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六十一章 误会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一行人依品级、身份排坐。傅明华与顾家、魏家以及苏氏等小娘子坐到了一块儿,至于父亲早丧的傅明霞等人,已经排到了大厅门口去了。

    席间傅明华只觉得后背似有芒刺在身般,转头望去就看到傅明霞含着泪水的目光恨恨的望着她看。

    今日这样的场景,最是体现身份地位之时,傅明霞向来心高气傲,想必已经恨上她了。

    苏氏坐了半晌,借机出去了一趟,回来时脸色有些难看,看了傅明华一眼,俯头在她耳边就道:“季昭被打了!”

    噗!

    傅明华险些喷了出来。

    只是一旁苏氏的神色格外愤怒,显然是在为了贺元慎而担忧。

    贺元慎被人打了,戚绍将他放了之后,他坐了好半晌才感觉缓过神来,摇摇晃晃回去时脸色就铁青,整个人都不好了。

    吓得柱国公府夫人顾氏连忙借了庄简公府的厢房给他歇息,又请了大夫,喝了安神茶,他才稍稍冷静下来。

    问他发生了何事?他只道遇了歹人,遭人打了。

    光天化日之下,庄简公府今日因为太夫人生辰之故,把守得极严,养的门客、私兵将庄简公府围得团团转。

    在这里侍候的每一个下人都是有根有底的,歹人压根儿就混不进来。

    可是贺元慎被打却是事实,他手腕上被捆绑后的青紫印记还在,脸色惨白,捂着肚子直唤疼,这事儿最后连庄简公太夫人都惊动了,此时正满府在寻找那下狠手的人。

    “季昭一向与人为善,有谁如此恨他?”

    苏氏心中又痛又怒,她爱贺元慎极深,此时听他被打,简直比打在了她身上还要痛。

    她脸色难看,傅明华却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今日与燕追见面时的情景。

    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这样荒唐的事儿也能干得出来。

    她挪了挪身体,苏氏敏锐的就察觉到了,不过却并没有怀疑到傅明华身上来。

    只当傅明华也被吓了一跳,因此看了她一眼。

    “你也被吓到了?”

    苏氏冷哼了一声:“没想到这庄简公府请来的人中,竟有如此不知礼数之人。”

    傅明华咬着嘴唇,苏氏这才注意她神情好似有些不对:“你怎么了?”

    “世子现在如何,可查出下手的人是谁了?”她这话一问出口,苏氏笑容顿时便发僵了。

    傅明华看了她一眼,就知道苏氏心中误会了。

    “你……”苏氏眼里露出几分警惕之色,傅明华眉头就轻轻一皱:“想些什么?”

    苏氏仍有些防备,听她这样一说,却不肯再言了。

    而这会儿被她问起的贺元慎,却是躺在庄简公府的厢房中,大夫褪下了他的衣衫,背上腿上都有青紫之色,但却都是皮外伤,并不碍事。

    顾氏双眼含泪,强忍了愤怒:

    “是谁如此胆大包天,敢在庄简公府逞凶?”

    贺元慎脸色苍白,熬过了腹疼之后,他便像是被抽空了浑身的力气。

    之前被人抓走又惊又怕,歹人与他说话时他只觉得心跳如鼓捶,也未曾注意其他。

    此时一冷静下来,便像是觉得那声音仿佛在哪儿听过一般。

    他原本人便聪明,此时一再回想,听着外头顾氏的怒喝,他恍惚想起了当日沁苑之中,三皇子说话时便仿佛是这样的声调。

    这个猜测一涌上心头,贺元慎自己都否认了。

    不可能吧?

    三皇子人中龙凤,不像是能干出这样事情的人。

    更何况那人话中对他讥讽连连,似是他抢走了那人心上的姑娘一般。

    燕追乃是皇子,哪怕是有心仪的姑娘,也不可能会被自己抢走吧?

    贺元慎心里犹豫再三,等到顾氏进屋里来时,问他可曾听出了贼人声音,他想了又想还是摇了摇头。

    无论是不是三皇子,他都不能说。若此事是三皇子所为,那么事情就是张扬开来,他也只能吃个闷亏,无凭无据,自然不敢声张。

    若不是三皇子,便肯定是有人陷害他,而自己便是被人用来陷害三皇子的人了。

    从贺元慎这里得不到线索,庄简公思来想去,唯有让人再严加防守了。

    席间苏氏与傅明华也不再说话,她防备傅明华对贺元慎仍是有意,之前与她说过瞧不上贺元慎的话便有可能是骗她。

    若是如此,这傅明华也着实太过可怕。

    她不愿再和傅明华说话,席间也不再看她,等到众人略略沾了筷子,桌上各式各样的菜式几乎没动便被撤了下去。

    今日庄简公府待客的菜式极其奢华,可惜为防等下吃多喝多如厕麻烦,一厅人都没怎么动。

    过了半晌起身时,丫环便领着女眷们三三两两的离开了。

    府中已经挂起了华灯,耳旁隐约能听到丝竹之乐,厅里人已经走了大半,她也起了身来,出厅之后才没走多远,前方转角处,一阵清脆的‘叮铛’声响了起来,伴随着几位少女嬉笑的声音与轻快的脚步。

    一条宽敞的游廊直通对面院落之中。傅明华听到有人来,不由停下了脚步,转角的少女们出来之后,她一眼就看到了这群少女之中,有好几位都是庄简公府的小娘子了。

    显然对面的人也都看见了她,嘴角边的笑容便顿了下来。

    那年纪最长的一位少女抱着暖炉朝她走来:

    “怎么这样巧,一出来便碰到傅大娘子了?”

    傅明华福了一礼,也是道巧。

    “几位娘子要去哪里?”傅明华问了一句,庄简公府的大娘子听了这话,便笑了起来:“说是杜大人带了一位姓陆的读书人来,此人丹青妙笔,说是一柱香功夫,便挥毫而就,得了祖父大人的称赞,我们也要去看看。”

    庄简公府的大娘子虽说是在笑,可是眉眼间却带着高傲。

    她穿了一身色彩绚丽的长裙,那裙中以孔雀羽毛镶织其中,走动间裙子华丽无比。

    虽说未及笄,但这位娘子打扮之中却尽显奢华之色,裙下若隐若现一双绣鞋之上,都镶嵌着硕大的珍珠。

    她望着傅明华,顿了半晌才邀请:“傅大娘子可要同去看?”

    …………………………………………………………………………………………………………………………………………………………

    第一更。。。

    求月票。。。(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