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五十六章 缘由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据说此人颇得姚释之侄,陇西太守姚大人赏识,为他出具保书,将他举荐到了杜大人名下。”

    苏氏目光一转,挑了嘴角就笑。

    当然闺阁少女对这样的话题向来是不感兴趣的,她之所以特地提到陆长元,实在是因为此人颇为不一般,贺元慎曾在靖王府中与这陆长元有过一面之缘,当时领他前去靖王府的是容大人身旁的红人李彦安,这才引起了众人的注意。

    “那陆长元年纪不长,却极有文采,十年寒窗无人识,一举成名天下知。”苏氏凑过半面身体来,一双眼睛瞪得有些溜圆:“你说这陆氏到底是何来历,怎么偏偏就连姚大人都为他保荐?”

    她最好奇的就是这一点了。

    大唐所谓的科考只是刚刚萌芽,朝廷招揽人才便须得由有名望、有地位的人举荐。

    若能由有名望的大儒举荐入仕,自是最好,与此同时还有官员、勋爵举荐。

    而举荐人在出了保书的那一刻,便证明与被举荐人形成一种师生关系。

    若将来学生行差踏错,出具保书的人自然名声难保。

    真正的勋贵与有名望的大儒,极为爱惜名声,陆长砚能从姚焕致手中拿到举荐书,且受他力捧,实在是让人有些意外。

    “季昭也对他赞扬有加,说他文才过人,气度不凡。”苏氏笑了两声,伸出双手托腮:“我前两日在靖王府看过,不过就是普普通通罢了。气度没看出来,倒是一身穷酸气颇为显眼。”

    傅明华低垂下头,捏了帕子掩住了嘴边的笑意。

    苏氏再是沉稳,可也只是个不足十四的少女,此时便显现了出来。

    “依我瞧,他能哄得姚太守如此助他,便证明人不可貌相!”

    她这话一说出口,傅明华便点了点头:“对。”

    得到她这一样一回应,苏氏神色一振:“听说有一妻一妾,只是上回宴会并未来。说是妾室怀孕,妻子要在屋中照应。”说到这儿,苏氏冷笑了两声,脸上露出鄙夷之色:

    “我活了这样岁数,还从未瞧过妻妾有和睦相处的。事有反常即为妖,元娘,你说这陆长元的妾室到底什么来头?”

    少女微笑着看她,似是在等她回答。

    傅明华眼中露出几分惋惜之色。

    这样明显的事情,苏氏都瞧了出来,梦里的‘傅明华’却如傻子一般。

    陆长元的妾室闻氏明显有问题。梦里的‘傅明华’嫁进陆家之后,只知陆长元有一妾闻名,身怀有孕却不得宠,而被迁到别庄暂住,连闻氏所生的血脉也未带回陆家来。

    而那时许氏与陆长元成婚多年,肚皮也一直未见动静,照理来说,无论闻氏干了什么,血脉终归是陆长元的,他应该对这个孩子备加宠爱。

    可是陆府中人却对此不闻不问,仿佛未曾有过闻氏这人一般。

    直到梦里‘傅明华’无意之中听到陆长元与陆长砚商议,要将这个名叫陆怀陈的孩子接回陆家来时,她才开始有所怀疑。

    可到了那时,一切已经晚了。

    想起燕追之前与她说的陆长元与前朝余孽有瓜葛牵连,再想到梦里陆怀陈改名为陆怀留时的情景,傅明华又哪儿还猜不出来?

    闻氏所生的儿子名叫怀陈,便已经显了端倪。

    陆家又与前朝皇室有染,陆长元对闻氏母子照顾周到,对陆怀陈却不闻不问,极有可能不是他不关心这个孩子,而是有意要保陆怀陈性命,不敢将他大张旗鼓的放在洛阳之中养育。

    十有**,陆怀陈应有前陈王朝杨家血脉,闻氏丈夫应该另有其人。

    梦里的‘傅明华’听到陆长元兄弟商议之时,恐怕陆怀陈是有危险。

    带上‘傅明华’的儿子,应该是为了危急关头跟陆怀陈一命换一命,以保前朝血脉。

    所以在后来陆长元带了陆怀陈回府时,才会称他是陆怀琅,而真正的陆怀琅不知所踪。

    正因为心虚,所以后来的陆长砚不敢再见‘傅明华’的面。

    说不定陆家人一开始要娶‘傅明华’时,便早就心怀不诡了。

    所以后来的陆长砚对‘她’说让她不要再问,陆怀琅早就死了。

    陆家是前朝余孽!陆家是前朝余孽!!

    所以那会儿的燕追避开姚焕致推荐,将陆长元这个‘状元之才’拒之门外。

    那时的‘傅明华’得有多蠢,才会年纪轻轻,便早早逝去呢?

    苏氏莫名觉得浑身发寒,她看着傅明华,伸手搓了搓臂膀:“元娘,你不要这样对着我笑,笑得我直慌。”

    “你离他们远些!若是真心喜欢贺元慎,也不要让他离陆长元近了,此人有古怪!”

    傅明华看了苏氏一眼,认真的警告了她一句,苏氏愣了一愣,便点了点头。

    送走了莫名其妙前来做客的苏氏,傅明华想起了梦中的情景,兴致便有些缺缺。

    今年雪来得晚,一来便气势汹汹。

    庄简公府太夫人做七十大寿,邀了洛阳有头面的人前往。

    长乐侯府也得到了贴子。

    谁不知道庄简公府地位显赫,哪怕就是与容家相比,也毫不逊色。

    不止是白氏对这次庄简公府太夫人大寿十分上心,礼单也是再三比对,就连之前沁苑一行之后回来便消沉了许多的傅明霞也打起了精神来,一连裁制了好几身衣裳。

    晚上向白氏请安时,碧云等人本来以为白氏恐怕都不会见傅明华便让她回去的。

    自上回在沁苑之中,傅明华顶撞了白氏之后,使她心中生了芥蒂,对傅明华越发不待见。

    本以为银红出来是要说白氏身体不爽利,让傅明华先回去,却没想到银红福了一礼:“夫人正在屋里候着娘子,已经好一阵了,快些进去吧。”

    屋里已经烧起了地龙,白氏歪坐在椅子上,一旁桌几上已经摆了不少纸张。

    听到脚步声时,白氏头也未抬,直接便让丫环奉了茶上来。

    “元娘,你过来瞧瞧。”

    白氏手里捏了几张单子,目光仍落在纸张上,伸手便唤傅明华过去:

    “你年岁不小,也到了该说亲的年纪,这些掌家之事儿你也该管,你来替我瞧瞧,庄简公府太夫人七十大寿,这礼单我拟得如何?”

    …………………………………………………………………………………………………………………………………………………………………

    第二更~~~

    弱弱的问句,到了这个时候,还有月票能让我榨吗……(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