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六十三章 打脸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白氏话里的意思,连钟氏都听了出来,更何况太夫人了。

    她只是低头端了茶碗喝了一口,才搁了茶盏笑道:“依我看,傅夫人这几个孙女长得都是钟灵毓秀,又哪儿还需要我来指点?”

    太夫人这话一说出口,厅内不少人便都低垂下头去抿嘴笑。

    白氏脸色青白交错,她哪怕再是糊涂,可此时也回过味来。

    之前傅明华上前时,太夫人还曾问她是哪家的娘子。

    此时独孤氏却张嘴就长乐侯府的姑娘个个都是好样的,明眼人都瞧得出来她是睁眼说瞎话.

    白氏又羞又气,此时恨不能找个地缝钻下去才好。

    周围人的目光看得她脸色胀红,她心里生出一股怨气来,好半晌才忍下去了。

    要让白氏朝独孤氏翻脸,她是不敢的,唯有恨恨的看了傅明华一眼,勉强笑道:

    “得太夫人夸奖,又哪儿有您说得这般好的?”

    她退了下去,独孤氏便轻慢的勾了勾嘴角,看到傅明华时,目光里便多了几分不喜之色,侧了脸冲一旁婆子吩咐:“傅大娘子捡起了瑞成的金球,去拿我房中那装好的袋子来。”

    众人听到傅明华拿了赏,都是有些羡慕。

    白氏感觉到众人不再看她了,才松了口气,只是心里却不如之前欢喜了。

    人群之中陆长元也站在庄简公身后,看到傅明华时,目光便闪了闪。

    已经十四,还未定亲么?

    他已近而立之年,对于这个才不过十三四的少女自然生不出什么别样的心思来。

    不过他家中却有一个正值年纪的弟弟,与傅明华倒是正好相配。

    陆长元心中记下这一点,便低眉敛目。

    庄简公府的丫环回头拿了个不小的东西出来,那袋子约摸有半尺长,是上好的绒布,里面也不知装了什么东西。

    只是此时却不好打听。

    傅明华伸手将东西接了过来,便摸到了其中装的恐怕是一卷书,她顶着众人好奇探究的目光,向独孤氏福了个礼谢过,独孤氏看她行为举止,眼神又有些恍惚。

    但一瞬间之后她又神色坚定,露出笑容来,挥了挥手。

    热闹了一整日,太夫人也是乏了,众人便都要告辞,跟着白氏离开暖阁时,傅明华折转回头看了燕追一眼,他仍坐在椅子上,一手搁在扶手上,一手端着茶盏,勾着嘴角,目光深邃,不知心里在想些什么。

    她不再看,别开头去提了裙摆跟着白氏出阁,渐渐的身影便再看不到了。

    燕追握紧了手里的茶杯,最终仍是将杯盏搁到了桌子上。

    她倒是心狠,转头说走就走,半点儿犹豫都没有,倒是他越来越不喜欢看她总是三番两次在自己面前脱身离开了。

    等女眷们一走,燕追等人自然也是离开。

    陆长元是跟着杜玄臻来的,燕追与燕信等人则分头行走。

    一路上燕信望着燕追看,嘴里试探道:“三哥,三哥年纪不小了,刚刚那傅大娘子容貌倒也出众,不过性格倒老沉了些,再过一年,她年纪可是不小了,若是三哥喜欢,不如纳进府中把玩。”

    燕信语气轻佻,也不知为何,他总觉得燕追仿佛待傅明华不同。

    他想起那日宫台之上,燕追望着洛河之中,当日他便令人查了,河中那舟上的人是长乐侯府的傅明华。

    傅明华母族出身江洲,谢氏曾带她进宫过数次,她与燕追肯定见过。

    可是他与容妃提过此事之后,容妃却是斥他多想了,还恨铁不成钢让他以后长进一些,不要只知耍乐。

    容妃是说傅明华如今已相当于傅家弃子了,江洲这些年来对她这样一个外孙不闻不问,长乐侯府如今已经不再有用处,燕追看中的是将来嘉安帝身下那张龙椅,如何会娶一个没有助力的小娘子?

    天下美人儿多得是,燕追又不是疯了。

    此时燕信试探,却不想燕追听了这话,就转头看了他一眼,眼神有些轻蔑:

    “就凭你,也对我的事指指点点?我还当你只知耍乐!”

    燕信脸色登时铁青,燕追却大步离开了。

    风掀起他大氅的一角,那背影瘦高。

    戚绍跟了上去,燕信看到人已经不见了,才恨恨诅咒出声来。

    回了傅府之后,白氏还绷着一张脸,众人也不敢出声,随她回了屋中。

    银红服侍着她进内室换了衣裳,沈氏匆匆赶来,看着气氛有些不对,不由望了女儿一眼,傅明霞就小声道:

    “还不是怪她出风头。”

    她语气里带着几分埋怨,努着嘴朝傅明华方向看了一眼,沈氏顿时便哼了一声,寻了椅子坐下来了。

    今晚的事儿钟氏也是瞧在眼中,知道白氏分明就是借机撒气罢了。

    照理来说,白氏也不是当真糊涂,处处针对傅明华,也只是对当初的谢氏积怨太深。

    那会儿的白氏在谢氏面前有多讨好,如今便在傅明华面前态度有多恶劣。

    白氏就仿佛要在傅明华身上找回当初在谢氏身上没使着的威风,这事儿谁也管不了,只可惜谢氏死得太早了。

    钟氏叹了口气,同情的看了傅明华一眼,才将目光落到了自己腹前。

    白氏尚未出来,众人支起了耳朵听着屋里一静一动,听到她咳嗽的声音,以及丫环侍候着穿衣的‘沙沙’声,恍惚间似是有一串脚步声进来。

    屋里几人转了头去看,就见到神色严肃的傅侯爷进了外间,由丫环侍候着脱去了皮裘。

    傅侯爷神色不善,进屋时每一个脚步都让屋里几个娘子抖了一抖。

    “怎么回事?”

    他径自进了屋,坐到了椅子之上便问了一句。

    丫环之前尚未沏茶,此时看到侯爷进来,忙不迭去取水泡茶。

    看这屋里下人做事没有章法,傅侯爷脸色越发难看。

    他一句话问完,屋里白氏匆匆忙忙出来,眼见傅侯爷要发火,连忙就道:

    “还不是今晚有人想出风头,惹了人笑话。”

    听了这话,傅家人目光便俱都落到了傅明华身上。

    外间傅其弦也来了,人还未到,身上的香粉味儿便传了进来。

    …………………………………………………………………………………………………………………………………………………………

    我的麒麟臂已经大不如前了……

    撸字速度慢,大家包含。。。嘤嘤嘤(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