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四十三章 求情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江嬷嬷替傅明华擦干净了身上的膏子,碧蓝抖开轻薄的衣裳替她披上,傅明华将玉珠摊开来,这珠子与莲子长得极像,这珠子中间还雕磨出了莲芯的模样。

    “这玉莲子倒是可爱,娘娘真是有心了。”

    江嬷嬷收拾了东西,看了傅明华手心一眼,就见她笑了笑,将这玉莲子收了起来。

    已经夏末,可是天气仍热,嘉安帝月底去了兴明宫避暑,兴明宫位于洛阳宫外秦山之上,依山傍水而建,山上泉水池子不少,冬夏二季嘉安帝有时会领妃子们前往。

    这一趟去兴明宫,容妃虽然身怀有孕,但仍随嘉安帝身侧一路前往,崔贵妃则是留下来主持大局。

    与皇帝同行的人中,除了容妃之外,容氏几位夫人也带女儿前往兴明宫。

    皇帝出城的那一日,洛阳城中不少人心里都万分的羡慕。

    可是马车之上,人人都以为盛宠不衰的容妃眼中却是带着阴冷与盛怒。

    宫里崔贵妃望着马车离城的方向,微微的笑了。

    容涂英有野心,欲献郑国夫人给嘉安帝享用。这一趟前往兴明宫时,嘉安帝本来想以容妃身怀有孕的借口将她留在皇宫之内,而向来不将後宫其他女人看在眼内,一向镇定的容妃却终于镇定不住了。

    她拒绝了皇上看似体贴的要求,跟了嘉安帝一块儿前往兴明宫。

    可是在崔贵妃看来,嘉安帝此时应她要求,终有一日便会厌烦她坏了他好事儿的。

    到了那时,容妃色未衰爱却驰,不知该是何等怨恨了。

    等到七月初嘉安帝回宫时,容三娘之父容涂英由中书省史国章请奏皇上,认为其有经国之才,该当受嘉安帝破格提拨任用。

    容涂英进入中书省,任中书舍人一职。

    虽说这一职只是五品,可却并不像虚闲。最重要的是,容涂英打破了权贵、外戚不任重职的条规,在洛阳之中还是引起了震荡。

    容三娘与郑国夫人之事虽然隐晦,但到底纸包不住火,容涂英未及两月,便受嘉安帝欣赏,进位为中书侍郎平章事,尤其是容三娘与郑国夫人频频进出宫里,洛阳之中便有风言风语传了出来。

    背地里有人说他‘托庸才于主第,进艳妇于春宫。’

    傅侯爷在府中喝了几天闷酒,他嫉恨容涂英能在中书省担任要职,容家也不过是先帝手下苟延残喘的一个世族,没什么能人勇士,却因为有进献美人儿之举,容涂英却位及人臣。

    九月离重阳节还没有几日,府中菊花便开了,满院都是花香气。

    宫里崔贵妃赐了一筐螃蟹,初七之时府中便已经开始制糕了。

    初九那日官府有补贴银钱、粟米,长乐侯府早就决定出城登高望远。

    说来也是喜事,下午傅其彬让人从江南送回来不少礼物,随同的还有一封书信。

    晚上傅明华向白氏请安时,不知是不是收到了傅其彬信件的原因,白氏罕见的留了傅明华下来用膳,并在席间喝了两杯。

    等到了重阳节那一日,傅明华收拾妥当来到白氏院中时,白氏脸上竟然带着罕见的笑意。

    白氏出门时,一向都是由傅明霞扶她出去,今日傅明霞要过来扶她时,她挥了挥手,反倒将傅明华手臂握住:

    “元娘随我一道坐车就是,你陪你母亲说说话。”

    白氏这话,顿时就让傅明霞脸色变了,咬了咬嘴唇。

    只是她等了半晌,白氏也未见改变心意,傅明霞便只得红着双眼,在傅明月等人有些讥讽的目光中,低垂着头跟着沈氏上了马车。

    事有反常必为妖。白氏平日又不见得对自己有多好,今日这样陪她同坐马车的‘好事儿’竟让自己占了,从傅明霞的神情来看就有些不对劲儿。

    马车之上,白氏拉了傅明华的手:

    “元娘,你与容三娘交好,可知道,她的腹中……”

    白氏突然与自己提起容三娘,还一副紧张无比的样子:

    “她的腹中怀了龙种!你可听说了?”

    “啊?”

    傅明华想起当日在崔贵妃的蓬莱阁中,容三娘俯身呕吐的情景,虽说当时怀疑是崔贵妃做的手段,不过容三娘年纪虽小,但承恩露颇频,有身孕只是迟早的事儿。

    只是心里她虽这样想着,脸上却故意露出吃惊之色来:“这倒是不知。”

    洛阳城中此时早将容三娘母女之事传了个街头巷尾,人人都嘲笑容七郎以艳妇换前程,可傅明华此时推了个一干二净,一概只说不知,白氏心中虽有些不喜,但也拿她没有办法的。

    这些事儿始终是小道消息,难登大雅之堂。

    她笑容微僵,眼神阴沉:

    “你与容三娘年纪相仿,关系应该也是亲近,怎么会对此事一概不知?你莫不是在哄我吧?”

    白氏有些不快,傅明华却牵了牵嘴角:

    “祖母之前还曾说过,孙女是不是开罪了容三娘。”傅明华拿了当初白氏说她的话,此时用来打白氏的嘴:“虽说孙女没有得罪过容三娘,但因为二妹妹的关系,也并不太亲近就是了。这样的大事儿,她又怎么会跟我来说?”

    白氏笑容一收。

    “没跟你说吗?我还当你知道了。”

    未婚先孕又不是什么好事儿,虽然大唐风气开放,对女子束缚远比前朝低,可是像容三娘这样未成婚便有孩子,也会遭人背地里议论的,她为什么就要先知道?

    傅明华不出声,马车里一时间就有些沉静。

    白氏别开了头,伸手挑起车帘子:

    “如今容家正得势,你祖父想为你三叔投了容七爷的路子。”

    白氏深呼了一口气,说到此处,终于不再拐弯抹脚了:

    “你备下一份礼,去求容三娘子赏个恩典,能使你三叔调回洛阳,之后自然是有你好处不尽的。”

    傅明华听到此处,目光下垂,嘴角露出淡淡的微笑来。

    她就说,白氏今日破天荒的对她和颜悦色,总是有原因的,果不其然,正等在了这里。

    “我与容三娘关系并不亲近,我求她便能答应?”

    …………………………………………………………………………………………………………………………………………………………………

    第一更。。。

    我晚到的更新。。。

    求原谅!要打我也可以,不要打我的脸,我是靠脸吃饭的淫!!!(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