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五十七章 礼单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白氏斜着身体,望着傅明华看。

    她这样做当然不是为了使傅明华将来出嫁之后多些掌家经验,事实上这些庶务嬷嬷都有教导,谢氏在时,压根儿轮不到白氏来插手。

    而谢氏去后,白氏又对傅明华恨屋及乌,自然也没有那个心思来教她。

    这礼单之上十分简单,除了两件出自江西御窖的八宝瓶外,一些食材、药材,以及布匹等,看得傅明华都有些想笑。

    她伸手拉了拉顺着肩头往下滑的披帛,白氏的意思此时她自然明白了。

    这张单子别说好,简直失礼之极。

    白氏能拿出来,显然别有用意了。

    长乐侯府虽然当年立府之时,得太祖隆恩,食邑五千户。

    傅老侯爷在生时更是赏赐不断,在傅侯爷之后也有薪俸,可是这些收入却远及不上支出。

    宫里赏赐的物件儿都是有定数的,不可配卖。

    每年府里养着下人,侯府里大小主子一年四季都有几套衣裳的,更不要说平日的一些人情往来。

    再加上长乐侯府中还养了不少投奔而来的穷亲戚,再大的金山也不够挖。

    尤其是府中向来奢华,顿顿油脂满溢。

    不过长乐侯府也不是维持不下去了,白氏倒是拿得出钱来。

    之所以打傅明华主意,恐怕是这次庄简公府太夫人大寿,寻常礼品是送不出,若是贵重,白氏定是肉痛,这才想方设法的拐到傅明华身上。

    难怪连着好些天不肯见她的人,今日破天荒让她进来,又是让人看座奉茶。

    白氏递来单子时,一脸镇静之色,仿佛只是真在考问她这单子有无问题一般。

    可惜她猜错了傅明华性格。

    “依孙女看来,倒是不错,只是不知祖母可还有添改的?”

    白氏揣着明白装糊涂,她笑着抬了眼皮望着白氏看,白氏脸色刹时便黑得仿佛能滴出水来。

    “不错?”

    白氏轻声反问了一句。

    前些日子在沁苑中时,傅明华得罪了容三娘,并当面顶撞白氏,白氏便一直怀恨在心。

    初时还担忧容家报复,后来幸亏出了容三娘病重,又有郑国夫人之死顶在前头,长乐侯府才安然无恙了。

    她本想自己冷了傅明华一段时间,此时若她聪明识相,便该应承下此事,好讨她欢心才是,却没想到傅明华竟与她装傻。

    白氏的眼神顿时便冰冷了,握紧了手里的单子,望着傅明华就道:“跪下!”

    傅明华整理了裙摆,缓缓跪到了地上。

    身后江嬷嬷等人看到这一幕,既着急,却又有些无奈。

    白氏见她顺从,心里却是丝毫不见欢喜,反倒更是恼怒。

    她深呼了一口气,忍了心中的火:“这样的错处你也瞧不出来,倒枉费了当初你母亲江洲谢氏之名了。回去之后抄写女诫二十回,元岁前交到我的手上!”

    此时白氏分明就是恼羞成怒,故意找茬了。

    傅明华应了一声,离开白氏院中时,江嬷嬷便心里沉重。

    虽说傅明华并未怠慢,但现在离元岁并没有多长的时间,要想抄完二十遍女诫也是不易。

    等到了庄简公府太夫人独孤氏生辰那一日,傅明华也不过才抄了两遍罢了。

    此时离元岁又没多少时间,若是抄写不完,恐怕白氏又要借机生事儿。

    好在碧云几人临摹傅明华的字迹帮着抄写,已经有两天时间了,年前应该能抄写完。

    等到了庄简公府太夫人生辰那一日,不止是洛阳权贵几乎都来了,就连宫里几位皇子公主也都来了。

    庄简公太夫人出身显赫,她的娘家乃是独孤氏,极有来头。

    往上追溯,独孤氏的先祖乃是宇文皇朝时期大将刘成,失败被匈奴俘虏,后改为独孤氏。

    直到陈太祖收复失地,独孤氏才重回陈朝,定居洛阳,而后发展壮大。

    在陈朝杨氏家族治天下时,独孤氏与宇文氏也曾通婚。

    太夫人出身独孤氏正房嫡出,嫁进庄简公府后又为儿子娶妻荣国夫人杨氏,可说庄简公一门显赫无比。

    杨氏又生先皇后,地位超众。

    虽说皇后已死,但嘉安帝对庄简公府依旧是看重有加,逢年过节总是会有大笔赏赐。

    这样的情况下,洛阳之中想要巴结简庄公府的人简直如江之鲫一样多。

    白氏与一群人围在太夫人身侧,一群小娘子则又聚在一起玩耍。

    庄简公府客人来来去去,热闹非凡。

    苏氏看到傅明华时,便朝她凑了过来。

    “怎么不去与她们玩耍,偏倒来与我凑上一堆?”

    傅明华似笑非笑望着苏氏看,她便笑了一声:“我也是不想来,只是与她们也确实没什么话好说的。”

    庄简公府尚有几位未婚的郎君,都是嫡房所出。

    能与这样的人家联姻,那是名利双收。今日不少人都盯着庄简公府,可苏氏心中早有贺元慎,也不想与她们一块儿凑热闹。

    傅明华微笑着,也不说话。两人绕着湖边走,此时湖面已经结了些细碎的冰,风一吹来便让人浑身哆嗦。

    几道不善的目光朝这边看来,傅明华敏锐的感觉到了,抬头去看,那被她发现的几人却是不闪不避,依旧恨恨的望着她看。

    苏氏显然也发现了,望了过去。

    她来洛阳还没多长时间,对各家闺秀名字排行倒是背得滚瓜烂熟,但脸貌却记挂不住。

    “那是柱国公府的二娘子、三娘子,以及顾家的两位小娘子。”

    傅明华看了一眼,见苏氏一脸懵懂之色,出声解释。

    苏氏何等聪明,一听这话,便明白了利益关系,看了傅明华一眼:“你可能行?”

    傅明华不由便笑了起来,苏氏一见,便赶紧溜走。

    听说魏敏珠已经定下了亲事,议的是岐王府嫡次子燕韫为妻,与魏敏珠同岁。

    之前燕追弃幽州而选益州的举动,便使柱国公府彻底明白了燕追选择。

    魏敏珠耽搁到如今未定亲,年纪已经涨了,嫁进岐王府又非什么好亲事,她这样的出身,本该嫁进一等人家为妻,掌府中中馈的。

    可惜嫁了燕韫,往后只是做一闲散宗室妇。

    …………………………………………………………………………………………………………………………………………………………

    弱弱的求月票。。。我锁小黑屋了,才出来,嘤嘤,求a(安慰)v。。。(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