容妃一听这话,目光便渐渐的眯了起来。

    她对这个玩法本来是可有可无,不过容三娘若是想要与她争,那情况便不同了。

    “这傅大娘子有何特殊之处,竟使舒岚要跟我争了。”容妃微笑着,轻声细语的道。她话里意思已经极其明显,甚至将容三娘闺名都唤了出来。

    郑国夫人瞪了女儿一眼,容三娘却下巴一扬:“若是旁人,姑母想要自然就让了,不敢与姑母抢,可是傅大娘子我却得要。”

    以往她未侍奉嘉安帝时,容三娘说这样的话容妃只会觉得她性格颇肖似自己,怕是会对她另眼相看。

    可此时容三娘这样一说,容妃便微笑着,眼眸垂了下来,挡住了眼中的阴鸷之色。

    一旁的嘉安帝含笑望着一身宫装都掩不住媚色的郑国夫人看,容妃心里的不快掩饰得不好,没有使他发现。

    他欣赏着两个女人为他争执的场景,容妃与他相识多年,深知他习性,自然不想在这样的小事儿上讨他不快:

    “既然如此,三娘若是喜欢,傅大娘子便并入你队中就是了。”

    她温声细语的,这话一定下,坐在嘉安帝身旁的四皇子燕信便看了燕追一眼。

    “九弟,过来。”燕追对燕信目光视若无睹,冲着燕骥唤了一声,九皇子燕骥今年才刚八岁,手里拿着一把铜弓,那弓并未上弦,显然是太后怕他上弦之后划伤手指。

    燕骥摇头晃脑的朝燕追走来,燕追朝他伸出手,他愣了一愣,将手缩了回去,把今天才得到的一把小弓藏到了背后。

    “我有丝弦,可以替你系上。”

    燕追看了他一眼,燕骥眼睛便亮了起来,将小弓递了出去。

    两兄弟正站在一旁说着话,燕信脸上却有些不快,正要张嘴,外间宫人已经拿来了扑网,分别交到少女手上。

    容三娘脸上露出狰狞之色,开口就道:“我要那只蝴蝶。”

    她手指的方向,正是太液池中间一朵碗口大荷包上方飞旋的一只色彩斑斓的彩蝶。

    只是太液池水颇深,那里离地面又远,除非坐船过去,可是如此一来自然要毁池中美景。

    最重要的是,那蝴蝶又非死物,停着不动,人一靠近便飞了,又如何要得到?

    “让傅大娘子去替我取来。”

    容三娘转过头,望着嘉安帝看。

    她话音一落,外头的人便都转头望着傅明华看,容三娘坐在亭中,一脸得意之色。

    傅明华数次三番敢得罪她,此时她要让傅明华在这宫里丢尽脸!

    众人都看得出来她恐怕是恨上了傅明华有意刁难,嘉安帝还没出声,旁边燕追拿了一根牛筋出来。

    燕骥又喜又急,看燕追系了一半,便迫不及待接了过来就往弓上拴,只是那弦稍长,他拴好之后余了一截,燕骥伸手想要扯断,只是那牛筋何等有弹力,他生拉硬扯未曾扯断,燕信在一旁冷笑了一声,正要说话,却不想燕骥用力过猛,燕追系的那头又似并未拴紧,只听‘嗖’的一声,那弦弹了出来,‘啪’的一下抽到燕信眉眼之间。

    傅明华拿着扑蝶网,站了没动。

    容三娘还在催促道:

    “皇上,臣女要傅大娘子去替我取来。”

    燕信便‘啊’的一声惨叫,只觉得眼皮火辣辣的像是被烧红的铁棍熨烫过一般,使上下眼皮与眼珠相连,眼前只觉得金星乱冒,一时间狼狈的伸手捂了眼皮便将头埋到桌子上。

    他宽袖扫到了桌上的碟盏,上头的瓜果滚落了下来。

    “四哥,你无事吧?”

    燕骥一见闯了祸,正要上前查看,桌上瓜果滚落下来,他脚上踩了个圆滚滚的糖果,一个踉跄便往前撞,脑袋‘嘭’的一声便碰到了石桌之上,场中顿时慌成一团。

    太后一见燕骥摔了,脸色一变,连忙便让人将燕骥扶了起来。

    才将八岁的孩子也不哭,反倒是燕信捂着眼睛喊疼。

    容妃紧咬着牙,喝斥身边的人:“还不快瞧瞧四皇子怎么了。”

    她捂着肚子,一旁容三娘有些不甘心:“皇上……”她难得找到这样的机会能羞辱傅明华,又怎么甘心眼睁睁的放弃。

    容妃心里生出恨意,脸上却挤出笑容来:“三娘,乖,不要闹,这捕蝶何时都可以。”

    燕信直起身来,眼中泪水流个不停。

    ………………………………………………………………………………………………………………………………………………………………

    更新来了。。。

    求月票~!!!

    还有一更,大概在半个小时后左右。。。

    月票月票月票。。。(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