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六十九章 抄书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相反傅明纱就不一样了。

    从看到冯万兴时,她便脸露失望之色,显然是瞧不上这样一个下五品官儿的。

    想起梦里她嫁的是王府庶子,便可见她野心勃勃。

    看傅明珠这模样,莫非梦里嫁了冯万安的,就是她了?

    傅明华心里想。

    几姐妹离开惠湘居,碧蓝拿了剪子还站在院中一处廊下候她,显然并没有回房去。

    剪了几株梅回房,晌午傅明华尚未歇下,就听有下人来回,说是寻江嬷嬷的。

    她的一个江洲的同乡来了,受了她丈夫所托,为她带了些家里的衣物来。

    江嬷嬷听了这话,有些意外。

    她的丈夫与儿子还靠她在傅府之中侍候傅明华养活,家中无余钱,她当初前来洛阳时,家里衣物虽没带走,但此时大多不合身了。

    现在却有个什么同乡说是给她带衣物,她有些好奇,又意外的出去了,晌午之后傅明华小睡起身,问起此事,江嬷嬷有些无语的看了她一眼:

    “娘子一看就知道了。”

    江嬷嬷语气带着几分难掩的喜色,她转身出去,回来时手里拿了个方方正正的包袱在,解开之后露出里面一个雕花木箱子。

    那箱子并未上锁,显然江嬷嬷已经打开过了。

    她将盖子一揭开,里头整整齐齐摆放着一叠叠的宣纸。

    傅明华倒有些好奇了,撑起身去拿了一张,上面满满写着女诫。

    噗!

    这字迹还有些眼熟,似是之前燕追的手笔。

    她想起燕追好似还有一方写了词名的帕子在她手上,中间要么是因为没有机会,要么便是想起来时都已经是与燕追分开之时,至今尚未还他。

    可是他抄写这个女诫有什么意思?

    傅明华伸手去捡,里面厚厚的有一二十张的样子,字迹都是相仿的。

    她不由想起当日在庄简公府时,江嬷嬷说白氏为难她,罚她抄了二十遍女诫的事儿。

    “……”

    主仆两人相望无语,傅明华一时之间竟有些说不出话来,犹豫半晌,将这些东西又放进了箱子里,小声道:“拿下去吧。”

    江嬷嬷有些着急,她显然也是想起了这事儿。

    燕追能替傅明华抄写女诫,这是好事!这证明燕追是用了心的。

    “绿芜去替娘子将炖好的甜汤送来。”

    江嬷嬷指使着绿芜下去,内室里只剩了傅明华以及江、付两位嬷嬷,还有四个贴个大丫环之外,便再也没有其他人了。

    “娘子要放到哪里?当初夫人罚您抄写的二十篇女诫至今不过写完十五六而已。”

    白氏脾气古怪,最近又因为傅明霞之事心情烦燥得很,江嬷嬷就害怕傅明华若是没照她说的,写满二十篇女诫,到时给再挑她刺。

    傅明华知道江嬷嬷的意思,不由叹了口气。

    燕追这样的举动让她眉心轻拧,心里是明白他的意思,好半晌之后才将眉梢舒展开来。

    碧云等人也早隐约猜到一些,上回庄简公府时三皇子毫不避讳便能看出几分端倪。

    这会儿江嬷嬷将事儿点破了,却没想到傅明华脸上不见半分娇羞之色。

    江嬷嬷看了付嬷嬷一眼,付嬷嬷心领神会,招呼了碧云几人出去。

    屋里只剩傅明华与江嬷嬷二人了,她才朝傅明华靠了过去:

    “娘子心里是怎么想的?”

    她突然觉得有些看不懂这个娘子了。

    燕追有意于她,且又看得出来确实是上了心。

    上回自己无意中一句话,便使三皇子令人大费周折送了二十卷抄写好的女诫,可见确实有心。

    在这样的情况下,傅明华要是嫁他,往后夫妻有情有意,将来日子也能过得和美。

    江嬷嬷偻着腰,望着傅明华看。

    却见翻过年便已快十五的她却是不慌不忙的。

    她曲腿坐在炕上,一手撑在矮桌之上,听了她这话,却是伸手将矮桌的抽屉拉开。

    里面摆着一盒一盒的香,她捏了块香出来,将桌上摆放着的香炉鼎盖揭开,里面一块香已经快燃烬了。

    “奴婢看来,殿下倒是有心的。”

    江嬷嬷有些着急,看她捏着那块才取出来的香扔进炉中,又拿了银签拨了两下,登时炉里徐徐冒起青烟,屋中香味儿更浓了些。

    傅明华年岁不小了,傅明霞如今眼见着也即将要定下亲事,可傅明华却还没有着落。

    虽说傅明纱等人与她同龄,可傅明纱只是庶出而已。傅明华婚事要是再耽搁下去,恐怕会成为旁人的笑柄。

    现今燕追心悦她,崔贵妃看样子也是有意于傅明华,可是江嬷嬷之前还以为松了口气的心,此时又提到了嗓子眼儿里。

    她想起了谢氏!

    当初的谢氏嫁傅其弦怀了身孕不久,她便被人从江洲带进了洛阳。

    看多了当年的谢氏做派,以及这些年来她与傅其弦之间夫妻关系的冷淡到恶化,虽然傅其弦不是个好东西,但谢氏将日子过成这般模样,未偿也没有她自己太过冷淡的原因。

    傅明华眉眼与她肖似,那青烟下,她的眉眼柔和里带着冷意,嘴角勾起的弧度带着坚定,与当年的谢氏有六七成相似。

    三皇子对她体贴,江嬷嬷都替她欢喜,她却像是丝毫也不动容的样子。

    江嬷嬷眼圈发红,将头低垂了下去。

    燕追不是当初的傅其弦,也不是当初的傅其弦能比的,可是傅明华若是继承了谢氏的性子,她打了个冷颤,心里发紧。

    这些年跟在傅明华身旁,江嬷嬷是真正一心为她好的,深恐她这性格害了她自己。

    当初的谢氏自己都不懂处理夫妻关系,对这唯一的女儿又极为冷淡,教导傅明华的是几个江洲请来的嬷嬷而已。

    想到这里,江嬷嬷小声道:

    “娘子别怪奴婢多嘴,您对三皇子,是不是无意与他……”

    傅明华叹了口气,看了江嬷嬷一眼。

    她弯着腰,无论梦里现在,她总为自己操心担忧。

    ‘谢氏’死后,江嬷嬷夜里都睡得不太踏实,直到她仿佛发现了什么之后,才开始松了口气的。

    这样一个人,傅明华又怎么忍心让她为自己担忧呢?

    ………………………………………………………………………………………………………………………………………………………………

    第一更。。。

    昨天木更,今天补上,虽然晚了,不过先传三更,剩两更十二点后~!(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