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七十八章 记恨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江嬷嬷心里虽然对于崔贵妃母子的意图早就有数,不过燕追真正向嘉安帝提及此事,还是让她心里松落了一块石头。

    第二日宫里传旨的人来了,还带来了大批赏赐。

    嘉安帝的旨意中,说傅明华‘温顺恭谦,贤良淑德,堪为皇子良配。’

    傅侯爷接了旨起身,还如脚下踩着云,仿佛有些飘飘然的。

    婚礼定在后年八月,还有一年多的时间,毕竟皇子大婚,要准备的事情也不少,如今已经年底,算算日子其实并不那么长的。

    至于傅明霞的婚事,当然是不可能排在傅明华之前的,所以也被推后一年,定在了后年的十月中。

    对于这个消息,冯府的人当然没有不满意的。

    傅明华嫁得越高,对于冯万应来说娶了傅家的女儿自然就越有好处,连带着钟氏与傅明月原本相中的亲事,也是很快就定了下来。

    与‘梦里’的傅明华看到的一般,傅明月依旧许了侯府。

    只是面对这样的情况,傅明霞却实在很难得笑出声来。

    虽说她心里因为傅明华的原因,而推迟了与冯万应之间的婚事,可是想想,傅明华嫁了高高在上的三皇子,年轻而俊美,都是姐妹,偏偏她嫁的不过是个下五品的垂垂老者。

    整个年末,傅明霞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年岁那日还病了。

    今年年岁因为长乐侯府里出了这样一桩喜事,一扫前几年因为‘谢氏’之死,而使长乐侯府被摘了世袭罔替帽子的阴霾,不止是二房的人来了,就连傅家远在江陵的宗族都派了族人前来。

    除此之外,晋州郑南侯府的丁大太太也带了一双儿女与****琴同来,将白氏的院落挤满了。

    白氏今日满面红光,虽说不喜欢傅明华,但也不得不承认傅明华确实给她带来了尊荣。

    傅明华前来时,白氏与傅侯爷早就已经准备好了今日要给晚辈的物件儿了。

    有傅侯爷在,白氏自然不可能出手太吝啬。

    傅明华上前福了一礼,说了几句吉祥话,傅侯爷便令人将备好的礼拿出来了。

    丫环捧着的银盘之上铺了红色灯芯绒,上头摆了一双压裙的玉环,玉质倒是不错。

    轮到沈氏时,她摸了半天,摸出一支素银折股钗来。

    钗身弯曲对折,是前些年时兴的款式,宫里的宫人们最好这个。

    在钗弯曲的圆头之上,艺匠将其挖出横槽,上面镶嵌了几颗成色普通的玛瑙,看得出已经上了些年头,那钗身都有些发沉的模样。

    哪怕白氏也不算是大方慷慨,看到沈氏出手这样小气,也不免瞧了她好几眼。

    沈氏前两日便被放出了傅府,傅明霞的婚事一旦推辞之后,白氏打量着她恐怕也是知道好歹,不敢在这个节骨眼上去的。

    毕竟傅明霞婚事都推了一年多,沈氏就是立即上吊也最多不过推她几个月时间不嫁罢了。

    沈氏被白氏的目光瞧得也有些心虚,不过她出身并不显赫,出嫁之时嫁妆也不丰。

    她又不是像谢氏那样底蕴人家教养出来的高门贵女,性情颇为吝啬。她确实有几件好东西,不过那是要留着将来傅明霞出嫁之时给她添妆的。

    让沈氏将那些好东西送出去,就是为了几个面子情儿,沈氏是不愿意的。

    因此虽然感觉到了白氏与傅侯爷不快的目光,便沈氏依旧低垂了头,当做没发现一般,倒是将傅侯爷气了个仰倒。

    傅侯爷夫妇右下手是沈氏,左侧下手便是傅其弦了。

    傅明华向他请安问礼时,他摸了摸胸口,一双眼睛有些迷蒙。

    听说昨夜有人讲他出门喝酒,怕是此时尚未清醒,更不要提准备礼物了。

    想了半天,傅侯爷的目光冷冷望着他看,傅其弦也就从袖口里掏出一个荷包来,‘咳’了一声,装模作样的教训道:

    “往后孝顺祖父母,多学规矩,务必不要给长乐侯府丢人了。”

    那荷包显然是他用来赏下人的,因没有备下礼物,便匆忙取了这个东西出来。

    傅侯爷看到这个儿子也实在是太不像话,今日来的人这样多,他冷冷的伸手握拳,放到唇边掩住,重重的‘哼’了一声。

    吓得傅其弦一个激伶,犹豫半晌将荷包塞了回去,取了自己腰间上挂的玉佩拆了。

    虽说这样做显得有些狼狈,但总也比他拿个荷包出来好得多,傅侯爷不出声了,白氏却心疼儿子,一连恨了傅明华好几眼。

    轮到郑南侯府的丁大太太陈氏时,她东西显然准备好了,是一张礼单,上头粗略一看恐怕有三四十样东西了。

    她是****琴在婆家的长嫂,年约四十,长得十分精明。

    穿了以百鸟毛拧丝织成的厚石榴红长裙,上身配绣了大团牡丹的蚕丝袄,臂间挂着厚厚的姜黄色厚厚披帛,身材微胖,显得富态。

    描了妆容倒也精神,还未张嘴,便香气扑来。

    看到傅明华时便一脸笑意,拉了她的手就笑:

    “也不知当初世子夫人怎样生的,养出这样一个规规矩矩的娘子来。”她讨好的意味很明显,郑南侯府已经不成气候,连带着陈氏一把年纪,却连诰命都没有。

    她指了两个跟她一道站起来的两个孩子:“还不快上前来拜见表姨。”

    两个孩子有些怯生生的上来了,也不知陈氏来之前与他们说了些什么。

    “这是我的两个孙辈,往后会随我在洛阳住一段时间,若是大娘子得空,还请指点一番。当初世子夫人出身江洲,家学渊源,若是能学到大娘子一两成,便终身受用不尽。”

    陈氏有些怜爱的摸着孙子女的头,慈爱的道。

    坐在她下手的傅仪琴却是撇了撇嘴角,脸上现出几分刻薄之色。

    “想当初,我离开洛阳时,我那命薄的弟妹尚未嫁进傅府。回来时也没与她相处多久,便早早去了,倒是没见着有什么不同。”

    她还记恨着当日想要为儿子丁孟飞娶傅明华,却遭傅府上下拒绝的事儿,一张嘴便说得陈氏有些尴尬了。

    ………………………………………………………………………………………………………………………………………………………………

    第二更。。。

    我说过今天是三更吗。。。(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