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四十七章 争风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早前嘉安帝每月大半时间会歇在容妃宫里,偶尔也会有召幸美人儿之时,虽不至夜夜御九女,可像如今连着数月不再召幸宫人,也是十分奇怪。

    “当初容妃得宠之时,皇上尚不至于为了她而冷落旁人。”

    崔贵妃一只手拉了傅明华,语气温柔:“可如今,郑国夫人母女却使他眼中再也见不到旁人,容三娘腹中更是有可能怀了皇上的骨肉,元娘,你说我该不该先将她……”

    她说到后来,语气之中便露出几分阴狠之色。

    显然是对容三娘母女已经生出了杀意。

    “娘娘。”傅明华将她反手握住,温声唤道:“此时容妃不急,您急什么呢?”

    崔贵妃这个设局的人此时都慌了,容妃那个入局的人心里只会比她更恨。可是容妃却沉得住气,至今尚未动手。

    傅明华顿了顿,看崔贵妃眉峰微皱:“娘娘,此时容妃娘娘临盆在即,若是您替她去了容三娘与郑国夫人这心腹大患才好呢。”

    到时容妃子嗣平安出生,容三娘与郑国夫人又被崔贵妃干掉,她不知心里该有多美。

    傅明华看了崔贵妃一眼,她容貌、心机、手段都有,可这些年来一直被容妃压制,恐怕沉不住气,性子太急也是有原因的。

    幸亏崔贵妃还有个沉着冷静的儿子。

    “那怎么办?”

    崔贵妃叹了口气,上半身轻轻一扭,朝廊外看去:“难道我眼睁眼看着容家一门趁机壮大?”

    “容涂英向皇上举荐了一个颇有勇武的将领,名叫李彦辉,说是在幽州颇受太守赵成宏看中,认为此子有万夫莫敌之勇。”她说到这儿,目光落到了傅明华身上:“皇上对此人颇为看重,甚至召见了此人兄弟李彦安,你入宫时应该也见到了。”

    容家完全就是野心勃勃,此次燕追立功使燕信也有些眼馋,恐怕也要学燕追一般进入军中。

    嘉安帝本来便对容家的人尤其偏爱,燕信若是前往幽州,到时立不立功,立什么样的功,还不是容家人说了算?

    傅明华想起了之前进宫时看到的容涂英,从这一点看来,容涂英倒是比较聪明的。

    不管容家的女人如何内斗,首先他却知道要先将燕信捧起来再说。

    至于容三娘将来会不会怀孕,生儿生女,那则又是另说。

    只是容涂英虽有心机,不过他的妻女却又不一定了。

    “娘娘。”

    傅明华知道崔贵妃的担忧,却是踮起脚尖,附在崔贵妃耳边道:“您在容妃身上再点一把火。”

    朝堂之事,崔贵妃未免担忧得太多,担忧一多则容易令人心神混乱,不如专注于容妃与容三娘身上。

    崔贵妃挑了眉,就听傅明华在她耳侧小声的说了两句。

    当天夜里,崔贵妃令人去请了嘉安帝。

    她向来不争风吃醋,嘉安帝虽然知道崔贵妃并不是那么安份守已,可是崔贵妃出身青河,又为他生育两位皇子,平日又不会想方设法的争宠,所以崔贵妃请嘉安帝时,嘉安帝仍是过来了。

    “容妃妹妹临盆在即,却好似心事重重的,这两日守在宫中也未出来。”

    崔贵妃皱着眉,做出担忧的模样来:“臣妾只是担忧,生孩子便如鬼门关前走一趟,极为危险,皇上不如去瞧瞧容妃妹妹。”

    嘉安帝开始还以为崔贵妃是装模作样,可见崔贵妃说了半天,倒像是真为容妃肚中的孩子担忧,渐渐的眼神便有些玩味。

    只是容妃于他意义好歹不一样,想想这段时间他迷恋容三娘年轻的**与郑国夫人的风情万种,确实对容妃多有冷落。

    嘉安帝心里浮现出容妃那日益沉默的脸庞。

    当年的她也曾与容三娘一般意气风发,娇纵却惹他怜爱,如今有了新人之后,她多了几分憔悴,倒颇有些令人怜惜的楚楚之色。

    想到这里,嘉安帝也不由有些心动,他站起身来,赞了崔贵妃几句,说她宽容大量,便离开了蓬莱阁。

    嘉安帝心里有些怜惜容妃,而此时的容三娘也在宫中,他令人召了容妃前往说话,两人情到浓时自然难免亲亲我我,却不想容三娘突然气势冲冲的进了紫宸殿,嘉安帝当时也不知怎么想的,竟然让容妃躲入帘后之中。

    容三娘进了紫宸殿时,只当嘉安帝与其他宫人厮混,并未想到帘后躲的是容妃,气愤之下只道嘉安帝忘了当日对她的山盟海誓,不顾嘉安帝阻止,一把将后帘扯开,当时便将容妃气得动了胎气。

    嘉安帝一怒之下,让人将容三娘连夜送出了宫。

    第二日消息传开时,人人都知道容三娘与容妃争风吃醋,气坏了嘉安帝,将其赶出宫里的事儿。

    纸始终包不住火,虽说外头传言是容三娘犯了忌讳,不过傅明华听到这消息时,依旧抿了抿嘴角。

    她就不相信容妃如此大度,受了这样的刺激之后,还能让容三娘活着。

    江嬷嬷此时再傻,也感觉出崔贵妃对傅明华有些异样的亲近了。

    从昨日进了宫之后,布料吃食样样崔贵妃都送了不少,还有三皇子燕追,好似这些日子以来碰到傅明华的时间更多了些。

    若是傅明华能嫁燕追,在江嬷嬷看来自然是再好不过。

    燕追出身皇族,母亲崔贵妃又出身青河,与傅明华再配不过。她还一直担忧傅明华将来归宿,此时发现了这一点,好几次梦里都险些笑醒过来。

    只是上回燕追受了伤,太医诊断之后,说是三皇子受伤颇重,恐怕非得修养数月才能恢复过来,十月中时岐王燕茂设宴沁苑,邀皇亲贵族前往游玩。

    长乐侯府的众人也在受邀之列。

    白氏最近心中着急,最爱的就是出席这样的宴会,几乎是接到岐王妃贴子的那一刻,她便欢天喜地的令人准备新衣裳了。

    替傅其弦定下了杨氏之后,婚礼定在来年的七月,她便一心扑到了傅明霞的婚事儿上。

    傅明霞父亲早丧,若是要低嫁,倒是容易。不过傅明霞与沈氏心气都高,一心想要嫁个好人家,以便扬眉吐气,在长乐侯府抬起头来。

    ……………………………………………………………………………………………………………………………………………………

    第一更。。。

    我撸字时。。。

    突然想到,如果我穿成了容妃。。。结果我整个人都不好了!!!(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