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四十八章 交情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岐王所在的沁苑位于洛阳东郊,虽不如皇家囿苑庞大,不过里面也养了奇珍异兽,供人狩猎之用。

    既然岐王燕茂将地点选在了此处,今日恐怕便少不了有狩猎活动。

    傅明华便让人准备的是方便活动的胡服。

    白氏早早便让人做了几套衣裙,等到岐王设宴的那一日,穿着一身粉色丝裙的傅明霞看着只着胡服,一头长发挽了起来的傅明华时,傅明霞顿时便笑了出声来:

    “二叔母在世时,一向最重规矩,礼仪穿着无一不精,今日你怎么就穿成这个样子出门?也不怕失仪众人之前。”

    白氏神色也有些嫌弃,不过她仍记恨着之前傅明华拒绝替傅其彬向容三娘求情之事,心里认为她失礼,却又不想点破,只是看了傅明霞一眼,示意她住嘴,等人来齐之后,这才起身。

    她心里打着什么主意,傅明华清楚得很,不过白氏不出声,她自然也不提醒。

    今日沁苑之中来人不少,燕茂是当今嘉安帝唯一同母的亲弟,极得嘉安帝宠爱,他设宴邀人,几乎收到贴子的都来了。

    除了各公侯勋贵、朝廷大臣之外,皇子也来了,就连如今因为立下大功而风头正盛的燕追也都来了。

    长乐侯府的马车停在沁苑之前时,也还有几辆马车也停在了沁苑之前,白氏掀了车上的纱帘,看到不远处定国公府的标志时,顿时脸上就露出笑意,她忙不迭的让银红扶她下车。

    只是对面马车之上先下来的是穿了一身正红色胡服的阴丽芝,她下了马画之后先扶了薛夫人下车,转过身来时就见到了白氏等人。

    白氏看她目光,便迎了上去,阴丽芝也朝她方向走来,白氏脸上露出笑容,看阴丽芝越走越近:“世子夫……”

    她话还未说完,阴丽芝便走到她跟前,可惜却停也没停下,直接越过白氏便朝她身后站着的傅明华走去。

    这一刻白氏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呼吸都滞了一滞。

    回过神来之后,她脸颊顿时便火辣辣的发烫。

    白氏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全身血液逆流,手脚冰冷,羞辱与怨恨涌入她心头,阴丽芝怎么敢这样对她?

    阴丽芝怎么能这样对她!

    自己好歹年纪比她长,又是当初谢氏的婆婆,阴丽芝一个晚辈怎么能这样嚣张?

    她不敢去看薛夫人的脸,更不敢去瞧自己身旁丫环脸上的目光。

    在这一刻她恨不能地上有条缝能使她钻进去才好!

    傅明华看着白氏僵硬的背影,不由低头捏了帕子挡住了微弯的嘴角。

    “元娘,今日你可要进苑中?”

    阴丽芝眉飞色扬,压根儿就没把白氏的怨恨与尴尬放在心上。

    她穿了一身胡服,显然也是要进苑中的,哪怕是不狩猎,必定也是要跟随众人进苑中。

    傅明华越过穿了一身火红衣裳的阴丽芝,又看了一眼她身后马车上下来神色颇为阴郁的定国公府薛世子,看了阴丽芝一眼:“你要随世子进苑?”

    阴丽芝背对着薛涛与薛夫人等,听了傅明华这话,脸上便露出厌弃之色,嘴里却大声道:“世子心情不畅,哪儿有心思进苑围猎?必定是随园走走赏景,我就不去了,我随你进苑就是。”

    她是一点脸面都不给薛世子留了,听了她这话,薛涛气得脸色铁青,却也拿她无可奈何。

    薛夫人叹了口气,也露出几分疲惫之色,看到傅明华的目光时,勉强笑了笑,转头却拧了帕子转身便走。

    “你也是收敛一些,若是想要好好过下去,给他留几分脸面。”

    定国公府的人一走,白氏看到薛夫人难看的脸色,又觉得自己刚刚在阴丽芝那里受的气倒也不算什么了,连忙便跟了上去。

    傅明华与阴丽芝并排而走,细声细气的劝她。

    “我跟你透个底,当日看他倒也还好,可谁想到他会是这样一个窝囊废呢?全无当初薛氏祖宗英雄之气,实在是令人倒尽了胃口。”阴丽芝叹了口气,拉了傅明华的手:“我并不是嫉妒赵氏,只是薛涛要宠谁,也不该被贱婢迷得昏头转向,拿我当什么了?”她伸出手来,十指上涂了丹蔻,衬得那十根指头又嫩又长。

    她脸上带着满不在乎的笑:

    “不过是打死了赵氏,他倒装什么痴情种,成天唉声叹气,做得两首酸诗。”

    傅明华微笑着,想起刚刚彭氏那张隐忍的脸:“阴家送了薛府什么好处?”

    阴丽芝听了这话,一下便转过头来,看了傅明华一眼,半晌之后笑了起来:

    “我就知道你聪明着,瞒你不过。”她说完,轻轻靠向傅明华耳边:“我出嫁时,明面上的嫁妆你也应该清楚,也不比你母亲少得了多少。不过除此之外,阴家还向朝廷献了五万盔甲、兵器。”

    这才是阴氏透过阴丽芝嫁进薛府,向朝廷献上的忠心。

    也因为如此,哪怕她再是嚣张,薛府也只有忍气吞声。这门婚事原本就是由嘉安帝示意的,定国公府要也得要,不要也得捧着。

    傅明华转过头来,阴丽芝还有些得意的笑,她眼睛微微一眯,拉住阴丽芝的手:“宝儿,你可有法子能弄到甲刃?”

    阴丽芝有些意外的望着她看,显然没想到傅明华会问她这话。

    她的眼神渐渐就变了:“元娘,你拿来有何用?”

    阴丽芝嘴角边的笑容加深,“能倒是能弄到,不过在商言商,我们的交情归我们的交情。若是你要金银珠宝,胭脂水粉,看中了什么我房里的东西任你挑,可是这个不同。”阴丽芝微笑着:“我不能答应你,阴氏也不能答应你。”

    阴丽芝这话的意思十分清楚,她与傅明华之间的交情归两人的交情,一旦牵扯到这样重大的事儿,自然不是一句交情便能如愿以偿的。

    除了是傅明华的身份不值得阴氏拿出这样多东西,而看不到好处之外,追根究底,也是两人的交情还未达到那份儿上。

    傅明华也不恼,只是笑了一声:“你现在不给,将来恐怕多的也会拿出来。”

    …………………………………………………………………………………………………………………………………………………………

    更新来了。。。求表扬。。。

    如果有一天我跪下来求票,请不要太****,因为那一定是你们逼我低垂下我七彩的头颅的!

    要是我有票,我的气节也一定能保住的。。。

    你们能为我展开保卫节操行动吗?(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