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七十一章 借书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杜玄臻心里一动,闭了眼睛将身体放松,靠进椅背里。

    陆长元这样一说,他又觉得不是全无可能。杜玄臻想了起来,长乐侯府的傅侯爷志大才疏,他的两个儿子都是才学平平。

    傅大娘子母族虽然出身江洲,但‘谢氏’死后,两家好似并无来往,若是傅侯爷目光短浅,说不定此事倒真能成。

    “好似冯大人由宗正寺中一位大人保媒,向傅侯爷提了亲,娶他嫡孙女为续弦。”

    他说的冯大人,杜玄臻心里便浮现出冯万应的模样来。

    若是傅侯爷愿将嫡出的孙女嫁给一个下五品的官儿,那么陆长元的兄弟也不是全无机会。

    想到此处,杜玄臻有意卖他一个好。指点道:

    “这位傅大娘子的母亲出身江洲,恐怕手里有不少孤本,你大考在即,我可以修书一封,使你找长乐侯府借点儿书籍。”成与不成,便是他自己的造化。

    陆长元顿时便笑了起来,自然是欢喜不尽。

    长乐侯府里傅侯爷留了冯大人用膳,白氏拖着沉重的身躯回来,一副气若游丝的样子。

    她回了内屋洗漱,钟氏牵了儿子,带着三个女儿也来了,看到傅明华露出一个笑容来。

    屋后传来白氏的咳嗽声,钟氏拍了拍女儿,让傅明月带了儿子去玩耍,这才朝傅明华走了过来,微笑着小声问:

    “元娘可曾看到了今日府中的客人?”

    显然钟氏也得到了消息。

    这又不是什么秘密,傅明华点了点头,钟氏便小声道:“晌午之后,傅明霞也去看了。”

    傅明华听了这话,便低头捏了帕子,掩住了唇边的笑意。

    钟氏话才刚说完,外头傅明霞便通红了双眼进来,看到屋里的几人时,她并不理睬,冷冷的坐到了自己平日的位置上,神情有些忡怔的样子。

    她双眼红肿,脸颊都好似更瘦了一圈。

    事到如今,八字都对了,傅明霞也知道自己没有选择,她晌午之后听到有下人回话说是冯大人来了,她忍耐不住,前去偷偷看了一眼。

    自然是没办法跟贺元慎与燕追那样各有特色的美男子相比,那冯万应甚至看起来跟傅侯爷年纪相差不大了。

    她回去哭了一场,却又无可奈何,此时急着想探听白氏的消息,忍了心中的慌乱便来了。

    白氏出来之后,便看到了傅明霞,两祖孙一对望,眼中都不由露出戚戚之色。

    看了半晌,白氏有些心虚的将脸别开。

    这一幕让傅明霞心头渐渐的冷了下去。

    她向来要强,此时不肯哭给傅明华与钟氏母女等人看,咬着嘴唇,肩膀一抽一抽的,好不可怜。

    “找人算了日子,婚事定在八月时。”

    白氏有些无奈的开口,说完这话便见傅明霞终于忍不住,趴在了桌上。

    这么急,虽然知道是续弦,冯万应年纪也大了,可傅明霞依旧心里难受。

    “没有办法了吗?”

    傅明霞哭着问,白氏心如刀绞。

    “你祖父订下的,我也实在没有办法。”

    不过她的嫁妆准备一分为三,除了傅其弦与傅其彬各自一份之外,另一份便给傅明霞了。

    事到如今白氏也是无计可施,唯有在嫁妆上给她多添一些。

    傅明霞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

    白氏阴沉着脸赶了钟氏等人离开,抱着傅明霞心肝儿肉的唤。

    虽说心疼孙女,但白氏现今也只有让她认命。

    冯万应竟然求了忠信公府的老夫人前来正式下定,双方婚事一敲下,便再无更改的可能。

    沈氏中间寻死觅活几回,宁愿女儿守孝三年,希望拖垮了冯万应寿数,傅明霞未过门便死了男人,也不希望傅明霞一生都毁了。

    可惜钟氏早有防备,看她极严,两妯娌关系迅速恶化,几乎家无宁日。

    年岁之前,府里来了客人,说是要求傅明华借两本当初谢氏留下来的《张守信集》。

    傅明华听到消息时,正与碧云等人剪了梅花,正插在瓶里,听了傅侯爷派来的下人召她,便头也不回:

    “谁要借?”

    这《张守信集》她确实有,是当年谢氏的嫁妆之一,十分珍贵。

    张守信乃是前陈朝立国功臣,是进了陈朝时期所建议的贞义阁的十大陈国功臣之一。

    便是唐朝太祖打下陈朝江山时,对于贞义阁也并未损毁,可见里面人物之地位。

    他年少时期便师从名满天下的大儒顾之山,学得满腹才华,却郁郁不得志。

    直到陈太祖起义,他追随太祖打天下,计谋百出,成为太祖身边不可多得的人才之一。

    张守信晚年写《张守信集》,里面有治理天下的法门,以及奇门八卦、周易、算术等。张守信学识驳杂,研习颇多,傅明华手里所有的这本书,是当年张守信亲笔所写的,只得珍贵非凡,可说一城不换。

    哪个脸皮这样厚,敢来找她借?

    她扬了扬眉,不以为然。

    跪在外屋的丫环透过层层叠叠的纱幕,看到傅明华的影子。

    只望了一眼又将头低垂下去了,小声道:

    “说是带了中书令杜大人的手书过来的。”

    这样一说,难怪傅侯爷会遣人前来了。

    依傅家这样的情况,傅侯爷虽说官居一品,可却是虚的,比不过手握重权的二品中书令杜玄臻的。

    这样珍贵的书,若是杜玄臻前来,恐怕也不好直说要借,这人只是拿了杜玄臻手书,要向她借书珍奇孤本也就算了,怎么这样稀有的东西也敢张嘴?

    她不想借,但是傅侯爷此人心胸并不宽阔,若是只让丫环传话,驳了他脸面,恐怕他会怀恨在心。

    想到这里,傅明华将手里梅花插完,才在碧箩捧来的铜盘里净了净手,又接帕子将手擦了,才准备亲自过去一趟。

    她领了下人出门,走过层层叠叠的回廊,她远远的看到前方院傅侯爷所在的静坐轩里,一个年轻的穿着青色长衫的男子正坐在长椅之上,伸手接着外头飘落的雪,神怀有些落幕的样子。

    傅明华脚步嘎然而止。

    江嬷嬷不料她会突然止步,险些撞到了她的身上。

    …………………………………………………………………………………………………………………………………………………………

    第三更。。。

    卖力的求月票!!

    你们可憋欺负我是老实的淫儿!!!

    看我老实,就不给我票了!!!

    我不要脸起来自己都害怕的……(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