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五十二章 机会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燕追头也不回:“容大人,人无信而不立,你可要尽快了。”

    一句话堵得容涂英面红耳赤,说不出话来。

    容涂英嘴唇哆嗦,半晌之后咬着牙,将这口气强忍下来。

    “哼!”燕信此时还有些后怕,却又不肯在众人面前被燕追看轻,只得强忍了惧意,冷哼了一声。

    事到如今,容三娘吓成那般模样,自然出游之事儿便不成了。

    岐王妃令人将花容失色的容三娘扶了回去,燕追骑着马微笑着望了燕信半晌,看他的脸色由白转青,再由青变红,才笑着转过头来,望了不远处的傅明华一眼,双手一抖缰绳,嘴里轻喝了一声:

    “驾!”

    那马儿迈开四蹄便跑。

    戚绍连忙双腿一打马腹跟了上去。岐王等人也自然唯有跟上去了。

    人都走远了,傅明霞还望着之前众人消失的方向,有些失魂落魄的样子。

    “二姐儿,走了。”

    白氏身体靠在银红身上,由下人扶着走了两步,又觉得有些不对劲儿,转过头来时却看到傅明霞仍站在原地未动,傅明月几人也似是神色有些不对劲儿的样子。

    她唤了一声,傅明霞脸‘刷’的一下涨得通红,应了一声连忙朝白氏跟了上去,只是想想有些不对劲儿,回头又望了一眼,三皇子等人已经不见踪影了。

    傅明霞心中有些失落。

    燕追出身高贵,举手抬足之间那种风采与贺元慎又有所不同。

    只是他那么高高在上,比贺元慎更高不可梦,只如水中花、镜中月,瞧着离得近,伸手却是碰触不到。

    若是傅其孟仍在世,长乐侯府世袭罔替的传承仍在,兴许还有一丝奢望。

    可如今她也只是想想罢了。

    傅明霞想到此处,有些为自己的处境而哀怜,眼圈有些发红,也失去了玩耍的乐趣。

    回到苑中房间里时,容三娘已是冷汗涔涔,如大限将至了。

    她双腿抖个不停,此时哪里还记得自己要为难傅明华,只说着要回容府去。她头发上沾了几滴血,将她几缕长发粘在了一起。

    岐王妃看到这一幕,也不敢留人。

    若是容三娘在沁苑中有个什么好歹,嘉安帝恐怕会对岐王生出隔阂来。

    只是今日惊着了容三娘的又是天之骄子,两头都不敢得罪,岐王妃心里只能暗道晦气,让人送了容三娘出去。

    “诸位可在苑中游玩,不必拘礼,我先去换身衣裳再来。”

    将容三娘送走,岐王妃勉强冲众人点头,一群妇人此时心有余悸,又哪儿敢四处走动的。

    直到岐王妃换了身衣裙出来,领着众人才再次出了苑。

    发生了这样的事儿,众人对于骑马狩猎的事儿便不大感兴趣,也不太想看男人们狩猎。

    这一天白氏只觉得份外难熬,连来时想着要为傅明霞寻门好亲事儿的打算都忘了个一干二净。好不容易熬着时辰终于能告辞了,便由下人扶着匆匆离开。

    傅明华领了人也跟着上了马车,江嬷嬷替她净了手与脸,她想起今日燕追为她出气,燕追似是捂了肚腹,脸色有些发白。

    正想得入神,碧云却道:

    “娘子,好似马车走错路了。”

    她回过神来,江嬷嬷起了身凑到窗边去看,就稀奇道:“果然是走错了。”

    这方向分明就不是要回长乐侯府的,前方白氏等人的马车也不见了。

    江嬷嬷脸色一变,正要拉开马车帘子去喝令赶车的婆子停车,却不想她还没张嘴,车突然便停了下来。

    江嬷嬷撑起的身体稳不住,又一下坐了回去,马车厢被人敲了两下,她转过头去,就看到另一侧燕追望着她这边,神色有些苍白。

    那薄唇也都有些失了血色。

    他张了张嘴唇,无声的说了几个字,紧接着勾了勾唇角,他的马车缓缓动了起来。

    燕追的马车渐渐走远,傅明华却轻声的笑了起来。

    恐怕之前在马上震慑燕信时,牵动了他的伤势。

    否则他这样骄傲的人,又怎么会舍马而屈就坐车呢?她想起燕追之前张嘴时的口型,“为你出气?”

    傅明华抚了抚裙摆,目光落到了自己衣摆之上,她感觉到江嬷嬷落到她身上时有些诧异的目光,显然是不知道她这话是什么意思,傅明华叹了口气:

    “麻烦。”

    “娘子?什么麻烦?”

    江嬷嬷问了一声,刚刚燕追出现,她也看到了,虽然燕追停留马车的时间并不长。

    可是她实在没想到,三皇子绕了这样一圈,便只是为了这样一个碰面。

    “没事,快回去吧。”

    傅明华摇了摇头,马车重新走动,这一回则是向长乐侯府的方向了。

    回到府中时,白氏等人也是刚到不久,这一回白氏倒没功夫为难傅明华。

    白氏只觉得心中发慌,后背冷汗不停,深恐成大症候,忙请了大夫进府为她把脉。

    傅明霞也是有些失魂落魄的样子,以往最爱冷冷望着傅明华,今日竟像是忽视她了。

    这一天被吓着的不止是长乐侯府的人而已,说是容三娘也病了,而且还病得不轻。

    容妃‘担忧’容三娘身体,当夜便求了嘉安帝令太医前往容府替容三娘诊治。

    而此时的承香殿中,容妃却伸手扶着自己的肚子,神色阴冷的望着窗外。

    “娘娘……”贴身的嬷嬷黎媪站到她的身后,她已经站了半个时辰了,天都黑了。

    宫里传来阵阵饭菜的香味儿。

    窗柩撑着,夜风刮进来,黎媪摸容妃的手,已经有些冰凉了。

    容妃转过头来,这位得宠十几年的女人,此时脸上并没有露出气急败坏之色。

    “不过就是得宠一时,哪里能与娘娘您相比,皇上只是一时贪她姿色。”

    黎媪小声的劝慰。

    今日嘉安帝原本说了要过来陪她用膳,却偏偏事到临头只派了黄一兴过来说,皇上有事来不了了。

    而容妃却得到消息,说是嘉安帝担忧容三娘病重,乔装打扮亲自出宫带了太医前往容府上探望了。

    他就真的这么喜欢?

    容妃闭了闭眼,摸了摸沉甸甸的肚子,嘴角微微勾了起来,眼中全是阴冷之色。

    “我心中有数。”

    …………………………………………………………………………………………………………………………………………………………………

    第二更。。。

    求夸奖。。。

    求表扬!!!

    月票。。。

    月票。。。

    月票。。。(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