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六十五章 好处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在傅侯爷面前,丝毫没有白氏反驳的余地,她只看着傅侯爷将话说完,便起身离开。

    这一走便像是将白氏魂都带走了似的。她也没有闲心再管傅明华等人,只是红了眼眶,由银红扶着进了内室,沈氏也哭哭啼啼跟了上去。

    出了白氏院门时,钟氏望着傅明华欲言又止。

    钟氏看得出来,白氏今晚丢人,恐怕是触了傅侯爷逆鳞,要下决心收拾她了。

    只是她望了傅明华一眼,想了想仍是小声的说:“你自己多加小心。”

    傅侯爷此人心机颇深,心胸又并不算宽阔。

    白氏犯到他手上,傅明霞也被发落,哪怕今日之事不关傅明华的事儿,恐怕他也会牵连傅明华的。

    更何况家里这些小娘子中,傅明华都未议亲,他却偏提了傅明霞,恐怕在傅侯爷心里,对傅明华婚事是早有打算的。

    钟氏叹了口气,她也是日子难熬,丈夫不在身侧,自身都顾不了,又哪儿有本事帮傅明华呢?最多也不过就是提点她两句罢了。

    傅明华点了点头:

    “多谢您提点。”

    钟氏也就摆了摆手:“不用谢我,你这样聪明,恐怕自己也是明白的。”

    “虽然如此。”傅明华伸手捏着大氅拉了拉,笑着就道:“可三叔母的提点又是不同。”

    听了这话,钟氏脸皮一热,也不再看傅明华一眼,只是伸手摸了摸傅明月的头,神情慈爱:“天时不早了,我该回去了,元娘也还是早些回去歇着吧。”

    傅明华应了一声,看钟氏母女走了。

    站了一会儿,夜里风寒雪重,寒意透过鞋底直往上窜,才没站多久,便脚底都麻了。

    她也匆匆回了院子,泡了个香汤才觉得浑身暖和了。

    碧青跪坐在浴盆边,清理傅明华顺滑的头发。

    这热气缭绕的屋子里,傅明华被熏得双颊泛红,眼波迷蒙,这才多了几分少女之气。

    碧云进来,神色有些不快:“娘子,庄简公府太夫人送的是一卷女诫。”

    太夫人送女诫的原因,分明就是因为白氏举动,而瞧不起傅明华的意思。

    今日白氏出丑,却累得傅明华在旁人心中印象不好。

    碧云咬着嘴唇,有些生气。

    “搁起来就是了。”

    早在接过那袋子之时,傅明华便已经摸着心中有数,这会儿倒也不气,只是闭着眼睛吩咐了一句。

    碧蓝舀了些带着淡淡香气的水缓缓倒在傅明华胸脯之上,那肌肤如凝脂,微微起伏的曼妙曲线被水光润泽。

    “夫人想为二娘子谋划,却又偷鸡不成蚀把米。”

    说到这里,碧蓝有些幸灾乐祸:“还想怪罪到娘子身上,这回却不想侯爷将二娘子婚事定了下来。”

    碧青也勾了勾嘴角,伸手抹了一把额头:“二娘子若是嫁右司郎冯大人,可是低嫁了。”

    “那冯大人年纪可不小了,就是比世子都大了几岁。”

    傅明霞向来心高气傲,却定了这样一个婚事,恐怕气都能气得死她。

    两个丫头都有种扬眉吐气之感,傅明华却将头靠在桶沿,歪了头盯着两人看:“这可是一门好亲事。”

    梦里的‘傅明华’也记得冯万应大人曾向长乐侯府提过亲。

    不过当时嫁进冯家的,可不是傅明霞这个白氏的掌中宝,而应该是庶出的哪个姐妹。

    可惜傅明华幼时年纪小,梦里许多情景都已经忘了。

    不过唯一能记得的,就是这冯大人年纪虽不小,但是对妻子却尤其爱护。

    那时冯万应不纳妾,不狎妓,对妻子处处关怀体贴,当时梦里的‘傅明华’也曾耳闻了的。

    之所以记得尤其清楚,不过是因为梦中的‘傅明华’过得并不幸福,才会对出嫁的庶妹十分羡慕。

    “唉。”傅明华叹了口气,可惜冯万应这样性情敦厚的人,遇到了心气高的傅明霞。

    “好亲事?”

    碧蓝有些不信,取了香露在手中晕开,双手一搓才在傅明华圆润晶莹的肩上按压:“那冯大人只是续弦,年纪又大,还有子女,二娘子嫁过去可是现成的……”碧蓝说到这儿,顿了一顿:“娘子怎么说这门亲事好呢?”

    傅明华别过脸来,望着她看:“冯大人在洛阳并不出名。”

    不比地方官员,五品便已是大员。

    在洛阳之中,像冯万应这样下五品的官儿却多如牛毛,根本不被人看进眼中。

    傅明华睁开了眼,她的目光在雾气重重的房里柔和却又极其坚定。

    “三叔母说的话,你们想来也该听了。”她吐气如兰,碧蓝愣了愣,傅明华又眯了眯双目:“祖父要与他结亲,必定是有好处。”

    冯万兴虽然年纪大,但未必不会翻身。

    更何况他还有儿女。傅明华想起了他嫁进荣庆侯府的长嫡女,只是没看过荣庆侯府的郎君,她也不敢一口断言就是。

    傅侯爷无利不起早,能接下冯万应托人带来提亲的请求,并应允将傅明霞嫁去做人填房,表面看来是因为白氏举动之故含怒而定,但实则令人深思。

    若是没有缘由,他恐怕会留着傅明霞,将来嫁给更有利于长乐侯府的人。

    “好处?”

    江嬷嬷手里捧了一杯清水进来,正巧便听了这话。

    她喂了傅明华喝了,将杯子一搁,才问道:“娘子这话是何意思?”

    “祖父曾说,冯万应是托了宗正寺的刘大人前来提起此事。”她微笑着,脖颈与靠在桶沿的玉白背脊形成优美的曲线。她不着寸缕的坐在水中,一只雪白圆润的手臂没入水中,那手指细长,在水底轻点着,带起阵阵涟漪。

    江嬷嬷便看得恍神,那手指间细微的动作无声无息,偏偏引起的动荡却从水底涌上水面来,如同傅明华这个人。

    旁人都当她谢氏一死,她必定是六神无主,任由长乐侯府搓圆捏扁,再兴不起风浪,只是废子。

    可偏偏她又并不是别人所想的那般,坚定而又隐忍。

    “这刘大人能进宗正寺,恐怕不是普通来历,应该与皇室中人有牵扯。”

    …………………………………………………………………………………………………………………………………………………………

    菊花妈妈课堂开课了!!!

    大唐论坛里:

    狂拽酷炫**炸天的追儿:请问,怎么博得我家小明华的欢心?让她喜欢我,不要拒绝我捏?在线等,急!

    众人:投月票。

    狂拽酷炫**炸天的追儿:我想知道作者亲妈啥时候给我把明华拉碗里?

    众人:投月票!

    狂拽酷炫**炸天的追儿:请问……

    众人:投月票!

    追儿一怒之下,把贺宝宝打了!今天不投满一百张,我就绝壁不停手!!!

    贺宝宝:救命啊,求投月票啊……(尔康手)求憋打脸,我要勾引妹纸哒!(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