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七十六章 赐婚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他想将闻氏母子妥贴安排在陇西,燕追却偏不如意他,要将这闻氏母子放在洛阳,让他寝室难安。

    原本他也懒得理睬这些小事儿,大唐建立之后,太祖并未像当初的陈太祖一般,对前朝王室赶尽杀绝。

    这天下终是有姓杨的前皇室血脉在,但大多改头换面,不敢明目张胆的出现。

    一旦遭人揭发,下场终是不太好的。

    燕追一开始查出这事儿,也只是想捏陆长元把柄。但陆长元不知天高地厚,打傅明华主意,少不得他也要让陆长元恶心一番,焦头烂额了。

    陆长砚这回被傅明华问了两句有关腿的事,他当时面上不显,回去却接着两三天未来。

    腊月十三冬祭祀之后,宫里容妃举办了赏梅宴,邀上了品级的女眷前往。

    众人都瞧得出来,容妃名义上是办赏梅宴,实则小公主出生月余,她设宴,背后有嘉安帝的意思,众人自然是得带了礼单捧场。

    傅府的白氏也带了傅明华与钟氏的三个女儿入了宫。

    容妃所住的承香殿里,出乎意料之外的是,一脸冰冷正在孝中的容三娘也来了。

    崔贵妃也在,傅明华一来,崔贵妃得了空,便借机拉了她说话。

    “四月初六乃是你曾外祖母七十大寿,礼单可是备好了?”

    崔贵妃嘴里的傅明华曾外祖母也是出身青河崔氏,生谢氏之父,早年崔氏是曾得两朝三代皇帝夸赞的,当初太祖亲封其为赵国太夫人,地位尊崇。

    就连庄简公府的太夫人独孤氏也是不能相比的。可想而知,今年太夫人生辰,怕是不少人都会前往,是个极大的盛况。

    但是傅明华听崔贵妃的意思,像是今年赵国太夫人大寿,她也会去一般。

    若是她能去,长乐侯府自然是不会阻止的,怕是还恨不能与她同往。

    不过问题是,谢家根本瞧长乐侯府不上,若‘谢氏’在生,恐怕会带她同往。

    但‘谢氏’一死,双方便几乎是断了联系,谢家又怎么会邀她前去?

    崔贵妃微笑着说完这话,便看了傅明华一眼,自然是理解她心中的想法,不由便拉了她的手笑。

    旁侧站着的荣国夫人杨氏听了这话,脸上便露出几分笑容:“娘娘撇下了臣妇们,倒是拉着傅大娘子有说有笑。”

    容大爷的夫人韩氏也在一旁听了个分明,不由心中便是一动:

    “傅大娘子怕是得了娘娘的眼缘。”

    她是容涂英的长嫂,虽然因为容妃之故,容家鸡犬升天,不过容氏的人也分等的。

    像她家老爷便是在朝中任个与傅侯爷一般的,不痛不痒的闲职,容涂英如今却献妻女掌大权。

    容大爷甚至与她说,皇上有意在杜大人之后,将容涂英扶到那位置上去。

    韩氏今年三十七八,衣着端庄老沉,虽说看得出来年轻时也是个貌美佳人,但毕竟年纪大了,孙子都有了。

    她与容大爷都是坚定的容妃一党,对崔贵妃十分仇视,此时一张嘴,殿内不少人都将目光落到了傅明华身上。

    “臣妇家中这些女儿都不得娘娘看中,偏对傅大娘子十分喜欢,又拉了手说话。”韩氏说到这儿,抿了嘴笑。

    众人都听得出来她话中之意,被拥在人群中的容妃转过身来,笑意吟吟望着这边,显然饶有兴致。

    崔贵妃拉着傅明华的手未放,只是眯了眼睛望着韩氏。

    韩氏身旁坐着容三娘,听了这话便冷笑了一声:“三殿下年纪已到,至今尚未娶妻,莫非娘娘如此亲近傅大娘子,是已经看中了?”

    她死了母亲尚未多久,脸上的冰霜比起上回岐王的沁苑之中看到时,更重了几分,说话时都带着寒意。

    据说容妃怜她失母之故,早在昨日便请皇上派了黄一兴亲自将其接进宫中的,所以今日赏梅她才在。

    虽说尚未有名份,但众人都知道她的底细来历,此时她一张嘴,便意有所指,一群人也不敢出声。

    容妃似笑非笑,几根细嫩的手指搓捏着,看这场笑话。

    崔贵妃还未开口,燕追声音传来:“原来我向父皇请了旨,大家都知道了?”

    容妃今日设宴的地方是主殿之后的大殿中。

    承香殿格局如‘工’字形,主殿分为‘二’,以弯弯曲曲的回廊包握,中间则是以一片占地极阔的花园接通。

    今日众人都在后殿之内,殿后有一片宽敞的阁楼,三面墙都是精美的雕花栏,上嵌琉璃,华丽异常。

    无论是夏日冬季,都是赏玩的好地方。

    从这里望出去可看到成片的梅树,外头是游廊,虽然不如蓬莱阁,却又另有一番妙处。

    燕追的声音传来时,他的身影出现在了阁外,容三娘的脸在看到他时,一下便有些扭曲了。

    她是吓的!

    当日燕追挽弓射鹰时的情景还历历在目,鲜血洒在她身上,那眼神让她恶梦连连。

    她事后向嘉安帝告了状,嘉安帝却并未理睬。

    哪怕时至今日,嘉安帝对她像是有宠,有求必应,却唯独她无论怎么向燕追上眼药,嘉安帝每次都会冷落她许久。

    容三娘倒不在意嘉安帝的冷淡,但她实在是怕燕追的。

    此时听燕追声音,竟惧到连他说了什么都忘了。

    直到殿内的人倒吸凉气,她才回过神。

    一回过神,容三娘顿时将手掌就握紧了。

    燕追这是什么意思?嘉安帝已经下了旨将傅明华许给燕追?她怎么不知道?

    阁内容妃脸色也是微微一变,她本能的朝崔贵妃望了过去,却见崔贵妃坐得稳当,握了傅明华的手,显然对此事早就知情,并未吃惊的样子。

    “今日容妃妹妹设宴,原是要明日传旨的侍人才会出宫,却不想好消息始终瞒不过容三娘子。”崔贵妃微笑着,目光却如刀般望着容三娘看。

    这话一语双关。

    容三娘脸都青了!

    这怎么可能?

    她转头急匆匆的望着容妃,却见容妃也是脸色阴沉,显然今日之前,根本没有往这方面去想的。

    容三娘一口气堵在心口儿,缓不过气来。

    ……………………………………………………………………………………………………………………………………………………

    第二更。。。

    今天心情不好。。。嘤嘤嘤,求安慰。。(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