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四十一章 诋毁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与在幽州仍有威望的柱国公府魏家相比,傅家在傅老侯爷一死,便再无优势。

    傅侯爷空有野心,傅家晚辈之中,只得一个傅其彬远在江南任通判,傅家没有有才能的子孙,哪怕世袭罔替,可却也是得之于皇室,便受制于皇室。

    那时的傅明华尚且年幼,也不过是个棋子,崔贵妃自然会选择更有益的魏敏珠。

    若是没有遇到傅明华,燕追可能对崔贵妃的安排并无异议。

    但事到如今,崔贵妃却不愿去想那些假设。

    “我说这些,元娘你应该明白是什么意思。”崔贵妃微笑着,如今傅明华虽然是侯府嫡长女,可‘谢氏’一死,她便没了优势。

    若是看中她的美色,燕追能有的选择很多。

    “你应该清楚,追儿心悦你,并非其他原因。正是因为相识于微末时,将来的你地位才会更稳。”崔贵妃的话不留情面,燕追与傅明华相识时,正是她最为狼狈的时候。

    他是天之骄子,将来不会出现********便不认人的情景。

    而傅明华往后再狼狈,也不可能比现在的她更惨。

    崔贵妃的话虽然不好听,但道理却是对的。

    她这样说了之后,傅明华才开始真正的考虑燕追这个人。

    “可是魏娘子呢?”

    傅明华想了想,问了一句。

    哪怕燕追地位再高,可她也是有自己的骄傲,她不会给人做妾,哪怕那个人是三皇子。

    崔贵妃的嘴角勾了起来,眼神有些冰冷:

    “她嘛,既然追儿不喜欢,自然便要想个法子。”

    魏敏珠出身柱国公府,颇有用处,崔贵妃如今得不到魏敏珠,自然也不能让她有利用价值将来使容妃受益。

    傅明华抿了抿嘴角,崔贵妃便顿住了脚步。

    她愣了愣,抬起头来,正想转头,便看到前方游廊的转角长椅处,燕追坐在廊下,伸手搭在了扶手之上。

    阳光洒落下来,高高翘起的廊顶却将阳光挡住,使他身体被淹没在阴影之中,那只横搁在扶拦上的手却暴露在阳光之下,显得白皙修长。

    他身后是开得正好的荷花,落出去的指尖似是要碰到莲蓬之上。

    燕追微笑着眯了眼睛朝这边看来,崔贵妃没有转过脸,却头朝傅明华靠:

    “元娘,我的儿子好看吗?”崔贵妃的话里透着骄傲,似是有些得意洋洋的冲傅明华显摆。

    他确实好看,往那一坐,满池的荷花都掩盖不了他的存在。

    崔贵妃顿住了脚步,傅明华知道她的意思,顿了一下,才朝燕追走了过去。

    “殿下。”

    燕追目光落到椅子上,懒洋洋的就道:“坐。”

    傅明华坐了下来,他目光落到傅明华身上,带着一种隐忍的侵略感。

    “我让人备了些莲子,稍后带回去。”

    燕追微笑着,看她有些疑惑不解的样子,搁在扶拦上的手指微微动了动,似是想要捉住什么一般。

    她身上带着淡淡的香气,一双杏仁似的大眼中清晰的映出他的影子来。

    “殿下,我不明白。”

    燕追之前助她,此时却提也不提。

    崔贵妃说的话她心里明白,可是燕追是皇子,如果他不娶魏敏珠而娶自己,他大可要求赐婚的。

    可是他此时做的事,看她的眼神,却又不像是只要娶她而已。

    “不明白什么?”他俯身过来,傅明华坐着没动,他越靠越近,一开始本来只是想逗逗她,可是最后倒是他自己眼神幽深。

    两人离得近,他能闻到她身上的香气,看到她细腻如白瓷似的肌肤,瞳孔之下仿佛染了一层阳光。

    她呼出的呼吸声他都能听得到。桃心领的衣襟淹没于嫩绿色的诃子之下,显出少女微微起伏的胸。

    燕追愣了愣神,很快便清醒过来。他意志力强大,要使他愣神实在是很不容易,少女手臂微抬,手中握着的团扇扇面抵在他肩上。

    傅明华微笑着看他,双颊泛着淡淡的红晕,燕追不由就笑了出来。

    “我不碰你。”

    他话虽是这样说的,但那眼神可与他的话并不一致。他的目光带着侵略性,以极慢极磨人的方式扫过她的全身。

    “殿下,您到底想要做什么?”

    傅明华看他伸手将扇子捉住,低头闻了一口,笑意有些发僵。

    “我想要……”他伸舌抵着左唇上角,坐直了身体:“你总有一天会知道的。”

    他总是这样,每次总在即将要失礼之前便收手,让人对他无可奈何。

    傅明华突然有些同情燕信,之前亭中燕信的下场她也看到了,与燕追这样的人作对,下场之惨,自然可想而知。

    “元娘,你喜欢什么样的蝶?我让容涂英替你捕。”

    燕追嘴里的容涂英是容妃的七弟,容氏容涂英,也就是郑国夫人的夫君,容三娘的亲父,是大唐之中出了名的美男子之一。

    少年神色镇定的将这样一句讨好的话说得天经地义,傅明华低垂下头:“殿下,您要荐容涂英?”

    她话音一落,燕追嘴角便轻轻勾了起来。

    “不错!”他点了点头,容妃登位之后,容家风光无限。

    可是容家之中,也不乏像傅侯爷一般有野心之辈。

    这容涂英便是其中之一。与容家其他人相较,容涂英脸厚心黑,且又如墙头草,谁得势便攀谁。

    “他有貌美的妻女。”燕追说到这儿,看了傅明华一眼,都说容三娘母女之美,各有千秋,可偏偏他看来倒不及傅明华半根头发丝儿。

    燕追心思一动:“容三娘进了宫,迟早郑国夫人也得母女共侍一人。”

    说到这儿,燕追顿了顿:“元娘,听说这容涂英年轻时候乃是难得的美男子,身边红颜知已姐姐妹妹无数,婚后娶了郑国夫人也从未收心,我看那贺元慎倒与他有些相似,说不准往后为了保卫国公府,连妻室都能献出来。”

    傅明华愣了一愣,开始还不明白他提到容涂英与贺元慎有何关系,可看他隐忍含蓄盯着她看,好似贺元慎哪里得罪过他一般。她想起了贺元慎对她百般讨好的情景。

    燕追说这话,倒像是在她面前极力抹黑贺元慎。

    ………………………………………………………………………………………………………………………………………………………………

    我好冷……

    快用月票制成的大氅给我披上!(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