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七十二章 贼心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那少年头发半挽,戴了一方青色巾子,一头长发散在腰际,只得到半张脸,却也是颜如玉。

    “娘子……”

    江嬷嬷小声唤了她一句,傅明华登时回过神来。

    她看到了那个后来与贺元慎并称的玉郎,陆少砚了。

    虽说江嬷嬷声音不大,但依旧使那少年转过头来,他浅眉星目,看人时目光有些朦胧温柔的样子,给人一种十分专注的感觉。

    傅明华歪了头,陆长砚如她梦里所见的一般,气质温文儒雅,哪怕一身素色薄衫,却也掩不住他的俊雅风姿,如傲竹一般脱俗。

    她迈了脚步向陆长砚走去,步伐如常,江嬷嬷几乎要以为刚刚她那一瞬间的停顿只是个意外罢了。

    “不知郎君是何人?”

    傅明华明知而故问,少年有些狼狈的站起身。

    他起身时微微有些吃力,一双远山似的秀眉也皱了一下,显然是腿脚不方便。

    走得近了,江嬷嬷才打量到这个客人近看更美,就连贺元慎都要被他比了下去。

    他眼珠色泽较浅,更显得他气质温文清冷。

    听到傅明华问话,他双手交叠举于头顶,弯了弯背脊:“小人陇西陆氏,随长兄才进洛阳府中,冲撞了小娘子。”

    傅明华早知他是谁,不过是故意问他而已。

    “郎君可是祖父的客人?”

    她这样一说,陆长砚便知道她应该是长乐侯府的娘子了。

    长乐侯府之中小娘子不少,光是长房便有十一位。

    来长乐侯府前,陆长元便令他将这些资料熟记于心,免得来了之后闹了笑话的。

    长房的姑娘里十岁以上的共得九位,嫡出的五位。

    陆长砚看她出来时身后丫环婆子成群结队,穿着又十分华丽,那气质神态并不像是庶出的。

    据说长乐侯府傅侯爷长子早逝,只留下妻女,嫡女已许了亲事。

    三子倒是有三个嫡出的女儿,不过两个女儿年纪较小,倒唯有傅其彬长女有可能。

    不过陆长砚猜测,眼前这位,极有可能就是他兄长所瞧中的那位侯府嫡长女。

    他心里无声的叹了口气。

    到了这样的地步,他其实根本无心娶妻。他想要的人,始终离他十万八千里。

    他垂下眼眸,挡住了眼中的寂寞之色。

    心已死,身体有残疾,陆家水又深。

    原本他这一生压根儿就没想过要害了谁。可是陆长元的话却在他耳边回响: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兄长与嫂嫂成婚多年却不得子嗣,若是他也不娶亲,陆家岂不是断了传承?

    陆长砚又叹了口气,忍了眼中的失落之色,抬起头来,这才开始打量着这位在他兄长看来规矩气度尚可的娘子。

    哪知傅明华正盯着他看,他这一望去便正好撞上她的目光。

    不知为何,陆长砚只觉得那眼神有些凌厉。

    再一看,又像是自己看错了。小娘子微笑着看他,似是在等他回答。

    陆长砚定了定神,将手放了下来:“兄长拜访侯爷,实在是打扰了。”

    他这样回答,便是应了傅明华之前的话。

    傅明华勾了勾嘴角,打量着他,他站在那里,不声不响,不卑不亢,脸色平静,倒是难得的好修养。

    她轻笑着从陆长砚身边轻过,披帛的一端拖在木廊地上,发出‘沙沙’的声响。

    人都已经走了,香气却还余存着。

    陆长砚愣了愣神,他脑海里浮现出一张秀美的脸庞来。与刚刚的小娘子相比,闻氏之美如幽兰,而傅明华如牡丹,兄长竟然让自已娶的是她?

    他神色木然的扶了长椅,再也躲不得清静了,若是她都来了,自己却在这里躲着,回去也没有面目见陆长元。

    当年的他守不住自己喜欢的人,如今却连这点儿清静他也守不住了。

    他有些吃力的挪了挪腿,往傅明华刚刚离开的方向走。

    一到冬天他的腿疾就严重,尤其是洛阳的冬天又特别的冷,他开始怀念陇西,怀念少年之时大家都在一起的情景。

    陆长砚回头看了一眼自己刚刚坐过的长椅,他连那里都回不去,又如何还能再回到过去。

    迈出了这一步时,他便已经没有再能回头的路了!

    他神色渐渐坚定了,咬了牙也朝傅侯爷的书房走去。

    “这首空鸣山雪图实在是意境非凡。”

    陆长元的声音从傅侯爷的书房里传来,两人正讨论着书画棋艺。

    傅明华在门外站了站,看到守门的管事已经发现她了,进去通报,她才整了整衣裳。

    “进来。”屋里傅侯爷有些欢快的声音传来。

    今日杜玄臻亲自修书一封使陆长元带来找傅侯爷借书,傅侯爷有些受宠若惊。

    那杜玄臻是什么人?他的父亲乃是义兴王,杜玄臻官拜中书令,虽无丞相之名,但却实则行丞相之实,人称杜相公。

    傅侯爷若能得他看中,那是三生有幸,这是打着灯笼还找不到的好事,如今没想到被他遇上了。

    他知道杜相公看中这位新进洛阳的年轻人,但却不知如此看重他。

    打探了半晌,陆长元却是谨慎,滴水漏。一番交谈下来,倒是傅侯爷对他更为看重了一些。

    “怎地借书没借到,偏偏倒把你召来了?”

    傅侯爷笑着打趣,屋里太师椅上陆长元端着茶水,吹拂了一口气却未喝,目光落到了傅明华身上,神色严厉的打量了起来。

    “祖父有令,孙女也只得亲自过来一趟了。”

    傅明华笑着,傅侯爷便让她挑了陆长元对面的椅子坐下了,正要开口,傅明华却道:

    “祖父所说的《张守信集》恐怕孙女是不敢借的。”

    她这话音一落,傅侯爷脸上的笑意便渐渐熄了,眉心微微皱了起来。

    “张守信张大人乃是前朝良相,逝后灵牌驻进贞义阁内。太祖当年定国之时也对贞义阁赞赏有加,这《张守信集》是他唯一一本亲笔所书的,除此之外这世上再无第二本。”

    傅明华轻声细气的解释,傅侯爷眼神阴鸷,当着客人的面,又不好发怒的样子。

    陆长砚站在门口望着房内看,察觉出屋内气氛有些紧张,一时之间顿了顿,没有迈步进来。

    …………………………………………………………………………………………………………………………………………………………

    第四更……

    6号到14号的加更是侠飞打赏的金蛋十更已还完,15号到18号的加更是可人的仙葩缘五更已还完(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