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六十六章 哭求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傅明华推测,要么刘大人身后是有某位皇室提携,使傅侯爷抱着牺牲一个孙女,也要换回刘大人好感,以使与刘大人身后的人拉扯上关系,要么就是冯万应为了此次续弦,提出了不少好处。

    她叹了口气,傅明霞若能嫁他,往后也是正经的五品官太太,恐怕也比嫁个不承爵、没功名的勋爵府次子要好得多。

    第二日白氏装了病,说是不能起身,傅明华前去请安时,她还在屋里一声咳一声的。

    傅侯爷闻讯而来,脸色铁青。他定下的事儿,又哪容白氏反悔的,进了屋之后也不顾有晚辈在,径直往内室而去。

    不多时便听到内室里两声争执声传来,白氏轻声的哭:“侯爷为何如此绝情?二姐儿自小没父……”

    中间夹了些碗盏被摔碎的声响,末了就听傅侯爷道:

    “若是你不去,我便使吴氏前去!到时丢了你的脸面,可别怪我无情。”吴氏是傅侯爷的两位妾室之中的一位,也算是出身良家,父亲当初是正经的读书人,讨了个秀才功名,当时的工部之下管水利的司川员外郎海成乃是同乡。

    看在同乡之仪,海成将吴秀才收为幕僚。数年之后感念这吴秀才办事妥当,由海成举荐,将这吴秀才外放为县令,后吴秀才想方设法将女儿献进长乐侯府,才得了当时傅老侯爷一个恩典,提为了六曹之下司户一职。

    吴氏进府之后,容貌秀丽,性情温顺,颇得傅侯爷宠,生了一儿三女,一女并未养大,两个女儿外嫁,如今年纪大了,安心在府中过,也不与白氏争锋,倒颇得傅侯爷看中。

    一个月中有十来天都歇在她房里的。

    这会儿傅侯爷提起让吴氏替代白氏出门,显然也瞧出白氏借机装病是想将这门婚事拖黄了。

    只是傅侯爷原本没有真正要使傅明霞嫁去的心,此时被白氏一闹,也是心硬了。

    今日傅明霞在府中时,便使白氏三番两次为了她出丑,若再留几日,岂非白氏要翻天了?

    屋里白氏哭哭啼啼,傅侯爷却勒令她立即起身。

    “若你病好不了,便迁去佛堂养病,这府中大小事儿,你也不要操心了。”

    傅侯爷的声音十分坚决,白氏就哭道:“让个姨娘掌家,以后让几个晚辈怎么议亲?”

    “你丢人还不够吗……”傅侯爷先是说了些什么,后又将声音压低了,等他出来时,已经是半柱香之后了。

    白氏穿了衣裳出来,因赶得匆忙,连脸上粉都未抹匀。

    那眼睛还有些红肿,低垂着头却不肯使人看出来。

    马车已经让人备妥了,白氏垂头丧气跟在傅侯爷身侧。

    屋里沈氏也像是一宿未睡的样子,双眼通红,此时看到白氏一出来,眼泪便‘刷’的一下涌出来了。

    “侯爷,不可以啊!”沈氏‘扑通’一声朝地上跪了下去,额头重重的撞到地上,发出‘嘭’的一声响:

    “大爷早逝,留下我们孤苦伶仃母女两人,大爷只留下了二姐儿一滴血脉,儿媳求侯爷不要将她许到冯万应府上。”

    沈氏声音哆嗦,她人虽蠢,但对傅明霞却是真心疼爱的。

    此时壮着胆子哀求,白氏也就跟着出口:“侯爷,二姐儿也是命苦,昨夜我梦到了大郎,总觉得对他不住……”

    “哼!”傅侯爷哪儿会因为沈氏的哀求就心软,“我瞧着大郎在地下也是寂寞,前些日子我也是梦到了大郎,老大家的这一个月就在院中吃斋念佛,兴许能替大郎攒些功德。”

    这样说显然就是不会再回心转意了。

    沈氏面如金纸,仰头倒下。

    白氏闭了嘴,不敢再出声。

    她无可奈何的跟在了傅侯爷身后出了门,钟氏看了白氏背影一眼,突然有丫环惊叫了一声,沈氏瘫在地上,竟是一副已是将死之人的模样,脸色发青了。

    钟氏吓了一跳,连忙伸手掐在沈氏人中之下,沈氏嘤咛一声醒了过来。

    醒来之后她神色迷茫的四处看了一眼,半晌目光中才有了神彩,似是缓过气来。

    她想起之前屋中的情景,登时拍打着地面就哭,钟氏扶她也不肯起来。

    沈氏一双手吊着钟氏对襟领口,哭天抹地的喊:“你救我干什么?你救我干什么?”她边喊边摇钟氏的身体,摇得钟氏一个踉跄也坐倒在了地上,心头便有些恼了。

    “大嫂说的是什么话?”

    钟氏忍了气,由丫环扶着起身。

    这沈氏做派与傅明霞一模一样,都是个不着调的。她说不救便不救,却没想过若是回头白氏问起,自已又哪儿有好果子吃的?

    “怕是魔怔了,说的糊涂话。”

    说到这儿,钟氏看了沈氏身边的丫环一眼,示意道:“还不快把你们太太拉起身来。”

    “我不起来,我不起来!”沈氏伸手要去抓钟氏,却被她避开,不由气得直拍地面:“你们一个个的都想害我们孤儿寡母的。若是我去了,二姐儿便得守孝二十七个月,冯万应一定等不了这么长时间。”

    沈氏说着,恨恨的盯着钟氏看:“你就巴不得我姐儿嫁去冯家,好挡了你几个姑娘的灾!”

    她虽糊涂,但也知道依傅侯爷性格,肯定是不可能使傅明华顶替傅明霞嫁去冯家的,这府里唯有欺善怕恶,看她母女没有依靠。

    不过钟氏的三个女儿就不一样了。

    钟氏三个女儿也是嫡出,但傅其彬不在洛阳,便是定下了亲事也回天乏术。

    她怀疑这回的事儿,是钟氏得到了风声,却不着痕迹的将祸水引到了傅明霞身上来。

    沈氏这番胡说八道,让钟氏又羞又气,看她要来抓,忙不迭的躲,又喝道:“还不快将大太太扶回房去,否则侯爷回来,小心打一顿将你们发卖出去!”

    几个丫环吓了一跳,连忙将沈氏扶了起来,她挣扎着还不肯走,恨恨望着钟氏与傅明华诅咒:“我不会放过你们的,我的女儿不好,你们也不要想好!”

    她被人拉出去好远,声音依旧传来,直到好一阵之后,才渐渐听不到了。

    ……………………………………………………………………………………………………………………………………………………………

    第二更。。

    我忘了我要怎么求票。。。

    难道我专注于写文一百年吗?

    端午节过节不收礼呀,收礼只收月票票……

    我这里连广告都强插了,没有人可怜我吗……(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