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七十章 妄想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我明白嬷嬷的意思。”

    她将手里银签一放,取了一旁的罗帕擦手:“嬷嬷放心就是,若皇上赐婚,我自然不会拿捏性子。”

    “可是……”

    三皇子少年性情,又出身尊贵,若数次在傅明华身上碰了钉子,天长日久恐怕也会寒心。

    江嬷嬷的意思是她不要如谢氏一般,不屑于对丈夫施展手段。

    傅明华叹了口气,她明白江嬷嬷的意思。

    她抬起眼皮,目光与江嬷嬷对上:“我不会如我母亲一般。”

    之所以此时她觉得燕追的举动让她有些困扰的,是她如果嫁燕追,夫妻两人是相敬为宾最好的。

    从‘梦里’傅明华的一生便看得出来,男人的宠爱并不长久。

    ‘那时’的陆长砚腿有疾,人称性情如玉,不重女色,还不是纳了一妾,有个通房的。

    燕追此时的示好,对她来说不如做些更实际的事。她不相信男子甜言蜜语,也不想哪怕将来嫁他之后,两人太过亲近。

    若是燕追肯与她保证将来无论纳侧妃侍妾,都会维护她的地位,给她体面,恐怕对傅明华来说,远比这二十篇女诫更令她安心。

    她嘴角边的笑意隐了去,神色变得有些冷淡,伸了手指弹去食指缝刚刚沾染到的香灰。

    她不相信燕追!

    不过她会做好自己的本份,会敬他、重他,不会如谢氏一般的。

    江嬷嬷抿紧了嘴唇,两人将话说开,傅明华能明白她的意思便是最好的。

    “嬷嬷放心就是。”

    她这样一说,江嬷嬷不知为何,倒更不放心了。

    只是傅明华已经不想再提此事,她转头望着窗外,铺天盖地的雪掩住了院子本来的颜色。

    再过不了多久,便是春闱了呀。

    那时候的陆长元早就野心勃勃准备入场,她端了桌上已经温凉的茶水,抿了一口却笑了起来。

    而此时的杜玄臻府里,陆长元正收拾着自己之前带来的,自己所写的治国之道以及诗句。

    杜玄臻点了点头,端起茶喝了一口,看陆长元沉稳刚毅的脸庞,他向来有识人之明。

    这回陇西太守姚焕致为他举荐的这个陆长元确实颇有才能,对于时势也看得清。

    更重要的是,他虽然身为读书人,但却并不迂腐,颇让他惊喜。

    杜玄臻放了茶,沉吟片刻,这才让陆长元坐了下来。

    如今陆长元也算是他的门生,现在杜玄臻权势看起来大得很,身为百官之首,在朝中隐隐有左相之威能,在朝中一呼百应,但杜玄臻却知道自己的地位并不稳。

    他是先帝时期便被册封的老臣,并不是嘉安帝心腹。

    更何况他的父亲已经年迈,随时有可能去,到时他丁忧三年,嘉安帝再召回他的可能性为零。

    三年之后,哪怕他年纪还轻,但极有可能皇上会给他封个荣一品的官职将他架空。

    到时朝里朝外他就得有自己的人。

    杜玄臻十分看好陆长元。他服侍过大唐两位皇帝,深知当今这位品性。

    嘉安帝与太祖一般,恨世族。

    可是当年的先帝却是靠各大小世族而起家的。立国之后论功行赏,世族势力鼎盛时期,除了一些无关紧要的官员之外,朝中大半文武官员,都是出身世族的。

    虽说后期太祖血洗世族,朝廷到如今已经几乎摆脱了世族的掌控,不过前朝借鉴仍在。

    哪怕就是现在,容氏一族里,在朝中当官的便是十数人。

    如今虽说世族已被打压了许多,但真正名门望族,嘉安帝还伸不进手去。

    近来容涂英献妻女换名利,皇上有意给容涂英铺条路出来,依杜玄臻来看,这事儿是福是祸还未定。

    容氏的事暂且他不管,倒是这陆长元出身寒门,并无根基,又有学识,再加上为人知道厉害关系,他这样的人,最适合做个嘉安帝的忠臣。

    杜玄臻想着,要不自己推他一把,将来也对自己有利。

    “听说你有个兄弟,已经进了洛阳?”

    陆长元便笑着起身,拱了拱手:“学生确实有个兄弟,翻过年恰好十八,能得大人看中,实在是他天大的幸运。”

    杜玄臻见他知趣,不由捻了捻胡须,微笑着点头:“倒是大好年纪,你学识出众,人品上佳,想必你那兄弟也非一般人。”

    “唉。”

    陆长元听了夸奖,不喜反忧:“不瞒大人说,我那兄弟年纪已涨,却未说亲,他样貌学识不比学生差了半点儿,可是却独有一点,腿脚不是特别方便,学生家贫,已致蹉跎至今。”

    他神情有些低落,杜玄臻倒是有些意外看了他一眼。

    “姻缘天定,你还是安心准备二月春闱,是成是败,都在这一举。”

    这春闱并没有几天了,依杜玄臻看来,陆长元去思考那些事儿,不如暂且放一放。

    “待你功成名就,自然能为令弟娶个温柔贤淑的妻子。”

    陆长元微微一笑,十分有把握的样子。

    被杜玄臻看中,他也是不骄不躁,这模样更是让杜玄臻喜欢了几分。

    说起陆长砚的婚事,倒也不是因为陆长砚腿疾之故讨不到温柔贤淑的妻子,实在是因为陆长砚心有所属,再加上陆长元又觉得弟弟学识、样貌与人品样样皆不知比这洛阳之中多少出身高贵的郎君好了多少。

    就是那被称为当世玉郎的贺元慎,在陆长元看来也比不上自己的弟弟。

    他怎么忍心随意为陆长砚抬门妻室回去。

    倒是……

    “学生上回倒是看到长乐侯府中一位大娘子,进退有度。”

    杜玄顿了一顿,刹时便明白了陆长元的意思。

    他有些啼笑皆非,洛阳权贵恐怕看不上陆长元这样的出身,尤其是那傅大娘子。

    这位小娘子他也是有所耳闻的,母亲出身自江洲,教养自然不同,又是嫡长女。

    哪怕就是陆长元中了三甲,他的弟弟既有残疾,又无功名,将来可想而知是闲散人,长乐侯府怎么肯将这女儿低嫁呢?

    他想劝陆长元别妄想,陆长元却道:

    “学生看来,长乐侯夫人好似对她多有不喜,不知可曾定下了亲事。”

    ……………………………………………………………………………………………………………………………………………………………

    第二更。。。

    求月票。。。

    昨天被关小黑屋了,还木有票,心塞塞的。。。(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