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三十五章 别庄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傅明华开口试探,她不相信白氏会突然提起这事儿,说不定是有人指使。

    她想起前日府中收到的傅其彬的礼信,笑容冰冷。

    傅明华这话一说出口,果然白氏就道:

    “昨日你祖父与傅七爷喝酒,说是三娘子对你另眼相看,若是你肯去求她,她一准应你。”

    白氏说完这话,她自己一脸肯定的模样,傅明华终于忍耐不住,低头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

    白氏的脸色顿时便难看了,转过头来,神色有些凶狠。

    “我求她?我为什么要求她?三叔有子有女,要是要求官位,也不该来找我一个丧母的侄女。”傅明华说完这话,也不管白氏瞬间铁青的脸色,将头别了开去。

    白氏气得浑身哆嗦,手掌都掐紧了。

    马车里银红脸如金纸,大气也不敢喘一声,碧云心中有气,装着感觉不出来紧张的气氛,温柔的问:

    “时辰尚早,娘子不如靠着小睡一会儿。”白氏恨得咬碎了牙,听了碧云这话,满腔怒火就发泄到了她的身上,恶狠狠的盯着她看,显然是已经迁怒了碧云。

    碧云却装着感觉不到般,替傅明华拉了拉披风,看傅明华果然闭上了眼睛。

    到了山脚之下,马车停了下来,白氏阴沉着脸,自顾自的由银红扶着下了马车,傅明华下来时,她连看也不看一眼,自顾自的便走得远些了。

    傅明霞看到这一幕,脸上露出幸灾乐祸之色来。

    江嬷嬷拿了装了茱萸的香囊,替傅明华挂在了腰间之上,看到另一边傅明霞与白氏有说有笑的样子,轻声就劝道:

    “娘子别往心里去。”

    傅明华任由她抚平裙上的皱褶,神色平静:“嬷嬷放心就是。”

    梦里的情景使她对白氏的态度并不怎么在意,更何况白氏若真是过份,她也不会任由白氏拿捏。

    重阳节之后,白氏对傅明华态度便又冷了,九月底时,她向傅明华道:

    “昨夜里我梦到了你的母亲,说是她身旁清冷得很,无人陪伴,想念亲人。”

    每回白氏要做什么事儿时,总是扯出这样一个借口来。傅明霞似是已经知道了些什么,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不时的看她一眼。

    “我想起当初你母亲在世时,龙门山上她是不是有个庄子?不如你前去住一段时间,替她抄些经书,到时供奉到白马寺中,也显孝心?”

    白氏说到这儿,抬起眼皮盯着傅明华看。

    上回傅明华拒绝了她的要求,白氏心中便有气。

    与傅侯爷商议过后,决定给她点儿教训,打压打压她的脾性。

    白氏就不相信了,当初自己治不了谢氏,如今连谢氏的女儿都治不了了!

    本以为自己这话一说出口,傅明华定会脸色大变的。

    被安排到别院,便证明了她在傅府之中是并不受宠的。白氏心里在想,若是傅明华吃了教训乖了些,便让她在别院之中反省一番,等到了十月中再派人接她回来就是。

    可没想到她话一说完,傅明华便点了点头:“正是应当的。”

    这话一说,不止是屋中钟氏等人愣了一下,就连白氏自己都好半晌回不过神来。

    谢氏当初所留下的别院离洛阳并不远,可看样子白氏不是一时片刻便让她回来的,傅明华看江嬷嬷领着碧云收拾了不少行礼,她留了付嬷嬷在府中替她看守院子,才带了丫环婆子一行,离开了傅府之中。

    这庄子她并不是头一回前来,当初送谢氏离开傅府时,她就曾来过一回。

    只是当时过来时,天色阴暗,又下着雨,这里的景致看不大清。

    此时再来时,远远的就能看到庄子了。

    谢氏富裕,周围不少田地都是买了的,雇了佃农种,每年只收些租子。

    这里留了个管事,见到傅明华来时,还有些意外。

    虽说称为别院,但是这里地方可不小,修得也是雅致。主院之中虽然没有主子,但也是时常派人打扫着的,只是傅明华住过来时,管事却只安排了左侧的客居院落。

    江嬷嬷一下子便发了火:

    “娘子要来,自然该住主院,莫非你留了这院子,还要服侍外人?”

    管事一头大汗,听了这话便叩头:“实不相瞒,前两天确实来了客人,奴不知娘子要来,实在是……”

    能住进这谢氏别院的,就不是一般人,江嬷嬷与傅明华交换了个眼色,傅明华牵了牵披帛,问道:

    “是什么人?”

    “是拿了青河崔三爷信物的人。”那管事擦了一把额头,江嬷嬷眉头便皱了起来:“崔家的?”

    管事点了点头。

    既然是这样,于情于理都应该见一见了。

    说清了原委,又是崔氏的人,还是嫡出三房一脉,难怪管事安排住主院了。

    傅明华叮嘱众人先去放了行李,自己又让人抬水洗漱了一番,江嬷嬷替她绞干头发:“可惜主院有人,否则那后头有个池子,可以从上头锅炉将水烧热,再流进池中,泡着才好呢。”

    那主院后头风景又好,只是大家晚来了一步。

    本来还想拜访主院的人,却没想到她还未收拾完,便听下人来报,说是客人来拜访她了。

    傅明华出来时,便看到穿了一身黑色窄袖绸服,站在院里一架秋千之前的人影,只是那人转过头来时,她做梦都没有想到住在龙门山别院的人会是燕追!

    “殿……”

    这倒真是有些意外,她一张嘴,燕追便比了个禁声的姿势,看她及时将话咽回,才笑道:“过来。”

    江嬷嬷也是吃惊不小,只是看到燕追之后,她便放了心。

    别院之中都是谢府心腹,傅明华遇到的是三皇子,她便也不想再跟上去,把碧云等人拦了下来,反正院中十分安全,她便由得傅明华被燕追带走。

    “殿下怎么会在这里?”

    六月之时,燕追还说要去益州。

    “意外?”燕追扬了右侧眉梢,眉眼间的倨傲此时被笑意取代。他的声音有些沙哑,说话语气缓慢,似是一根羽毛缓缓重重的划过人耳里,留下印记。

    ………………………………………………………………………………………………………………………………………………………………

    第二更~!!!(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