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八十六章 相邀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燕追看了她一眼:“在余氏之后,忠信郡王有意为他与容涂洹的嫡长女容氏说亲的。”

    这样一说,傅明华心里就有数了。

    看来忠信王府的这位世子爱慕的恐怕并不是什么容三娘,而应该是容氏的女人。

    换句话说,忠信郡王府靠的是容家这艘大船,是容妃同党了。

    此次事情,无论他是出于什么原因而动手,但毕竟双方已经结下了仇。

    她与燕追相互看了一眼,同时开口:

    “事情不能闹大了。”

    “事情不能闹大。”

    两人都阴测测的笑,燕追伸手将她柔软如绵的柔荑握在掌中,他早想这么做了。

    那手柔若无骨,留了半分指甲,那指尖椭圆,指甲饱满,未染汁液都已是颜色十足了。

    傅明华回过神来,想要将手抽出,他却握紧了,低头逼近了她,盯着她看:“这雨一时半会的停不下来,出门也是不便。我院子后面种了满园杏花,风吹雨打落了一地,明日晌午我为你画幅杏花图。”

    他含着笑意说话,在少年带着些许讨好,些许情调的注视下,很难让人说出一句‘不’字来。

    宫里出身的皇子,除了骑射之术,文笔造诣也不差。

    笔墨功底傅明华早就看过了,他抄的二十篇女诫刚劲有力,下笔似是含着锋芒,会作画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儿。

    只是两人真的要这么亲近吗?她有些害怕,沉默着没有应答。

    他催得急了,她才目光往屋里望去,想要拒绝:“可是……”

    “有人照看,不会出意外的。”

    燕追握紧了她的手,将她手掌拉得高了些,压低了语气,撒娇似的道:

    “元娘,答应我吧。”

    他说到后来,音调拉长,那尾音似带了勾子,轻轻勾刷过她耳朵。

    “好吧。”

    傅明华强作镇定点了点头,燕追便眯着眼睛笑起来了。

    他还有事要做,就是玩耍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抽得出时间来的。

    戚绍过来见他,显然是有话要与他说。他先让傅明华回屋休息,这才与戚绍匆匆离开了。

    傅明华临时住下的院舍里江嬷嬷并没有躺下,只是梳洗过后,又恢复了以往仪态才来见她。

    江嬷嬷出身江洲,将礼仪规矩刻入了骨子里,时时刻刻都以整齐的穿戴打扮示人,今日上午的狼狈,对她来说已经是极为失礼了。

    她虽仪态齐整,但脸上难免显出几分憔悴之色,傅明华让人搬来杌子,让江嬷嬷坐下。

    江嬷嬷忙谢过,才堪堪沾了个杌子边,说起昨日的情况来。

    “昨日奴婢与碧云跳下了马车,便有人追来。”

    说起昨日的事儿,江嬷嬷脸上还带着余悸。

    当时碧云当机立断披了傅明华的大氅跳车,江嬷嬷几乎在那一瞬间便明白了她的意图。

    若是几人躲在马车里,必定会被人一锅端了。长乐侯府的护院都不是什么身手出众之辈,再加上众人都没想到天子脚下还会有歹人,丝毫没有防备,当时就被杀了个措不及手。

    这样的情况下,碧云下车引人离开,江嬷嬷又随侍在她身旁,更增添了众人对于碧云就是长乐侯府大娘子的认识。

    果然有两人去追击江嬷嬷等人,燕追冲来时,余下的护院挡住了那些来自西凉的不速之客,才使傅明华能跟着燕追轻松离开。

    “只是奴婢们很快被追上。”江嬷嬷说到这里,声音压低了些。

    碧云受了一刀,直到这些人发现找错了人,来不及收拾善后才匆忙离开的。

    倒不是有意要留她们一命,只是急着要找傅明华。

    当时江嬷嬷心中七上八下,幸亏后来戚绍的人找来了。

    “奴婢听说娘子安好无事,心中便感念菩萨,此后必定茹素三年,还报菩萨大恩。”

    江嬷嬷眼中带着慈爱之色,傅明华便拉了她的手,将脸贴在了她手背上。

    “您那么大时,奴婢便时时抱着舍不得放下。”江嬷嬷眼神更柔,“就是折了奴婢寿命,也不愿见您受一点儿损伤的,倒是多谢三皇子,奴婢该向他叩个头的。”

    “我会向三皇子道谢的。”

    傅明华轻声的说着,江嬷嬷也就点了点头。

    “不知是谁,竟下了这样狠的心肠。”江嬷嬷话音一转,又提起昨日的事情,脸上露出恨色。

    长乐侯府落到傅侯爷手中后,说得好听些,那是与人为善。

    说得难听些,便是对不少人都巴结讨好,没有树立仇家。

    只是此次拦路的人看起来不像是劫财的,江嬷嬷趁着之前傅明华没回来时,已经清点过财产了,东西都未少,连几样珍贵的孤本都还在。

    傅明华想起今日与燕追的谈话,便微微一笑:“恐怕十有**是忠信郡王府的凌世子。”

    江嬷嬷昨日守着碧云,心急如焚时也曾猜想过背后主使,但无论如何都没想到会是忠信郡王府的世子凌无邪。

    这位世子在洛阳之中也是大有名头的,毕竟像他这样一把年纪,侍妾通房都有,却未娶正妻的并不多,也算是其中的一个异类了。

    只是未成亲,不代表未曾定亲。

    忠信郡王府曾为凌无邪与洪州余氏定亲,余姓在江西也算是世族,其祖上曾任江西观察使,当年出名的彩窖便是余家的产物。

    余家烧制出来的彩窖不止色泽艳丽,更是价值非凡。

    可惜太祖时期遭打压得狠,到后期余家由一个鼎盛的世族,直接被打压到人丁单薄,险些断了传承。

    而余氏的彩窖也是规模日益变小,虽说后来勉强残存,却换了个名称,叫江西御窖。

    凌无邪当年与余氏定亲,原本两家应该结秦晋之好。

    只是这位小娘子却是福薄,死于江西猎苑之中。

    自此之后忠信郡王府这位世子便只抬通房纳妾,未曾说亲,至今都二十六了,还成天围在容三娘身侧,膝下仍是空虚,没有子嗣。

    不过值得让人玩味的,是嘉安帝好似并没有注意到忠信郡王府还未有嫡系血脉出生似的。

    “他与容家向来交好。”傅明华开始还曾怀疑,但后面与燕追交谈过后,又心中笃定了。

    …………………………………………………………………………………………………………………………………………………………

    第一更。。。

    月底是不是跟月票好搭。。。(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