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五十八章 抓人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柱国公夫人善生养,共生了三儿三女,三个女儿中魏敏珠为长,她的亲事当初耽搁了,可想而知下面两个妹妹的亲事自然也就搁下了。

    当初魏敏珠恨傅明华,此时难怪她的两个妹妹也恨她。

    至于顾家的两位小娘子,都是魏氏所出,魏氏又是柱国公府出身,是魏敏珠的姑姑,几人不喜欢傅明华也就不奇怪了。

    苏氏之所以避走,是因为贺元慎与顾喻谨乃是至交好友。

    “苏娘子倒真是爱世子了。”

    江嬷嬷自然也明白其中弯道,不由便叹了一声。

    第二章

    傅明华顶着几个小娘子怨恨的目光,不紧不慢的从湖边走过,魏家两个小娘子就咬牙:“她脸皮倒是厚!”被人这样恨着也不怕。

    直到转角过了一片腊梅林,几位小娘子的目光才不见踪影了。

    另一头梅林转角也有人过来,她一转头,几乎便对直撞上了。

    披着一件黑色鹤羽大氅的燕追身长且又脸小,挑了眉望着她看,装出一副意外撞见的模样。

    “元娘?”

    江嬷嬷等人便站住了脚步。

    傅明华看了他一眼,他身后并未跟人,今日太夫人独孤氏大寿,几位皇子也算是先皇后之子,太夫人生辰自然也是要来的,遇到他并不奇怪,怪就怪在偏在这里遇到他了。

    燕追身为皇子,可不是像她一样能随意抽空出来乱走的。

    她叹了口气:“殿下。”

    燕追便轻声笑起来了。

    “知道你聪明,瞒你不过。”

    他挑了挑眉,看了她一眼:“怎么来得这样慢?”

    早晨来独孤府时,他就令人盯了半天了,可长乐侯府的人直到此时才来。

    又不是皇亲国戚,身份特殊,进来自然也是有先后的。

    傅明华不相信他不懂,他分明就是有意找话说。

    两人沿着梅林小道而走,燕追身材高大,她也不低,在同龄少女中已经算是拨尖的了,可偏偏只刚刚抵他肩头。

    “上回送去的蝴蝶,可喜欢?”燕追低头含笑看了她一眼,见她神色平静,瞳孔便微缩。

    他已经算是话少的,可她话更是不多。此时他提起送去的礼物,她也只是笑了笑,那笑容恰到好处。

    燕追发现她虽与自己同行,但却极有分寸的落后他半步,他虽然仍是笑着,但眼神却渐渐锐利了。

    “容大人送的东西,当然是好。”傅明华回了一句,燕追就摇头:“不好。”

    她愣了愣,仰头看他:“不好?”

    “不好。”燕追回了她一句,“元娘,你这样不好,我不开心。”

    他深深望了傅明华一眼,傅明华顿了顿,便停下了脚步:“殿下觉得我哪里不好?”

    燕追望着她看,她目光也不闪躲,燕追最终叹了口气:“上回长乐侯夫人可为难你了?”

    “没有。”傅明华摇了摇头,不想看他,她这话一说出口,身后不远处江嬷嬷却张嘴:

    “怎么没有?夫人前些日子明明罚您抄了二十遍女诫。”

    江嬷嬷突然插嘴已是失了规矩,燕追却是皱了眉,声音已经有些严肃:“她敢罚你?”

    “为何不敢?”

    之前燕追都在说她不好,白氏为什么就不行?她虽没这样说,但意思燕追却明白了。

    他忍不住笑,又走了两步,看傅明华跟上来之后,才问道:

    “元娘,在你心中,我与贺元慎究竟有何不同?”

    傅明华没想到他会这样问,有些诧异的看了他一眼:“自然是不同。”

    “除了出身、样貌、名字之外,在你心里,我与贺元慎没有丝毫的不同。”燕追眼睛渐渐眯了起来,神色有些凌厉逼人:“我们都是一样,心悦于你,想要讨好你,娶你的人。”

    他之前太过自视甚高,从未想过这些。

    燕追头一次将话说透,傅明华只觉两颊发热,终于冷静不下来了。

    她转头四处看了一眼,江嬷嬷等人没有再跟上来了,远远的在梅林一角那里,四处张望着。

    “看我!”燕追伸手将她肩头按住,眉梢间带着几分狠色:“可你对我跟贺元慎却是一样的态度。”

    甚至她对贺元慎时笑得比面对自己时还要多!

    “他算什么东西?”燕追看她眉心紧锁,唇角抿着,心里有些怒有些气,又夹杂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感受。

    就连他说了让她看他,她没有照办,他却好像并没有受到冒犯的怒火。

    “殿下。”傅明华伸手将他手掌格开,本来以为难以办到,却没想到几乎没用力,他就已经将手放开了。

    她后退了两步,伸手想要整理肩上被他抓乱的大氅,只是手伸出去却被他一掌握住。

    他只是微微用力,就将傅明华拉近了。

    “那在殿下心里,我跟旁人又有什么不一样?”傅明华被他拽住,也不挣扎,只抬头冷冷望着他看。

    她有些发火了,这会儿眼里带着怒气。

    燕追却突然笑了起来。

    他抬了手,傅明华以为他要做什么,正要防备时,他却将她大氅整理了一番。

    “当然是不一样的。”

    他说不出来有哪儿不一样,但她跟旁人是不一样的。

    如果他娶魏敏珠,那么他不会像现在一般费心尽力,但可恨的是,在她心里恐怕也与别人没什么不同。

    他忍了又忍,将她手腕放开。

    那腕如洁白的羊脂,细腻温暖,燕追看了一眼,就远远听到有人在唤:“傅大娘子可在?”

    傅明华应了一声,低头福了一礼告辞,燕追看她急匆匆的走了,他吸了两口气,一手将大氅的系结扯断,嘴里喝了一声:“戚绍。”

    躲在一旁梅林里的戚绍从树丛中钻了出来,刚刚他隐藏得好,那梅林密密麻麻又种得厚实,傅明华并没有发现他。

    他一出来,顾不得满头花瓣树叶,燕追将手里的大氅扔给他:“把贺元慎给我蒙了眼抓来。”

    戚绍自然知道他为什么发怒,不由小声道:“不好吧?”

    今日太夫人大寿,若是将贺元慎绑了,到时他哭哭啼啼告状,到时恐怕扰了庄简公府喜事。

    ……………………………………………………………………………………………………………………………………………………

    第二更。。。

    有木有月票惦记着我的。。。(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